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乃與紅顏度春秋
                                                          乃與紅顏度春秋

                                                          乃與紅顏度春秋

                                                          「樹林里,土道邊,想草逼連天;天之涯,海之角,看我揮動鞭……」看著 跪伏在面前的少女,一曲淫蕩的旋律在風絕耳邊響起。輕輕拉起面前的少女,說 一聲:「跟我來」,就徑直往密林深處走去。

                                                             半晌,二人來到一個丈許方圓的小湖邊,清亮的月光散碎在水面上映起一片 溫潤的光芒,湖底的各色石子鋪灑,很有一番野趣。

                                                             「浣兒,去清洗一下吧。」風絕看著黑色夜行衣下包裹著惹火嬌軀的女孩, 笑吟吟的說。

                                                             聞言,女孩面色微紅,卻溫馴的點點頭,害羞的背過身軀,輕輕的開始解開 腰帶。隨著悉悉索索的聲音,一襲羅衫輕輕滑落在地,露出女孩高貴的身體,她 里面竟然不著寸縷,月華流淌在光潔的玉背上,仿佛女孩的身體正在發光。在風 絕呆滯的望著那令人心動神馳的嬌軀時,女孩已輕輕的邁入水中,回眸叫到: 「浣兒已經準備好了,請主人一同沐浴。」

                                                             看著女孩略帶嬌羞和哀婉的目光,與平時的倔強全不相同的樣子,讓風絕心 頭微痛,飛快的除去衣衫,步入池中。在微涼的潭水刺激下,他伸臂抱住女孩溫 軟的身子,看著她酡紅的面龐,認真道:「我很佩服你的膽量,浣兒,我想過很 多種可能,卻從沒想過你竟會做這個選擇。」

                                                             聽著少年的話,沐浣花側頭想想:「我也不知為什么,只是覺得主人可以信 任,無論主人如何待我,總比嫁入秦侯府要好。」說著頑皮的笑笑:「今后浣兒 就是主人的人了,主人要好好保護浣兒哦。」略帶哀婉的少女回眸一笑,仿佛一 朵水蓮花開,美不勝收。

                                                             狠狠一口吻住女孩的檀口,手中撫弄著那略顯青澀,卻滑膩如脂的酥胸,風 絕拋開所有對未來的擔憂,只想好好的享用眼前這個只為自己嬌羞的絕色女孩。
                                                             感受著手指劃過背脊時的陣陣顫栗,享用著緊握香臀時的飽滿質感,風絕把 少女抵在岸坡上,身軀覆蓋在少女充滿活力的嬌軀上,美美的品嘗著那粉紅色調 皮的小舌頭。少女的雙手緊張的摟著風絕的脖頸,雙腿下意識盤在風絕腰間,在 沁涼的潭水潤滑下,享受著彼此身體帶來的愉悅和快感。

                                                             雖然已經在沐浣花身上肆虐過數次,但風絕從未感受過現在這樣美妙的觸感, 在少女放開身心的配合下,仿佛每一次摩擦,每一秒親吻都能給他帶來無上的滿 足感。終于能夠擁有專屬于自己的第一個女人,這令風絕頗為激動,在感受到女 孩下體的潤滑后,風絕把肉棒狠狠的刺入了女孩的身體。

                                                             啊的一聲悲鳴,成為少女到少婦的分界符,在夜幕下回蕩,風絕不在動彈, 輕輕的逗弄這少女的乳尖,舔舐著她的耳垂,幫她舒緩方才的劇痛。感受著她的 溫柔,少女雙手環住他的脖頸,蕩氣回腸地叫道:「主人……」。

                                                             感受到少女已經做好準備,風絕加快了速度,慢慢加速抽動起來。隨著風絕 的動作,少女也本能的搖動臀部,配合男人的進出。「啊啊!」少女的叫聲輕而 壓抑,就像臉上的酡紅般羞澀。看著她害羞的樣子,風絕壞壞一笑,用力的抽動 起來,每次風絕的肉棒插入,撞擊到女孩兒的恥骨,她就會大叫一聲,兩人性器 的結合處發出「噗哧,噗哧」的水聲,點點的落紅混著淫水兒,順著她光滑的屁 股混雜在水中,蕩起一點點嫣紅。

                                                             風絕把頭低下,一邊抽插,一邊和她瘋狂的接吻。聽著少女越來越大聲的叫 著,風絕問道:「浣兒,舒服么?」少女享受著男人的操干,答道:「主……人, 好……好奇怪……的感覺,人家……人家感覺好奇怪。」風絕看著少女愈發迷離 的神情,繼續大力的操干著少女,「待會就讓你飛上天」。

                                                             啪啪啪的聲音一直在持續,時高時低,時而婉轉,時而嬌媚。看著身下的少 女即將高潮,風絕仿佛失控般加大操干的速度,一陣疾風驟雨的啪啪聲中,兩人 同時獻出了彼此的元精。

                                                             少男少女的精華在體內交匯、沖擊,靈肉結合、升華,兩人同時達到物我兩 忘的境界。此時,風絕元神中陡然出現一股元力,沖入少女體內,攜著元精之力 在二人體內行走一個又一個周天,散發出絲絲縷縷元力融入肉身,最終重回風絕 元神內。風絕只覺元神內突然涌出大量的信息,腦袋像要裂開一樣,只來得及看 到軒轅兩個大字,就昏倒在少女身上。

                                                             清晨,風絕睜開眼睛,正看到沐浣花正癡癡的看著他的臉龐,不禁有些赧然。
                                                             「浣兒,我昏迷了多久?」「主人昨夜……昨夜昏倒在浣兒身上,直到現在。」
                                                             沐浣花有些吞吞吐吐,仿佛風絕混到是因為她一般。定下神來,風絕開始梳 理元神傳出的信息。

                                                             昊天已死,蒼天當立,人皇遁世,族運永濟。遠古先民在世,沼澤山川宏偉 浩大,妖魔神獸恃強橫行,人族在人皇軒轅氏帶領下,崛起于微末,降妖除魔, 斬獸鎮龍,打得妖魔獸族式微。但天地分陰陽,孤陽不長,人族獨秀強占天地氣 運,多年大戰碎裂虛空,導致元氣散逸。隨著環境變遷,各族的大神通者一一遁 世,皇者之戰永絕于世,王道式微,霸道崛起。人皇一脈不甘破滅,留下傳承, 希冀在天地氣運更迭時再次崛起,不過在幾千年傳承中,逐漸散佚,最終竟演化 為藥王宗。軒轅傳承源于太古,講究陰陽相濟,法體雙修,融匯精氣神之道,只 是因為元氣散失,逐漸淪為采陰補陽的邪術,為世人所不齒,逐漸式微,人皇一 脈也是一蹶不振。

                                                             風絕睜開雙眸,只覺渾身元力充沛,元神上的暗傷也是逐漸彌合,一股從來 沒體會過的強大感覺襲上心頭,仿佛這世間已無抗手。軒轅傳承博大精深,他一 時還無法全然領會,但僅從他領會的一部分看,這一片大陸上的修煉功法確是無 比簡陋,他在軒轅傳承上雖只是初窺門徑,但在這么豐沛的天地元氣支持下,卻 也稱得上天下無雙了,一想及此,頓時豪氣橫生,之前的患得患失、如履薄冰確 是拋到了九霄云外。看著沐浣花擔心的樣子,風絕輕輕笑道:「浣兒,我們該出 去轉轉了!」

                                                             ……………………………………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灑脫的歌聲隨著雨絲飄蕩在昏暗的 天地間,和雨絲拍打在柳葉上的啪啪聲相映成趣。大路上一架無人駕御馬車悠閑 地向前跑著,昏天黑地、細雨清風、錦繡馬車仿佛勾勒出一幅清淡的水墨圖。與 車外微涼的清風和寫意水墨相應的,車內卻則是一幅火熱的春宮畫。一個青衣男 子光著下身,雙腿分開倚坐在枕上,一個錦衣華服的美麗女子卻溫順的跪伏在他 的身前,伸出粉紅鮮嫩的小舌頭正在龜頭上輕輕的舔舐,少女衣衫半解,釵橫鬢 亂,露出初具規模的鴿乳和粉嫩柔滑的翹臀,被男人輕輕的撫摸。「龜頭四周和 中間的部位是男人的敏感區域,要重點照顧哦」,男人輕聲的指點著。「唔……
                                                            唔「少女低聲的應和著,唇舌更加認真的按著男人的要求侍弄起來。

                                                             兩人正是風絕和沐浣花二人。此時距離沐浣花破身已半月有余。半月之內, 風絕已掌握了軒轅傳承功法和秘術,而沐浣花也在風絕的雙修法術灌溉下,突飛 猛進,躋身五品武者。風絕確定自身安全后,就想游歷大陸,見識一下異域風情, 因此要沐浣花向父母要求到國都帝華學院求學,而風絕則是跟著服飾的小侍從一 個。沐子秋見小女兒突破五品,不禁又驚又喜,雖然對小女兒帶著一個男人上路 不大滿意,但在沐浣花的求肯下便即答允,于是二人便踏上了求學之旅。

                                                             東大陸實力劃分不似西大陸繁瑣,只以內力強度而分為十品,一品至三品為 低級武者,四品至六品為中級武者,七品至九品為高級武者,九品以上則不具分, 統稱稱號武者。當然,這個劃分僅論內力強度,而不論戰斗技巧,因此同品分強 弱,甚至越品戰斗也大有人在,只是許多戰技強度不夠不足修習。沐浣花以16 歲之齡邁入五品武者,雖說不上獨占鰲頭,卻也可說萬中無一。

                                                             「浣兒,自己坐上來」風絕摸著少女的臻首,頤指氣使的指揮著,沐浣花聞 言白了他一眼,道:「壞蛋主人,好懶惰,總要人家自己動。」風絕笑道:「主 人若動起來,只怕你吃不消,要不我來?」沐浣花急道:「不要不要,還是浣兒 自己動吧。」說著站起身來,提起裙擺,雪白粉嫩的小屁股緩緩的坐了下來。
                                                             看著自己的肉棒一點一點刺入少女的小穴,感受著少女緊窄陰道緊緊箍住肉 棒的溫潤滑膩,風絕探手握住一對蜜桃型的玉兔,輕輕揉捏。少女雙手撐著風絕 的胸口,屁股一上一下的起伏,蕩人心魄的輕吟著。

                                                             「浣兒,你上次說東大陸這八王和三十六候是怎么回事?」享受著少女溫柔 的服侍,風絕饒有興致的問起了大陸的形勢。

                                                             「主~ 人,我們……我們東大陸……分為九州。」少女在風絕的操干下,斷 斷續續的給風絕解釋。

                                                             華朝皇族李氏本是武者家族,在天下大亂之際,與另外8個強大家族聯手, 抵定乾坤。李氏稱帝后,定都天州,號令天下,分封其他8大家族為王,分別牧 守各州,世襲罔替。三十六候則是九州之內的強大部族爭奪的尊號,每十年一次 爭奪,得到尊號者,可以得到皇族分封,得到大量賞賜,并統御一城。沐家之前 向秦侯請援,便是因為封侯之爭中瀕臨險境,不得已而為之。

                                                             聽著身上的女人斷斷續續卻清脆悅耳的聲音,風絕挺身而起,把女孩翻轉身 子伏在地上,用力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戲謔的道:「小浣兒,說的不清 不楚的,主人要懲罰你。」說著大力的抽插了起來,結實的腹肌啪啪的撞在女孩 飽滿的臀瓣上,觸感軟的驚人。風絕雙手掐住女孩的盈盈一握的腰肢,如打樁機 一樣啪啪的操干著。

                                                             「啊!……主人,主……人,好用力啊……好舒服啊!」女孩忘情的叫著, 飄蕩道馬車外,混在雨絲里,為昏暗的天色增添了一抹活潑。風絕一邊操干,一 邊低頭在女孩光潔的背上舔弄,伸手玩弄著女孩下身的小豆豆,刺激的她一陣陣 的戰栗。猛然間,天地間一聲巨大的雷鳴,轟隆而下,伴隨著雷聲風絕也狠狠地 刺出了最后一下,看著女孩背上一緊,嗚的一聲長鳴,伏倒在地上,風絕放開她 的身體,走到了車轅上。

                                                             高大的駿馬在風絕神念的控制下安靜而悠閑的跑動在路上,并未因雷聲而驚 懼。風絕仰頭望著滿天的黑云,任由雨點啪啪的打在臉上身上,仰天長嘯,悠長 充沛的嘯聲在天地間回蕩,仿佛表示著風絕重生的喜悅。按照軒轅傳承記載,元 神初成已是登堂入室,步入先天境界,接下來先要達到天人合一之境,最后才能 破碎虛空。或許當他達到破碎虛空的境界時,才能找到自己穿越的奧秘了。
                                                             忽然,天邊雷光再閃,風絕心中一動,伸手虛抓,在元神引動間,將天上的 落雷引入手中。看著手中逐漸形成的一顆雷球,一縷縷電光矯若游龍,仿佛要蓬 勃而出。風絕按照上古煉器之術,雙手一分,十指輪點,將之分成十二團,引動 心火在掌心逐一祭煉,慢慢形成十二顆光滑溫潤、流光閃爍的雷珠,隨著他的雙 手一牽一引間,十二顆雷珠形成一個造型雅致的手環靜靜的躺在風絕手中。
                                                             走入車內,輕輕的把手環戴在昏睡過去的沐浣花皓腕上。這些雷珠蘊含了天 雷之力和風絕注入的大道之力,一旦引爆,稱號武者之下只怕無人能夠幸免,即 使是稱號武者,猝不及防之下也要手忙腳亂,留下給沐浣花防身倒也是一件利器。
                                                             靜靜的坐在車轅上,風絕心頭涌起一絲悵然,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自己戰戰 兢兢、如履薄冰,覺醒軒轅傳承之后,雖然實力大增,得到了破碎虛空的奧秘, 自己卻不知道該做什么了。稱霸天下么?自己并無此心。努力回到原來的世界么?
                                                             只怕也沒那么太容易,即使自己能夠破碎虛空,過去的世界又怎知道是不是 自己原來的世界呢?現在自己雖然身負絕世功法,卻充滿了虛幻感,也許忽然某 一天會發現自己只是一只夢里的蝴蝶,又或者是造物者的一個玩偶呢!回頭看看 車廂里睡得香甜的絕色美女,總算是心頭稍安,還好有浣兒,讓自己心頭稍安, 不管前路如何,至少當前的自己是快樂的,這就夠了。

                                                             一路想著心事,任由駿馬隨意奔跑,直到雨散云收,風絕才醒轉過來,輕輕 的把馬車泊在路邊,朝著神念中發現的十里之外的一片密林走去,到了吃飯的時 間了呢!

                                                             當風絕提著四只野兔和三只山雞回到馬車邊的時候,沐浣花已經醒來,正站 在車轅邊上緊張的張望。看到風絕回來,忙跳下車迎了上去,雙手挽住風絕的胳 膊,依戀得道:「主人,你去哪里了?」

                                                             「我要給浣兒找吃的啊!怎么舍得餓著我的寶貝呢?」風絕笑著道。

                                                             戀愛中的女人都是白癡,看著少女激動的臉龐,風絕輕輕的放下獵物,讓沐 浣花去找一些柴禾來。看著少女興奮的離去,風絕熟練的把獵物剝皮去毛,用水 球術洗干凈,等待少女拾柴歸來。

                                                             「術法這東西真是好東西,不僅安全舒適,而且綠色環保」風絕美美的想道, 「如果之前的世界有這玩意,肯定不用搞什么A派克藍之類的。」想到上次經歷 的第八百二十九屆A派克,真是不堪回首啊。

                                                             噼噼啪啪,燃燒的木柴炙烤著野兔和山雞,風絕掏出前些時日在林子里發現 的類似孜然和胡椒之類的調味料,輕輕的撒上去。看著抱膝坐在火堆邊的少女, 瞪大著水汪汪的眼睛盯著色澤金黃的食物,風絕得意的笑了起來。這個世界的食 物和武技一樣粗糙,可能是人們過度的崇拜力量,才導致很多生活細節并不在意 吧。

                                                             看著沐浣花拿著野兔,撕下一塊輕輕放在小嘴里的樣子,風絕心懷大暢,笑 道:「可憐的小浣兒,小心不要把舌頭吞下去哦。」

                                                             少女的大眼睛瞇成了一個小月牙,可愛至極的道:「主人是壞蛋,浣兒的舌 頭才不會吞下去呢!你看浣兒吃的多斯文。」說著又撕下了一塊肉放在嘴里。
                                                             自從跟了風絕,少女仿佛從秦侯府的陰影中走了出來,表現的越來越活潑, 仿佛全是都充滿了青春和活力,也讓風絕的心里充滿了陽光。

                                                             「浣兒,下次路過鎮子,記得買些酒帶在車上,高興的時候沒酒助興,平白 少了幾分興致。」

                                                             「嗯」,少女聽了風絕的話,溫順的點點頭,依舊低頭斯文卻迅速的消滅著 兔肉。

                                                             「貪吃鬼」,風絕笑罵道。

                                                             這時,忽然有一個蒼老而洪亮的聲音響起,「好酒么,老朽這里還有一口, 不知小娃娃喜不喜歡!」隨著聲音響起,一個玄衣老者出現在二人面前。老人看 上去念過7旬,身材修長,白發披肩,一部白須飄灑胸前,站在當地,宛若出塵。
                                                             看到忽然出現的老人,沐浣花驚訝的道:「老爺爺,你好厲害啊,嗖的一下 就出現了,我都沒發現你怎么過來的呢!」

                                                             老人看看少女,也驚訝的道:「小女娃,你也很厲害啊,十五六歲就到了5 品,是誰家孩子啊?」

                                                             風絕也驚訝于老人的身法,自己雖沒刻意用元神監控,但能無聲無息的出現 在自己的身周,也是絕頂高手了。看他問沐浣花的家世,笑著接口道:「老人家, 相逢便是有緣,何必要問那么多呢?請坐。」

                                                             老人看看風絕,盤膝而坐,笑道:「你這小娃娃身上沒有半絲武功,氣度倒 也從容,一日之內遇到兩個有意思的小娃娃,有趣有趣!來,嘗嘗老頭子的好酒。」
                                                             說著在身上取出葫蘆,遞給風絕。

                                                             風絕拔出酒塞,一股濃香撲鼻,其中夾雜了些許藥香。不由笑道:「老人家 倒也舍得這好酒,多謝了。」說著取出杯子,給沐浣花斟了一小杯,給自己倒了 一大碗,便將葫蘆遞給老人。又回頭囑咐少女:「浣兒,不要喝太快,這酒很醉 人的。」

                                                             老人笑瞇瞇的看著風絕道:「小兄弟慧眼獨具,是認的老頭子的酒么?」
                                                             風絕笑而不答,伸手摘下山雞,遞給老人道:「老人家嘗嘗這雞肉,味道還 不錯。」說著舉碗喝了一大口。

                                                             老人看著風絕若無其事的喝酒,哈哈大笑:「有趣有趣,小娃娃越來越有趣 了!」

                                                             沐浣花看著老人大笑,奇怪地道:「喝酒有什么有趣的?」說著也喝了一小 口,只覺一股熱力自丹田升起,直沖頂門,不禁紅著臉,吐吐舌頭,叫道:「風 哥哥,這酒好奇怪。」當著老人,她也不再稱呼風絕為主人。

                                                             風絕笑道:「這是藥酒,可以輔助修行,增長功力,烈一些也是正常。」
                                                             沐浣花瞪著大大的眼睛,驚奇的道:「還有這種酒么?我從來沒聽說過啊。」
                                                             老人也驚訝的道:「小娃娃倒也淵博,你也學過煉藥之術么?」

                                                             風絕道:「略知皮毛而已。」

                                                             老人笑道:「看來我們真是有緣,你們兩個小娃娃此行要到哪里啊?說給我 老頭子聽聽,說不定可以幫你們一把。」

                                                             風絕道:「我陪浣兒去帝華學院求學,路經此地。」

                                                             老人奇怪的道:「小女娃去求學,你這小娃娃不用求學么?」

                                                             風絕道:「小子不通武藝,只怕帝華學院不肯收留啊。」

                                                             老人道:「誰說帝華學院只有武技,你這小娃娃真是孤陋寡聞,不知哪里也 是煉藥和煉器的圣地么?正好,我這里有塊牌子,送給你,看看他們敢不敢不收。」
                                                             說著從腰間掏出一塊木牌,丟給風絕,笑道:「小娃娃可不要弄丟了,我也 就這么一塊而已。」

                                                             說著,站起身來,笑道:「今天不僅吃了美味,還見到兩個有趣的小娃娃, 真是高興。你們繼續吃吧,老頭子我要走了。」說著提著山雞,咻的一下就沒影 了。

                                                             沐浣花好奇的道:「主人,你猜這位老公公是誰啊?輕功真是厲害啊!」
                                                             風絕笑道:「不管他是誰,總歸是一位絕頂高手。浣兒喝了這杯酒,主人陪 你去練功吧!」說著臉上露出了淫蕩的笑容。

                                                             沐浣花臉色羞紅,氣道:「壞蛋主人,就知道想這些!」不過還是乖乖的喝 了酒,陪著風絕走向馬車。

                                                             寬廣的大道上,馬蹄奔跑的脆響聲、男人嘿嘿的壞笑聲和女孩子輕嗔嬌吟聲 又悠悠傳來。

                                                             長路漫漫郎心暢,輕車快馬裹紅妝。

                                                             人如浮萍無知己,桃源洞里是家鄉。

                                                                          第四章學院

                                                             帝都,地處天州中央,九州繁華之地。

                                                             風絕和沐浣花在帝都最大的酒樓「樓外樓」內的靠窗座位上悠閑的聊著天, 桌上擺著4道小菜和一壺美酒。風絕想著方才辦入學手續時那人山人海的測試場 面,和沐浣花因五品武者而震驚全場的有趣畫面,笑道:「小浣兒現在可是整個 帝都都為之側目的小天才了,恭喜恭喜!」

                                                             沐浣花俊俏的面龐羞澀不已,不依得道:「還不是風哥哥總要人家……修煉。」
                                                             說道修煉的時候,又低了低頭,小臉都快要藏到桌子下面了。

                                                             風絕見狀大笑:「修煉有什么不好的,只需好好享受,就能增進修為。再說, 浣兒當時不知叫的多歡快呢,哈哈!」

                                                             沐浣花俊臉通紅,小手用力的拍打風絕幾下,嬌嗔道:「主人,不許說。」
                                                             嬌羞之下,卻是又叫起了主人。

                                                             風絕看著沐浣花嬌羞美態,笑道:「小浣兒,主人忽然想在這里修煉了,你 怎么看?」

                                                             沐浣花吃驚的小聲道:「主人,這里好多人,不要在這里吧,我們去客棧好 不好,大不了人家……人家……讓你那樣。」

                                                             風絕一邊欣賞小女人的情態,一邊卻認真地道:「可是主人就是想在這里, 你同不同意呢?」看著女孩泫然欲滴的眼淚,又接著道:「浣兒可以用手帕蒙住 眼睛和臉,這樣大家就看不到了,怎么樣?」

                                                             「壞蛋主人!」女孩拗不過風絕的要求,又羞澀,又氣苦的白了風絕一眼。
                                                             風絕道:「來吧,先到桌子下面,主人給你吃棒棒糖,對了,還要把裙擺露 出來,讓人家看看你的小屁屁哦。」雖然問過幾次都不明白棒棒糖為何物,但少 女還是扭扭捏捏的掀起裙擺,撅著曼妙而豐滿的小屁股,鉆進桌底,含住了風絕 的肉棒。

                                                             風絕并不是一個喜歡分享女人的人,相反他在女人上非常「獨」,自己的女 人是決不允許別人占便宜。之所以這么逗弄沐浣花,其實已經布下了結界,外面 的人根本無法看到風絕的情況。風絕相信每一個女孩都是一個未開發的寶藏,只 有細心的品味,慢慢的調教,一步一步的去熟悉和磨合,才能真正完全擁有和掌 握一個女孩的一切,就像磨合一輛新車一樣。這種過程是緩慢的,但卻充滿了樂 趣,想想一個女孩在自己的調教下慢慢退去青澀,展露光華,就像一塊玉逐漸盤 出沁色,這種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

                                                             風絕品著美酒,享受著女孩的口舌服侍,近三十公分的大肉棒蓬勃而起,在 女孩嘴里脹大,想象著少女拼盡力氣也只能含進去三分之二的吃力模樣,風絕不 由得露出壞笑。叫道:「浣兒,出來吧,去趴在床沿,主人要對著街上的人操你。」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不情不愿的少女屈服在邪惡少年的淫威之下,跪在長 凳上,將雙臂搭在低矮的酒樓圍欄上,將小腦袋探出窗外。看著少女在桌下偷偷 圍在臉上的絲質手帕,風絕不由偷笑,所謂掩耳盜鈴莫過于此。掀起少女的裙擺, 露出渾圓的小屁股,啪的一巴掌拍在了上面,蕩起一絲臀波,清亮的聲音讓少女 一哆嗦。

                                                             風絕把肉棒輕輕的抵在少女的幽谷上,上下摩擦,一手撥開少女胸前的絲衣, 露出挺翹飽滿的乳房,緩緩揉捏,一手探出,按壓著少女的陰核。感受著少女陣 陣的戰栗,風絕直到少女此時已是嬌羞到了極點。

                                                             「浣兒,求主人操你,求的好,主人就進去,求得不好,主人就讓你在這里 給大家看著。」風絕邪惡的笑道。

                                                             少女囁嚅這不肯開口,風絕大力的在陰核上按了一下,讓少女不由自主的發 出了一聲長鳴。終于,她還是屈服了:「主人,求主人來,來操浣兒,浣兒想要 主人。」

                                                             看著少女略微搖動的美臀,風絕不由大喜,眼前的少女天生就是一個尤物, 有些事情做起來雖然生澀,配合著她羞澀樣子,卻是渾然天成,將人誘惑的欲罷 不能。眼見目的達到,風絕不再戲弄少女,一挺肉棒,兇狠的刺入了少女的花徑。
                                                             粗長的肉棒一下貫入,讓少女啊的一聲悶哼,隨即努力的閉上嘴巴,盡量讓 自己不發出聲音,但陰道里的媚肉異乎尋常的包裹著肉棒,卻顯示出少女此時的 超強快感。風絕也不著急,輕輕的一下一下操干著少女,笑道:「小浣兒上面的 最不出聲,下面的小嘴卻流了好多水啊,是不是有這么多人看著非常刺激啊,淫 蕩的小丫頭?」

                                                             少女忍耐著肉棒帶來的刺激,斷續的嘴硬道:「才…才沒有,浣兒…才…才 不是…淫蕩的…小丫頭…」。

                                                             看著嘴硬的少女,風絕雙手抓住豐滿的臀肉,一下一下的用力拍打著,肉棒 也一改溫柔,如打夯一般用力的操干起來,每一下都插到了底。隨著少年的拍打 和操干,少女一下一下的悶哼著,苦苦忍耐著那恣意橫流的快感,讓自己不致叫 出聲來,她才不要讓主人認為自己是「淫蕩的小丫頭」。

                                                             操干了幾百下,看著女孩在自己的肉棒下苦苦忍耐的樣子,風絕雙手一探, 把少女上身的絲衣整個拉下,露出整個潔白如玉的上身。少女華美的絲衣折皺著 擁擠在腰間,露出全身的曼妙曲線,跪伏在長凳和床沿邊,如小母狗般撅著屁股, 淫靡之極。少女感到上身的暴露,叫道:「主人,不要。」

                                                             風絕道:「不怕,浣兒還有手帕擋著臉,沒人知道跪在床邊挨操的小母狗, 就是帝華學院的未來天才少女。」

                                                             少女大羞,辯解道:「壞蛋…主人,浣兒…浣兒…才不是…小…小母狗…」
                                                             風絕大笑,雙手把少女伏在圍欄上的雙手抓過,如御馬似的一拉。頓時,少 女上身向后一傾,秀美的雙乳更加挺拔傲立,不堪一握的小蠻腰和翹挺的小屁股 形成一個誘人的弧度,也讓風絕的肉棒插得更加深入。 風絕笑道:「不做小母 狗,那就做主人的小木馬吧,駕!」說著用力的挺動著肉棒,快速的抽插起來。
                                                             急速的抽插擊打的少女渾身戰栗,喉嚨中只發出嗯嗯啊啊的斷續呻吟聲,再 也說不出一聲成句的話來。看著少女越來越潮紅的身子,感受到她引道中急劇的 緊縮,風絕雙手一合,單手抓住少女的雙臂,另一只手一把掀去了蒙在少女臉上 的手帕,叫道:「大家看,樓上的小淫娃就是帝華學院的天才少女沐浣花!」
                                                             感受到臉上的手帕被掀開,少女仿佛被拿走了最后一塊遮羞布,剛要說話, 忽的聽到風絕的大叫,一時間仿佛感受到樓上樓下異樣的目光刺在自己臉上、乳 房上、屁股上或者雙股之間的小穴上,哇的一聲大哭出來,隨之陰道急劇收縮, 一股前所未有的高潮襲擊而來,哭聲夾雜著歡愉,極樂中略帶著哀羞。

                                                             風絕只感到一股從未受到過擠壓,讓肉棒舒服的一塌糊涂,隨著一團熾熱的 陰精澆在鬼頭上,他也不再控制陰關,舒爽的發射在女孩嬌嫩的子宮里。軒轅雙 修決自行運轉,風絕發覺這次雙修增長的能量仿佛比平時高了一倍有余,不由驚 喜莫名,難道高潮的熾烈程度也能影響雙修的效果么?

                                                             不過此時卻也顧不得想這么多,總要先哄好了眼前哭的很傷心的女孩再說。
                                                             將幾近赤裸的少女抱在懷里,一手揉捏著她的乳尖,刺激著她的快感,一手 撫摸著香潔玉背,舒緩著她的情緒,親吻著少女角色的臉龐,舔舐著她晶瑩的淚 珠。

                                                             風絕笑道:「小浣兒,哭什么嘛?在哭就成小花貓了,剛才修煉的不舒服么?」
                                                             女孩傷心的道:「主人是壞蛋,讓那么多人看人家,以后坑定會把人家送給 別人去玩弄,人家不要活了!」

                                                             看著女孩哭的稀里嘩啦的樣子,風絕道:「怎么會呢?主人可舍不得我的小 浣兒,怎么會把你送給別人呢?」

                                                             少女道:「那你肯定是不喜歡我了,這么多人看過我,你肯定不要我了,嗚 嗚……」

                                                             風絕安慰道:「才沒人看到你呢,主人布置了結界,他們都看不到浣兒呢, 你聽到有人出聲了么?」

                                                             少女聞言,帶著一股絕處逢生的惴惴不安,悄悄抬起頭,偷瞟了一眼旁邊的 人,發現無人關注她,不由長出一口氣,輕輕地在風絕的胸膛拍打著,叫道: 「壞蛋主人,壞蛋主人,嚇死浣兒了。」

                                                             風絕笑道:「小浣兒不乖了,不信任主人,還敢打主人,主人要懲罰你,去 跪在地上。」

                                                             少女聞言,再次看看周圍的人群,心下稍安,乖乖的背對風絕跪伏在地,熟 練地高高的撅起小屁股,說道:「浣兒知錯了,求主人懲罰。」

                                                             風絕看著女孩微紅的美臀,大力的在上面一拍,「啪」,沐浣花渾身一顫, 還沒消散的余韻仿佛再次升起,「啪」又一巴掌重重落在渾圓挺翹的小屁股上, 女孩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啪啪啪」,雖然明知道外面的人看不到自己,女孩 還是不由自主的緊張著,顫抖著。忽然一根手指插入到女孩的菊門里,重重的攪 動著,女孩渾身一震,用力的扭動屁股想要掙脫,剛一動,又是重重的一巴掌, 讓女孩僵了一下。又一根手指刺入女孩的陰道,兩只手指隔著一層薄膜相互觸碰、 攪動,伴隨著一聲聲的啪啪聲,女孩猶如溫水中的青蛙似的,一下一下的顫動。
                                                             忽然女孩啊的一聲呻吟,小穴猶如尿尿般沖出一股陰精,打得風絕手指發疼。 看著迷離的趴在地上的女孩,風絕滿意的笑了,抱起女孩,悄悄的離開。

                                                                           ——

                                                            次日,風絕帶著女孩來到帝華學院正式報到,帝華學院地處帝都西北,背靠 群山,毗鄰大湖,占地極廣。校門前,風絕身著一襲黑色袍服,一頭黑色短發, 豐神俊朗,沐浣花則換了一身純白的武士服,配上絕色的面龐和凹凸有致的線條, 散發出一股青春張揚的魅力,兩人牽著雙手,宛若璧人。帝華學院大門前依然人 數眾多,但卻不似前幾日人山人海,每一個通過測試的人都挺著胸膛,驕傲的走 到新生接待處。

                                                             帝華學院分為三支,分別是武學、藥學和器學,武學分為天院、地院和人院, 新生統一分在人院學習一年,第二年修為達到五品便可晉升地院修行一年,第三 年修為達到七品則能晉升天院,到達天院修煉三年后,學員去留隨意,可以選擇 外出冒險、留校潛修或者干脆到下級學員任教,一旦修為達到9品,則會受到皇 室關注,進行拉攏栽培。入學后一年不能晉升的,則留級繼續修煉,但如果五年 都不能晉升的,則會被學院請離,因為這代表武者基本達到瓶頸。事實上,即使 被帝華學院請離,這些武者依然可以再小城或者中等城市得到一個很好的職位, 一輩子衣食無憂。藥學和器學則分類則相對模糊,要求也比較寬松,除了公開講 授基礎常識的公共課程外,主要是以師傅帶徒弟的方式進行教學,畢竟煉藥師和 煉器師靠的是大量的實踐,沒有人手把手的交根本無法出師。

                                                             經過接待處指引,二人進入尋找自己的學院和宿舍,沐浣花雖片刻舍不得離 開風絕,卻也被風絕給支出去熟悉環境了,她的姐姐沐風竹和沐清月都在這里求 學,昨天沐浣花在入學測試上一驚人,三姐妹相聚只怕要有一番熱鬧,自己在的 話十分不便,還是去看看未來的學院吧。

                                                             帝華學院規劃的縱橫交錯,法度森嚴,極有帝都第一學院的氣象。正北縱列 天地人三院,東西分別是煉藥和煉器院,中央是巨大的演武場,畢竟這個世界的 武者不僅要學武,更要知兵,否則只能成匹夫之勇,無足輕重。青石路寬廣筆直, 樹木點綴其間,風絕悠閑的步入煉藥院的大門。課堂很少,宿舍也比較小,占地 最大的地方竟然是藥田。一塊一塊的藥田錯落分布在各個宿舍的門前,形成一個 個獨立的小院子,看來每個煉藥師的個性都是孤僻而驕傲的,他們似乎并不喜歡 交流。

                                                             根據他在接待處掌握的信息,帝華學院除宿舍以外的設施是要以貢獻值租用 的,貢獻值則要完成學業發布的任務獲得,比如狩獵魔獸、種植藥草、上交丹藥 或武器之類,那一塊塊藥田雖看似歸屬于居住在其中的煉藥師,可他們除了要雇 用師弟打理藥田,還要每月付出一筆貢獻值維持,這樣才能刺激他們不會懈怠, 成為學院的蛀蟲。

                                                             制度很好,但卻不適合風絕,因為他的近期目標就是在學院里做一個米蟲, 因此在煉藥院登記,確保以后上課不會被轟出去后,他就信步繞著學院轉起圈來。
                                                             最終,他選定了煉藥院身后的湖邊。帝華湖,因學院而名,方圓足有百里, 煙波浩渺,氣浪蒸騰,傳聞里面住著帝華學院的護院神獸「應龍」,這應龍脾氣 不大好,以前曾發生過教訓學生的事情,是以學院內很少有人在此游玩。在湖邊 蓋房對風絕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輕易的搭起木材后,用木刺釘住,雖然簡陋卻 也頗有雅趣。隨后用樹枝圍成柵欄,在房子周圍圈了好大一塊地做藥田。

                                                             坐在門口的木墩上,風絕滿意的拍了拍手,這地方天高海闊、樹木成蔭,的 確是個定居的好所在。等浣兒來了,大可以來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嘿嘿,什 么花呢?這真是個問題啊。嗯,還得弄艘木頭筏子,帶著浣兒到湖里面親近自然, 到時候幕天席地、胡天胡地,哎,這日子才是好日子啊。要不要回頭勾搭個萌萌 的小妹紙回來,帶她看看鯽魚,玩玩金魚呢?浣兒估計也會同意的吧!想到得意 處,風絕不禁淫蕩的笑了起來。

                                                             修煉到風絕的境界,雙修雖然可以迅速增長功力,使力量愈發強大醇厚,卻 無法再境界上提升,如何突破先天,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卻也沒有好的辦法。每 一個天人合一的高手都是通過不同的方法和道路,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煉心,只 有心境圓滿無漏,才能承受住天道的融合而不會迷失,不同的性格就有不同的圓 滿,好酒之人的大圓滿就在天下美酒之中,嗜殺之人的大圓滿就在無盡的尸山血 海中。前世佛家問道——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或許只有降服住自己的心, 一個人才能圓滿無漏,無限接近天道把,才有大自在、大灑脫和大智慧吧。而風 絕呢?在他沒看清自己的本心之前,這一切都是空談。

                                                             輕輕的搖搖頭,自己還是太年輕啊,風絕無奈的想到。不過既然暫時突破不 了心境,那就好好珍惜眼前吧,這花花世界,這萬千美女,還真是令人眷戀難舍 呢!

                                                             山外青山樓外樓,輕憐密愛幾時休。

                                                             潛龍隱居帝都處,乃與紅顏度春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