<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助理小殊
                                                          助理小殊

                                                          助理小殊

                                                          這件事情怎麼發生的到現在我還在五里霧中,公司建廠迄今18年了,其間也更換多個助理,第一位助理姓黃,高雄路竹嫁到臺南的小新娘,尚在任職中。另一位助理總是待不久,也許聘雇未婚女孩的原故吧!
                                                            大概三年前吧!助理又離職而去,這次竟然有好幾位來應徵,但大多是公司股東或同事介紹來的,真的,還很難決定到底應該用誰?最後錄用了制造主管同棟住戶的小殊。
                                                            小殊年齡比我小四、五歲,人長得不錯,帶出去應該不會丟了門面,生過兩個女孩,圓圓的臉蛋,身材雖然不算是標致,略有微凸小腹,但仍有些許玲瓏曲線,應該說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韻味,尤其那對渾圓美麗的臀部,趴在辦公桌午休時,總露出卡通圖案的紅色內褲,讓人更容易想入非非。
                                                            經過公司改組與辦公室重編,小殊的坐位就安排在我面前方便我的運用,剛到公司時,或許因為我是她的主管,總是唯唯諾諾而且有一種小女人的韻味,雖然交辦的事偶爾出槌,看到她無辜的表情與欲滴的淚眼,總是很難發起脾氣。多日的共事,由於我的好脾氣與相互的了解,她也相形的大方起來,也因為我幾乎很少發脾氣的關系,平常也會對我耍耍性子,惹的我又氣又愛,甚至偶爾當這群女助理一起時,也會用言語大膽的誘惑我這中年主管,常常莫名的拉著我的手撒撒嬌,我想當然又要讓我給小殊一點方便,讓她外出辦點家務羅!但小殊是不會曉得,她的這些舉動也著實讓我生理上起了莫名反應。
                                                            她常來我家做客與我老婆也就熟稔起來,認做姐妹,十月的連續假期因為公司得上班,她老公只好帶著小孩回東港老家,空蕩蕩的房子就只住著小殊一個人,她又膽小夜間總疑神疑鬼的無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讓她到我家住個幾天,我老婆因為小孩都參加校外活動不在家,心想多個半也好也欣然同意,我也只好順理成章的接她回家一起上下班、一起生活羅。
                                                            到我家的第一個夜晚,小殊回家後,就換穿著一件連衣裙,包得密密實實。我看著她的樣子越看屌越莫名的起了反應,想一會兒如果能把你剝得光禿禿的,看你還會矜持嬌羞嗎?但畢竟還只是想想而已。
                                                            晚上7 點了,老婆打電話回來說今天因為有個買賣契約要簽,所以會晚點回家,要我與小殊先用餐,我於是帶著小殊一起散步到外頭吃飯,用完餐後在回家的路程中,真巧,來個及時雨把我們淋成露湯雞,衣服都濕了,一路跑回家中,看到小殊因為濕掉的衣服黏住身體,曲線有致的展現在我眼前,頓時讓我想要好好的享用她這小騷婦,我讓小殊趕緊到浴室沖個熱水澡,同時換掉濕了的衣物,而我到廚房泡了杯熱咖啡給她。
                                                            天助我也!打開儲柜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包春藥,那是我以前為了占有前任女友時準備的東西,想想多已經至少放了十年,不曉得是否還具藥效,反正只好活馬當死馬醫,就把這過期春藥調放在咖啡里,等小殊從浴室出來時,就端給她喝,也許平常在公司是她服侍我,今天我端咖啡給她,小殊還調侃了我一下,但眼神中卻又有了幾許的愛戀。
                                                            我要她趁熱喝了,而我也逕自到浴室沖洗,等我走出浴室,小殊臉色潮紅,眼神中似乎迷茫而充滿被操的渴望,我想這過期的春藥或許還有藥效吧!我也就慢慢的坐到小殊的身旁,起先她還有一點自制的能力,但隨著藥性的作用,小殊竟不自主的在我面前輕揉著咪咪,小殊也不知道,只覺下身越來越騷癢,她夾著大腿不斷摩擦,淫水越流越多,椅子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漬,我想時機到了,於是輕輕的抱起小殊,到我的床上,溫柔的把小殊身上的遮蔽衣物,一件一件的扒掉,小殊的咪咪還真渾圓,垂涎欲滴的乳頭像小櫻桃一般,粉嫩鮮紅,我想她老公平時一定很少享用吧!既然連乳頭這東西都如此美了,那小穴一定也很少開發了,我真是太幸運了,嘎到這種貨色。
                                                            但突然覺得又好像有點對不起小殊,一個良家婦女,出落得那麼漂亮,而且又是我的女助理,現在卻被我搞上了。於是我決定好好補償小殊一下,幫她老公一個忙把小殊喂飽、操爽。我把小殊抱起來,她雙手忙著自慰,吸吮著美麗的小櫻桃,同時雙手也沒有閑著,一手輕撫著圓滾滾的乳房,一手揉濘著小浪穴,果真,小殊的淫水泄了又泄,濕滑的愛液弄得我的手指頭又黏又滑,雙腿夾著我的手扭動著屁屁,這時我決心讓小殊來一次真正的『叫床』小
                                                          「要不要?嗯?:」要,要。』我假裝聽不到,說『什麼?沒聽到。要什麼?』她完全投降了,閉著眼睛小聲又說:「要……要……我要…雞巴……求你…給我…嗯……嗯……『小殊這時似乎也很享受的呻吟著:」嗯……嗯~~~~嗚~~~~啊……我的老二著實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腫脹的又大又緊又痛,這時只好停止在小殊浪穴上吹氣,小殊突然張開雙腿緊緊的夾住我的身體,嘴里夢囈般的叫著:「不要離開!
                                                            求求你!雞巴……求你…給我…嗯……嗯…………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小殊的神智給性慾占據了,她嘴里越叫越大聲,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會叫這麼大聲,簡直是忘情地浪叫。  這樣子抽插了近30分鐘,小殊此時竭力的呻吟著:「嗯……嗯~~~~嗚~~~~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嗚~~~~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來……射到里頭~~~~嗚~~~~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丟了呀~~~~嗚~~~~……不行了~~要去了~喔~~~丟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雞巴一陣酥麻,中於忍不住把濃濃滾燙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射給了我最美麗的小妹妹!
                                                            
                                                            從此以後,不說各位應該明白,美麗的小殊我的女助理,當然也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永遠陪伴我這最忠厚老實的主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