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魔性女王
                                                          魔性女王

                                                          魔性女王

                                                          這個國家,從來不缺少獻身者。

                                                            這個國家,也從來不缺少守護者。

                                                            露琪亞,后方之水,騎士團長,甚至身為普通人的二王女凱莉莎(當然現在不是普通人),等等,都用各自的方式,守護者自己的故土。

                                                            現在,為了相同的目標,走了不同道路的人們,在岔路上要會師了。

                                                            準確的說,是要交錯出耀眼的火花。

                                                            露琪亞是一個純粹的戰士,術式方面也只會一些「驅散閑人」這種水平的大眾魔法。但即使不如騎士團長那樣擅用著近乎無敵的術式,騎士團長和凱莉莎也不敢小看她。

                                                            這家伙,和威廉一樣,以自己的方式守護著國家。甚至,當他們認為王女成為了國家的阻礙時,會毫不猶豫地除掉王女。

                                                            蕾莎坐著水元素趕到了「前線」。

                                                            「呦,又見面了,小蕾莎。」露琪亞旁若無人地朝蕾莎打招呼。

                                                            蕾莎往前站了一步,隱隱地站在騎士團長和二王女凱莉莎前面。同時又從虛空中取出自己的法杖。

                                                            「想和我打嗎?大家和和氣氣地聊聊天多好?」再說一遍,露琪亞只是個純粹的戰士。她沒有能以一敵三的能力,并且其中兩個和她同等級,第三個甚至是「卡提爾」這種水平。

                                                            但她還是這樣笑嘻嘻地和超過700人對峙著。

                                                            露琪亞的目的猜都猜得出來,就是救要被處死的薇莉安王女出去,但剩下的人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

                                                            即使她有能力全身而退,但帶上一個普通人的拖油瓶就不一定了。

                                                            你的底牌是什么呢?蕾莎瞇了瞇眼,盯著瑞利亞,和她身后已經不再亂叫,好像看見一些希望的三王女殿下。

                                                            她的底牌,馬上就出現了。

                                                            無聲無息地,后方之水阿克,出現在三王女旁邊。手中拿著的,是超過三米的「巨劍」。

                                                            還真是符合他的習慣呢!之前是五米長的棍子,現在是超過三米的巨劍。

                                                            「還真是慢啊,威廉。」露琪亞熟人一樣說著,把重劍「原罪」從土中拔出。

                                                            似乎,武器這東西,都是越大越好的。

                                                            除了「卡提爾系列」。

                                                            騎士團長向前走了一步,和并排站立。在經過「卡提爾一世」的加持后,不必這兩人中任何一人要弱,但同時對上兩個就必敗無疑。

                                                            「為了拿到這把武器,饒了些路,花了些時間。」威廉解釋了一聲。

                                                            「那么,能開打了嗎?」

                                                            從談話上看,露琪亞很是希望從這里直接開戰。看來之前露琪亞沒有直接出手,并不是想要把救出薇莉安放在第一位上。

                                                            「別忘了我們的目的,而且這里有三個強敵。」威廉低聲說道,不過所有的騎士們都聽到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把手握在劍柄上,為了騎士的驕傲。

                                                            是啊,兩人特別小隊的目的——救出三王女薇莉安。

                                                            而且,現在能和他們匹敵的,除了騎士團長,,還有一個手持卡提爾一世的「擊劍高手」二王女凱莉莎。

                                                            (凱莉莎從騎士團長那里學習劍技,卻沒有學習術式)「啊,啊,真是無趣。」露琪亞興致索然地抱怨了幾句。

                                                            蕾莎似乎是在進行開戰宣言。

                                                            回答她的,是后方之水朝地上一揮武器,產生的爆炸。

                                                            白煙驟然升起,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在蕾莎的感應里,兩人特別小隊已經帶著拖油瓶三王女薇莉安快速奔逃著。

                                                            「我要去調整一下卡提爾一世的狀態,進一步適應它。」二王女好不訝異對方的選擇,「那三個人,就拜托你們了。」

                                                            「好的。」

                                                            「可別因為對方是老熟人就手下留情哦!」最后,凱莉莎說了一句。

                                                            兩人帶著一小隊騎士追了上去,意料之外地,看到了站在一條狹長小路上,準備就緒的后方之水和露琪亞。

                                                            從他們身后的車輪印上看,三王女薇莉安應該是坐著馬車逃跑了。

                                                            騎士團長和蕾莎很有默契地,分別對上了自己的老朋友。騎士們想要繞過戰場去追三王女,卻被手持巨劍的后方之水一下子全部掃飛——利用帶起的沖擊波,平等地攻擊了每一個人。

                                                            蕾莎握著法杖,和露琪亞保持著距離。

                                                            「你才是?為了保護祖國的你,為什么會做出這樣可能導致無法估量后果的事情?」

                                                            這場革命,不能持續太久。否則,將力量都消耗在內戰上的英國,面對環繞四周的敵人們,會毫無反抗之力。

                                                            「你還不知道嗎?這家伙可是英國的力量呢!」露琪亞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而且是十年前離開了這個國家。當然這些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蕾莎啞然。但這并不能擊潰已經下定決心的新生之光。

                                                            「可是這樣的內戰,只會消耗我們的力量!」

                                                            「看樣子我說服不了你了,那就把你打斷腿拖回去!」而另一邊,騎士團長和后方之水早已開戰。

                                                            后方之水搶走了載有禁書目錄茵蒂克絲的馬車,單手舉著沿著三王女留下的痕跡行進著。

                                                            后面,是緊跟不舍的蕾莎。

                                                            沒有選擇把禁書目錄從馬車中抱出來,即使可以減輕重量,但來自身后的攻擊,后方之水并沒有把握全部擋下來。

                                                            他已經失去了一大半的力量,現在也只是「普通圣人」的水平。

                                                            「可惡,要是沒在學園都市……」后方之水不爽地抱怨著,不過沒人能聽到。

                                                            禁書目錄還在馬車里昏迷著。

                                                            又一記寒冰箭擦著后方之水的耳朵飛了出去,要不是他的戰斗直覺讓他無征兆地左移了一下,這下攻擊就直接打中腦袋了。

                                                            頭疼地往后看了一眼,然后更頭疼了——連續和兩個人戰斗了的沒有絲毫放棄的打算,不斷飛來的寒冰箭,身后的人越來越憤怒了。

                                                            后方之水看著前方,馬上要出森林了。等到出去了,就無法依靠地形來抵擋,剛剛和老朋友打了一場,現在也沒力量去和交手……該死,都是進行了一番苦戰,為什么她的精神還這么好?

                                                            一道比寒冰箭的威力強了很多的冰之龍槍打在了后方之水的肩膀上,一下子就刺穿出一個超過10公分的傷口。

                                                            用行動證明了,現在的她即使是有一頭龍站在面前也殺給你看。

                                                            悶哼了一聲,把馬車放到另一只手上。傷口處開始出現白煙,看樣子是在治療。

                                                            準度差了一些嗎?以她的脾氣,應該會直接照著心臟攻擊才是。為什么會打到肩膀上?

                                                            這才正常,消耗了這么多魔力,即使是實力接近準魔神的魔導師,也應該感覺到疲憊。

                                                            不過,對手疲憊了是好事,自己這邊也不怎么樣啊!還帶著這么一個馬車……

                                                            追的同時分析著對手的狀態,

                                                            在后方之水把馬車拿起后,就電話通知了二王女。把自己的狀態,以及騎士團長被擊敗的消息告訴了她。

                                                            雖然對騎士團長被一個已經打折的后方之水擊敗表示理解不能,但凱莉莎還是決定以最快的速度攔截后方之水的行動。

                                                            終于,后方之水帶著馬車逃出了森林。而在幾秒鐘后緊隨而出。

                                                            「哼,看到一張晦氣的臉。」

                                                            后方之水和蕾莎都不約而同地做出了同樣的評價。

                                                            「喂!你們兩個商量好的嗎?這太失禮了!」臉的主人當然不高興這樣的說法。

                                                            總是麻煩纏身的家伙,總是能出現在最讓人討厭的地方,貌似什么事都有他一份一樣。上條當麻,有著不可思議之把妹右手的刺猬頭,不知怎么的就出現在這個不應該出現的地方

                                                            一直想搞死的家伙出現了!

                                                            后方之水稍微考慮了一下,馬上放棄了眼前的目標,不管直接照著上條當麻沖了過去。

                                                            他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只要輕輕一下,就能把麻煩的「幻想殺手」解決掉!

                                                            而且「幻想殺手」是對卡提爾一世有著致命威脅的存在,也是這次政變中最大的不定因素。

                                                            「喂喂!怎么馬上就沖過來了啊?你的目標在那邊啊!」上條當麻冷汗都流下來了,不知為什么,控水魔法師見了自己就和看見仇人一樣,連眼前之大敵后方之水都不顧了,甚至把后背留給了其他人。

                                                            不過后方之水是謹遵「騎士」美德的人,不會在背后趁人之危。「咳,如果讓他死在這里,會很麻煩呢!雖然很不情愿,但還是不得不阻止你。」把馬車丟到稍遠一點的地方,把靈裝「阿斯卡隆」丟了過去。

                                                            通過他精確的計算,如果執意要攻擊上條當麻,屠龍之劍阿斯卡隆就會正中薇亞的身體。

                                                            所幸,即使是魔力將要殆盡,薇亞也沒有選擇「以傷換傷」,她選擇暫時「放他一馬」。

                                                            后方之水趁這個時間趕到上條當麻的前面。

                                                            「后方、之水……」上條當麻咬牙切齒,「可惡,本來光是一個武裝叛亂什么的就已經夠麻煩的了,你也要來插一腳嗎?」「嗯,如果你的長期目的是解決這場叛亂,近期目的是對禁書目錄的再回收的話,那我們的行動還是有一些一致點的。后方之水沒有管高中生不善的語氣,他指了指遠處的馬車。

                                                            雖然沒能看到里面的人,但金底百紋的修女服告訴上條當麻,他這次趕到福克斯郡的最主要目的,茵蒂克絲就在里面。

                                                            蕾莎半瞇著眼,很嘲諷的語氣,

                                                            「倒是你,就這么不分青紅皂白地直接對外賓出手,不怕影響英國和學園都市的外交關系嗎?」

                                                            上條當麻咽了口唾沫。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蕾莎看他的眼神從來沒有過善意,因為他「能消除一切非自然現象」的右手。

                                                            「不管你說什么,反正我是不會讓開的。」后方之水平靜地回答,「現在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再加上這個家伙也無所謂。」「后方之水……」上條當麻有些感動的低聲喃喃,聲音小到其他兩人都聽不到。不過他還是選擇先跑到馬車那邊去。

                                                            從馬車中出來一位銀發的小修女,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好疼!」她帶著哭腔自言自語,久久爬不起來。

                                                            及臀的長發散開來,好像水面上的波紋一樣擴散,衣著樸素的小修女,好像童話中沉睡于花床之上的公主殿下。這位小公主好像失去了全部力氣,只能趴在地上可憐地喘氣。高高地翹起小屁股,很沒自覺地露出了可愛的小內褲。

                                                            (地上什么東西都沒有吧?居然能在平地摔倒,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然呆?)暗自吐槽,當麻臉上卻不表現出來。不知道為什么來了點興致,優哉游哉地走到少女跟前蹲下,用看著流浪貓一樣的憐憫眼神打量這家伙。

                                                            「喂,你還好吧?」

                                                            小修女只覺得光線一暗,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面前。聽到熟悉的聲音,少女欣喜若狂地抬起頭,怔怔地盯著這位帥氣的男孩。

                                                            森林中被冰封的露琪亞和失去戰力的騎士團長已經不見蹤影,不用想也知道被以清教為代表的反抗力量帶走了。

                                                            「算了,帶走就帶走,只是麻煩一些。」二王女凱莉莎知道后如是說。

                                                            的確,在卡提爾一世面前,再強大的魔法師也不值一提。至于唯一可能造成威脅的「幻想殺手」,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凱莉莎則是劍技高超的二王女,到時候只要注意不被碰到卡提爾一世,就不足為懼。

                                                            騎士派和二王女的武裝力量已經接近控制了英倫全境,現在最主要的目的是穩定局面。只要能保持現狀一段時間,到時候反抗的力量想要撼動已經坐穩皇座的二王女也是不可能了。

                                                            蕾莎現在待在白金漢宮,和二王女一起等著幾乎一定會出現的敵人。自己這邊得到的結論,相比對方也是知道的。這幾天,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

                                                            凌晨的時候,看樣子是英國清教得到了不少的信息,利用遠程干擾術式干擾了二王女對卡提爾一世的掌控。據其本人所說是「暫時喪失了五成的力量」。

                                                            「即使是只剩一半,天使長的力量也不是他們能力敵的。」二王女給蕾莎一個放心的眼神。

                                                            自己這邊的高等戰力只剩蕾莎和二王女了。騎士團長不知所蹤,但估計對面不會痛下殺手。

                                                            二王女有自己的驕傲,卡提爾也不是隨便來個人就要出擊的。那么,那些普通騎士無法抵抗,但又不足以讓卡提爾出動的敵人,就要由薇亞負責了。

                                                            「魔力恢復的差不多了?」二王女看現在力滿滿。「之前崩碎的晶石還真是可惜,但現在并沒有適合你的靈裝,還真是抱歉啊!」蕾莎的法杖已經變成了普通的木棍,最關鍵的晶石由于過量提取魔力,已經碎掉了。即使她能再凝結一個,也需要不少的時間和持續的魔力輸出,現在并不是做這些事情的時候。

                                                            蕾莎很是澹定。

                                                            現在,敵方的武力中,能和自己相抗的,第一位是后方之水無疑。大概,露琪亞也算一個,但她已被自己冰封,即使是被天草式解開了,也不能馬上就參戰。

                                                            然后,就是可能會「不吃教訓」繼續來戰斗的圣人神裂。神裂雖然很少失敗,但打擊后的恢復能力還是很強的。如果圣人和后方之水同時出現,還真是不小的麻煩……

                                                            再加上幾乎必定出現的神凈討魔,幻想殺手。

                                                            「他們出現就讓他們有來無回!」二王女好像看透了蕾莎的想法。

                                                            卡提爾還有讀心術的作用嗎?

                                                            「吶吶,不是讀心術,是你的想法都寫在臉上了啊!」二王女一副無力的樣子,「是過于沉醉于魔道的修煉,在處世方面簡直就是張白紙啊,連最基本的隱藏想法都做不到。」

                                                            「不過也還好,關鍵時候可不是偽裝能拯救世界的。到最后,還是實力說話。

                                                            至于處世這種事情,就以后再說!」

                                                            于是,二王女凱莉莎決定,在這次事情解決后,得好好教教蕾莎如何「為人處世」。

                                                            ————————

                                                            卡提爾的力量毋庸置疑,但是,這股力量并不是「只要是英國皇室就能掌控」的簡單東西。

                                                            在白金漢宮周圍,所有的地下鐵路、下水管道,以及通訊管道,都被附加了可以穩定卡提爾力量的術式。而所有術式加起來,又組成了新的魔法陣。

                                                            這本來是絕密的東西,但不知怎么的,敵人竟然知道了。

                                                            薇亞站在敵人的必經之路上等著。

                                                            對方選擇從地下鐵路為突破點,從監控錄像上來看是只有幾人的精英小隊。

                                                            電子鎖連幾分鐘都沒能阻擋,就被對方非暴力地通過了。

                                                            這當然也給了白金漢宮方面敵人入侵的消息。

                                                            一小隊騎士從敵軍后方包抄過來,監控是掌握在己方手中,那么這一小隊人馬就不可能知道他們已經被包圍的情形。

                                                            敢于如此行事,根據蕾莎她們對對面的了解,對面并不是會使用「誘餌」、「棄子」的人。當然蘿拉·斯圖亞特除外,但蘿拉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

                                                            押送蘿拉和女王的12名騎士,加上由綾子小姐控制的新生之光,在之前就失去了聯系。由于蕾莎并不是分魂,作為釋放了新生之光還保持冷靜的代價,就是完全不能像分身術式那樣取得聯系。

                                                            安慰著自己。

                                                            十幾個人的腳步聲從遠到近傳了過來。

                                                            「奇怪,按照之前的推斷,這里應該有術式寫在墻上的……」「是漏了哪些嗎?要不我用右手全摸一遍?」

                                                            「幾公里長的地鐵線,一絲不差地全摸一遍嗎?還真是不用大腦思考的動物啊!」

                                                            「你這家伙……」

                                                            「好了!別吵!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到敵人的術式!」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有禁書目錄茵蒂克絲,有幻想殺手上條當麻,有后方之水,以及東方圣人神裂火織。

                                                            當然,這只是蕾莎能辨別出來的聲音,剩下的那些腳步聲,應該是些普通人?

                                                            還真是挑戰啊!同時面對后方之水和神裂……不過神裂也真是讓我失望,明明之前饒了她一命的,結果還要過來搗亂。

                                                            再加上幻想殺手,一不小心被他鉆了空子就麻煩了。

                                                            另外,目標果然是穩定卡提爾的術式嗎?不知道是內部有了裡通外國的奸細還是真的是靠推斷得出來的結論……

                                                            蕾莎在拐角一個黑暗的角落中,靜靜地等待對面過來。

                                                            從談話內容來看,還有三王女薇莉安以及她的那群傭人們。果然當時就不該放他們走嗎?騎士團長和我一樣太仁慈了嗎?

                                                            腳步聲越來越大。

                                                            「等等,我們之前突破了電子鎖,對面會不知道嗎?」「笨蛋右手,既然是對面的電子鎖,對面怎么會不知道?」「溷蛋大叔!你是靠右手記人的嗎?話說回來,既然對方已經知道,怎么會放任我們就這么在這里搗亂?」

                                                            是的呀,我怎么會放任你們在這里搗亂呢?蕾莎閉上眼睛,大概感應了一下敵人的位置。不出意料地,神力在前方莫名地就消耗了許多,這和在學園都市時通過神力尋找歐莉安娜的情形類似——都是幻想殺手的問題。

                                                            「等等,別亂說話。」是后方之水的聲音,「剛才那股感覺是怎么回事?有一種被窺伺的感覺……」

                                                            「你也感覺到了嗎?」神裂火織的聲音隨后傳來,「我還以為是我太緊張了。

                                                            是敵人在搜尋嗎?」

                                                            被感覺到了!不過已經太遲了!

                                                            現在可不是一對一的時候啊!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夢想!

                                                            為了我的夢想,敵人即使是普通人和三王女,也毫不猶豫!

                                                            蕾莎又閉上眼睛說服自己不要優柔寡斷。

                                                            蕾莎把手拍在地上。由于此處地鐵線下方就是倫敦的給排水管道,只要控制水突破出來,一下子就能變成自己的主場。

                                                            「糟糕!是!快躲開!」后方之水不愧是之中最強悍的,那么小的聲音也被聽到了。隨后從腳下方傳來的劇烈的魔法波動也告訴他們,現在不是再像之前那樣放松的時候了。

                                                            冰錐從地下一片一片地出現,以眾人站的位置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刺骨的寒氣,一下子密布了一大片區域。

                                                            后方之水是一個野蠻的男人,至少在上條當麻眼中是這樣的。

                                                            「你這個野蠻大叔在想什么啊???」

                                                            在的攻擊到來之際后方之水,一腳把上條當麻踹到了傭人堆中,順帶著把身為普通人的傭人們也打飛了。

                                                            而三王女薇莉安的待遇就完全不同,直接懷抱著一臉幸福的三王女跳出了攻擊圈。而神裂也及時抱著茵蒂克絲躲開了來自地下的攻擊。

                                                            竟然一個人都沒打到?很不爽地皺了皺眉頭。我可是下了決心即使是普通人和三王女也毫不留手的!這群家伙竟然這么踐踏我的決心嗎?

                                                            話說對方躲開了法術卻被說成踐踏決心,是不是有些強詞奪理了?

                                                            ————————

                                                            地下鐵道內回響著的聲音,上條當麻他們卻看不到敵人的身影。

                                                            敵人太多了,現在不是站出來英勇地進行正面突擊的時候。

                                                            歐莉安娜和神裂知道是對他倆說的。在場的其他人,都沒有放在眼中。

                                                            「別站在原地!快躲開!」懷抱著三王女,回頭對團成一團的傭人們說道。

                                                            「少年啊你也是!」神裂對被刻意踢飛并且由于「不幸之debuff」(?)而腦袋著地已經兩眼昏花的上條當麻喊著。

                                                            之前一樣的冰刺從地下一片一片地鉆了出來,除了后方之水和神裂腳下,傭人們和上條當麻那里也不例外。

                                                            已經決定要不擇手段了。

                                                            「啊!你想把普通人給牽連進來嗎?!」神裂大喊一聲。

                                                            ……沒有回話。

                                                            趁著這個時候,后方之水把三王女放下,神裂也把茵蒂克絲交給了傭人們,并囑咐他們往回路跑。

                                                            回路?回去的路上可是有騎士們在包抄呢!聽到了對方的安排,沒有說些什么。

                                                            而且,在場的還有一個「普通高中生上條當麻」,幻想殺手的存在,說不定就能找到機會把他干掉了!

                                                            只要干掉他,卡提爾一世就失去了最后的破綻,這場變革就已經成功了!

                                                            在暗處看著把右手放在下方阻擋不斷冒出冰刺的上條當麻,思考著怎么才能在和神裂兩人的阻撓下把這個罪魁右手完美地解決掉。

                                                            至于英國和學園都市的聯盟?那只是前一代的伊麗莎白女王的事情,凱莉莎是不會承認這個的。

                                                            「我們從這里和她打可不是明智的選擇啊,畢竟她還沒現身……」后方之水往前走了幾步,和神裂并排站著——這也是防止出現什么突發情況。

                                                            「該死……為了她所謂的夢想,甚至對普通人出手了嗎?」神裂握刀的右手顫抖著,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個圣人已經是處于憤怒極限了。

                                                            看來曾經的同伴變成會對普通人出手的邪惡魔法師,對她來說打擊很大啊!

                                                            頗有感觸。

                                                            不久之前,他還把所謂的同伴,左方之地提拉給殺死了,原因就是提拉對不是正教信徒的游客們動手……現在相似的命運要到這個圣人身上了嗎?

                                                            在暗處,看到神裂已經生氣地「發抖」了,而后方之水也和神裂并排站著,防止被突然襲擊。

                                                            上條少年站在后面一些的地方,一臉緊張地四處觀望著。他不是后方之水或者神裂那樣戰斗經驗豐富的圣人,充其量幻想殺手也只是個體能稍好點長跑不錯的高中生罷了。

                                                            都站在前面的話,這么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蕾莎大概看了一下距離,自己使用「閃爍」直接到上條當麻身后,然后近距離攻擊的話,成功率應該不低,但那樣就把自己暴露在兩個近戰狂魔面前了。

                                                            但決定冒險一下,能干掉幻想殺手的時候可不多!而且,面后方之水和神裂,卡提爾一世應該處理得了。

                                                            突如其來的魔法波動讓神裂和后方之水一驚,但并沒有什么攻擊隨后而至。

                                                            神裂勐地回頭,看到蕾莎正一臉狂熱地站在上條當麻身后……「少年小心后面!」

                                                            蕾莎把手貼在上條當麻的背上,上條少年感覺到身后有不應該有的觸感已經晚了。

                                                            寒冰突刺零距離爆發,直接貫穿了身為普通高中生的上條當麻,同時帶有的慣性當麻打到了神裂的腳邊。

                                                            蕾莎的眼睛告訴她,這在學園都市之外,已經是必死的情形了!剛才的攻擊,已經貫穿了身體,并且其帶有的寒冷效果和現在地下鐵道內極低的溫度更是讓上條當麻雪上加霜!

                                                            幻想殺手所能做的,也只有茍延殘喘!這種傷勢不是學園都市外的醫生們能處理的,而如果他選擇乘飛機趕回學園都市,7000公里時速的飛機也不是這個重傷者能承受的!

                                                            至于魔法的治療術式,現在可沒有專業的治療魔法師來這里啊!

                                                            露出了神裂從未看到過的表情——那是已經達成目的,高興地發狂的樣子。

                                                            這個表情,曾經在只剩下一半身體的左方之地提拉身上看到過。

                                                            蕾莎大聲宣告著己方的勝利,

                                                            ————————

                                                            一頭渾然天成的澹金色頭發金色短發扎成了長馬尾別在后面,兩個晶瑩剔透的藍寶石般的眼眸讓人不禁想要陷入其中,無需妝扮也十分俏麗的面孔,皮膚柔軟略顯蒼白,加上那一身看上去就很清涼穿著紅色禮服、各處裝飾著同色皮革的華麗女性,年齡約莫在二十多歲后半她是英國王室第二公主凱莉莎,「你趕緊給他處理一下!我先和她打著!」直接往前一步,從虛空中取出了靈裝「阿斯卡隆」。

                                                            把上條當麻平躺在地上,利用眼前能有的一切東西,希望能暫時穩住傷勢。

                                                            「好冷啊……」上條少年躺在地上,半睜著眼睛低聲喃喃。「吶,神裂,我是不是要死了?」

                                                            他剛才看到,自己的胸前冒出白色的槍尖,他知道那是最強的單體攻擊法術。

                                                            這么近距離打在普通人的身上,當場死亡都不夸張,只是他還是個「身體強健的高中生」,如此才沒有直接斃命。

                                                            「不會的,我不會讓你死的!」神裂把各種生活用品擺在四周,熟練地使用天草式的療傷術式,嘴上還不忘安慰著上條當麻。「即使是龍王之嘆息也沒有讓你死!奧雷歐斯的黃金煉成也沒有讓你死!面對后方之水你也沒死!之前的劫機事件你也活下來了!怎么會讓你死呢笨蛋!」

                                                            后方之水躲開蕾莎的攻擊,同時還不忘對另一邊「嘲諷」。

                                                            「給我閉嘴!溷蛋!」神裂突然沖著戰場這邊大喊一聲,蕾莎可以看到她臉上的眼淚。「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對普通人出手!」阿斯卡隆的一個下噼打斷了蕾莎和神裂的爭吵。

                                                            「和我作戰,還敢看另一邊,你還真是有自信啊!」蕾莎稍微瞥了一下自己的裁決戒指——時間還沒有到24小時,現在,裁決戒指給自己的幫助也只有三次律令·沉默和一次律令·死亡。

                                                            反正都放棄一切了!現在我已經一無所有!雖然后方之水是一個很強勁的戰力,但不屬于我們的戰力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找個時機,把最后的殺招,律令·死亡用出去……

                                                            不知道,她現在的眼睛已經是很異樣了——里面是黃色的瞳孔,瞳孔外是色的光圈。

                                                            險險地躲過了來自后方之水阿斯卡隆的攻擊。

                                                            果然只依靠現有的魔法,面對這個身具圣人

                                                            還記得,當時在討論可能出現的敵人時,騎士團長很有自信地表示「威廉就由我來負責」,但他卻被手持阿斯卡隆的威廉擊敗了。

                                                            靈裝的加成并不能簡單地忽視掉——沒有七天七刀的神裂和手持七天七刀的神裂完全是兩個層面的存在,前者只能算是只會用些最基本術式的魔導師。

                                                            后方之水保持著自己高強度的壓迫性攻擊,他知道眼前的敵人有一種能讓人瞬間陷入昏迷,并且無法防御的「精神術式」,而且完全沒有前兆。在他看來,只有這種連最基本的發動時間都不留給她的攻擊,才能避免被那種攻擊所打敗。

                                                            因為,就算僅僅是一秒鐘不到的昏迷,對來說也足夠了。

                                                            后方之水的攻擊越來越強烈,在沒有「閃爍」,沒有律令法術的幫助下,已經沒把握能躲開每一下攻擊了。而只要有一下命中,以這個完全不似人類武器的阿斯卡隆來看,當場死亡都是有可能的。

                                                            該死,「閃爍」還不能用嗎?嘗試發動幾乎是無往不利的「閃爍」,卻沒有任何事發生。

                                                            「法術冷卻」這種東西,本來是應該僅存在于網絡游戲中,但沒想到在自己身上也確實存在,至少從未聽說過其他魔法師身上有類似自己這樣的情形。

                                                            切,本以為只有那個傳送術才會有這種稀奇古怪的性質,沒想到閃爍也有。

                                                            我記得幾年前曾經連續釋放了十幾個閃爍才對,難道是因為當時使用的是魔法晶石內的魔力嗎?

                                                            阿斯卡隆從側面刺過來,輕輕地蹭蕾莎的胳膊一下,但這么一下攻擊就直接飛了出去——寒冰鎧甲可以阻擋外來的物理傷害,卻不能阻擋攻擊附帶的強大力量。

                                                            還好之前以防萬一附加了防御術式,否則這一下就直接把胳膊斬下了?看著已經支離破碎的鎧甲,以及胳膊上傳來的劇痛,知道自己之前的術式救了自己一命。

                                                            「不使用你那無往不利的神術式嗎?」后方之水拿著阿斯卡隆越靠越近,從之前開始,他就發現對手根本沒有阻止有效的反擊,一直都是自己攻擊,對方防守。

                                                            「還是說,你無法使用了呢?」試探一樣地說道。這種莫名的危機感是什么?

                                                            己方有兩名圣人存在,而且現在只靠自己就把敵人壓制住了,為什么會感覺越來越危險?

                                                            蕾莎的眼神躲閃了一下。

                                                            真的沒法使用那個神術式嗎?心想。之前自己在慢慢靠近對手的時候,有不止一次機會,對方可以使用那個術式讓自己陷入昏迷,然后使用其他術式「補刀」,但敵人一直都沒有這么做,反而是放任自己離她越來越近。

                                                            知道武技也不錯,但她的武技在這個層面也只是可有可無的,并且自己就是一個以武技見長的圣人,并不懼怕和蕾莎這個半道出家的武者進行近身戰。

                                                            這一刻,在白金漢宮之中的二皇女凱莉莎露出了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這力量,讓她這個統領騎士的女人感覺到了一絲共鳴,這是一個同樣時刻憂心于英國的女人所發來的信息。

                                                            雖然這個信息似乎會讓她的計劃全盤的失敗。

                                                            「這個力量……難道是傳說中的?」而此時,察覺到了外面光芒的蘿拉史都華同樣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畢竟那是存在于傳說中的人物,但是這一擊幾乎凝聚了英國騎士力量的攻擊,是不是也太夸張了。

                                                            「哈哈哈哈哈……難道這就是的力量?真是厲害呢!」而這時,蘿拉史都華的身旁坐著的一位,年齡在五十歲前后的中年女士哈哈大笑起來。雖然看上去已經頭上已經出現了白發,肌膚也有了一些皺紋,但是這位身上穿著蓋住雙腳的黑白兩色的長禮服,頭頂上戴著皇冠的英國女王愛莉莎德卻精神十足,看起來反而比十幾歲的年輕人都要精神奕奕,完全不像是處在政變之中。

                                                            而此時,兩人正被關在一輛馬車之中,而這馬車的外面居然用上了超過五十條的拘束用靈裝,為的就是能夠困住在馬車之中的蘿拉史都華。

                                                            「有這么好笑嗎?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處境?」蘿拉史都華沒好氣的說道。不過這是不是意味著當麻的出現?該說,似乎她只想得到當麻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你今天怎么如此的焦躁不安啊?」英國女王發出了疑惑的聲音,該說她幾十年前就見蘿拉史都華這副摸樣了,但是像她今天這么焦躁倒是第一次見到。

                                                            「現在應該是焦躁不安的時候吧?」蘿拉史都華沒好氣的說道。她總不能說是因為之前被氣著了吧?

                                                            「哈哈哈,你這樣和我當年剛剛迷上格普利斯的時候,倒是有些相像。真是沒有想到,我們的大教主居然也有戀愛的一天。」不過一旁的愛莉莎德卻發出了完全不同的意見。

                                                            「哈?愛莉莎德。現在是開玩笑的時間嗎?」蘿拉史都華一愣,立刻轉移話題。

                                                            「這個不是開玩笑啊。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戀愛中的少女,正在等著白馬王子前來營救一樣,我可是生過三個女兒的老太婆了,這點經驗還是有的,當然,就是讓我比較無奈的是,三個女兒怎么都那么極端。」愛莉莎德笑著說道,該說,她現在除了亞瑟王之外,倒是很想見見能夠讓蘿拉史都華迷上的男人。

                                                            「……」蘿拉史都華不知道該如何吐槽身旁的這個「老太婆」,說她的三個公主一個以「頭腦」著稱,一個以「軍事」著稱,而最小的一個則以「仁德」著稱,但是如果將這三人綜合一下,就是眼前這個老太婆的性格。

                                                            該說正是因為「她自己就是均衡地集三者于一身的人」,所以才能自然地說出這種臺詞,所以發生今天這個情況,似乎早就是命中注定的,誰讓她的基因如此的「優秀」呢?

                                                            「怎么?難道被我說中了?」愛莉莎德壞笑著問道,似乎調戲自己的這個好似閨蜜一樣的同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在完成那件事情前,是不會去考慮其他事情的,你應該知道的。」蘿拉史都華的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語氣中蘊含了無窮的怨氣。

                                                            「不過啊……可不是你們撒克遜人,你就不怕他帶著人民反叛嗎?」但是隨即,蘿拉史都華就一下子收斂住了自己的情緒,很無奈的問道。

                                                            「是嗎?還有這種威脅嗎?我倒是沒有想到,不過如此富有騎士精神的王,我反而覺得她是不愿意看到現在這一幕的吧?而且如果他真的想要,只要他能夠給英國人民帶來未來,我并不介意讓位的,而且對于一個復活的死人,我們這些活著的人還是佔有優勢的吧?」愛莉莎德露出了無比自信的表情,似乎對于眼前的政變,她反而視作了一次難得的試煉機會。

                                                            「你是沒有見過讓人頭疼的死人……」勞拉史都華無奈的搖搖頭,然后腦海里浮現出了那張討厭的臉。

                                                            只是想到,蘿拉史都華感覺自己又要焦躁起來了,這個當麻到底來不來啊?

                                                            土御門那邊也不來個準信,這可是很妨礙她接下來的計劃啊!這稍微拖延一下,對于英國清教來說可就是多損失一些啊!

                                                            所以說,當麻什么的,最討厭了!

                                                            ================================================另一方面在白金漢宮,在神裂御手回春的治療下起死回生的當麻的拳頭如槍林彈雨一般襲來,他彷彿瞬間長出數以千計的手臂,漫天拳影臂相,騎士派他們手持長槍鐵戈,交叉掩護,筆直沖向那團濃煙而去,但他們卻同時感到肩頸一沉,一個飛快的人影竟然從濃煙中竄出,以視覺難以暫留的速度捉住了他們!

                                                            只聽的一陣乒乓脆響,兩個士兵已經被當麻撞得頭昏腦脹,倒地昏厥。

                                                            神裂倒吸了一口涼氣,天草式年輕的教皇反手按住了刀鞘。

                                                            「神裂火織——Salvere000(受遺棄者的救贖之手)!」Salvere000,受遺棄者的救贖之手,美麗的……殺戮之名。

                                                            「你……」

                                                            有那么一瞬間,少女擺出了想要馬上拔刀砍過來的姿勢,然而她最終只是下意識地把右腳向后挪了挪。

                                                            看到神裂的這個動作,來人輕松地笑了起來:「您記起來了啊。」「那么,敘舊的時間便到此為止罷。」

                                                            巨大的束縛力在話音剛落的瞬間便施加在了他的身上,嘗試著想活動一下手臂,但是隨即便從皮膚上傳來了冰涼的感覺。

                                                            不知何時被布置在四周的鋼絲正三三兩兩地纏繞在他的身上,而且顯然還有繼續收緊的趨勢。

                                                            「salver000!」

                                                            想到這里。神裂火織握緊了七天七刀,勐地的將其抽出。

                                                            「I」神裂火織報出魔法名的一瞬間。戰斗好像打破了凝聚一般,驟然爆發,劍和七天七刀已經撞在了一起,重重的撞出了火花。

                                                            凱莉莎一下子握住了手中的卡提納正統,這把英國在新國王繼承王位的加冕儀式上,所使用的儀式劍,外觀是典型的西洋雙刃劍,連劍柄在內差不多八十厘米長,沒有劍尖,劍刃部分也是平的,像是一塊細長的四角板連在劍柄上,因而也被人們稱作「慈悲之劍」。

                                                            但是實際上,這是英國最強大的靈裝!只有王室成員可以使用的,能夠讓人獲得天使之力的強大靈裝。

                                                            而且和原本的卡提納不同,她手中的這把,是原本在戰亂中遺失的卡提納正統,也就是通過提示,提前從埋藏地點挖出來,并且交到她手中的,政變的底牌。

                                                            當這把「卡提納正統」重現于世后,力量總量超過八成都流向了「卡提納正統」,英國女王所擁有的那把后來彷制的「卡提納二世」只剩下不足兩成,而且那一把也被她提前封印起來了,既然有人提醒,她不可能再犯自己未來會犯的錯誤。

                                                            「對應的天使是『似神者米迦勒』……和卡提納操控相同性質的力量,那么目標是這把劍嗎?」凱莉莎強行讓自己鎮定了下來。

                                                            卡提納雖然只能在英國國內和英國所屬的殖民地使用。但是,只要在這個范圍之中,使用這把劍的王者可以被定義為「天使長」。跟隨國王的騎士團則被稱為「天使軍」,持有卡提納的英國國王(女王),在英國國內可以擁有等同于天使長「似神者米迦勒」的力量,在英國境內,騎士借助卡提納,則會獲得部分天使之力。

                                                            也就是說,在這個本質上還是信仰上帝的國度里。卡提納也可以說成神所賜給的守護之劍,所以這把劍才可以施展一種真正的「天使術式」。強大到不可思議。

                                                            盛夏的暑氣,在午后正是最盛的時分

                                                            可是游走在神烈火熾血管里的,卻是令人齒間打顫的冰寒。

                                                            冰冷的感覺從握著武器的指尖蔓延開來,沿著手臂向上逐漸擴散到全身。

                                                            年輕的圣人有些不安地緊了緊手指,用從七天七刀上傳來的觸感來撫平她那有些煩亂的心緒。

                                                            「您感到猶豫了嗎,極東之地的圣人?」

                                                            雖然面色已經因為體力的大量消耗而變的煞白,但是在的臉上卻依舊看不出退縮的神色。

                                                            通常來說,和一名圣人進行近距離的格斗是一名魔術師最不應該做出的選擇。

                                                            力量、速度還有那驚人的耐力,

                                                            圣人天生便具有的身體優勢比普通人超出太多了。在方才短短的幾次交鋒中,自己也深刻地體會到了這一點。光是勉強抵住那急襲而來的刀鋒就已經幾乎傾盡了他全部的力量,借助著龐大的防御范圍才總算沒有受到足以影響行動的傷勢。

                                                            以圣人的反射神經與速度,做出這種程度的攻擊完全沒有問題。

                                                            七天七刀的刃尖穩穩地指向了的胸膛。

                                                            「結束了!」

                                                            比神裂的想法更先觸動了她的神經的,是蓄盡全力發出的怒吼。

                                                            大概是使用了什么加速的術式,把橫在胸前,以極高的速度朝著神裂直沖了過來。

                                                            「直擊?」

                                                            神裂火織的視線牢牢地鎖定在的胸前。

                                                            七天七刀修長的刀身,毫無迷惘地向前刺出。

                                                            刀刃穿過肉體的實感,這一次確實地傳遞了過來。

                                                            勝利了嗎……但是為什么眼皮會這么沉重呢?

                                                            意識正急速地墜入深淵的神裂火熾近于無意識地喃喃自語著,然而她的思維并未被轉換成聲音,只是輕輕地推動了幾下她的嘴唇。同樣地,在她的耳邊所說的話語,她也就一同聽不見了。

                                                            火熱的拳頭,彷似厲雷閃電,一個箭步已經朝她的下顎攻了過來!不偏不倚的正拳擊中,凱莉莎竟然無法立足,步履踉蹌,險些摔倒!

                                                            實際上就在他的身體還沒有摔落時,炙熱的拳頭已經再度出手。

                                                            沒有曲旋迂折,只有這千錘百鍊的一擊!整片大地已經被這一拳撕裂,凱莉莎的身形就像是過去任何被當麻打飛過的人一樣,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飄飄高去。

                                                            一顆碩大無朋的黃金正方體就像是顆砲彈,從高空投擲而出!沒有花巧百出的多馀,黃金正方體在空中不斷翻滾逐漸膨脹。

                                                            真正的高手,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必殺必勝之絕,當麻又能否躲過?眼看就要自他的門戶穿透!當然沒能躲過,因為他根本沒有那個必要!

                                                            他的拳實已到了超乎想像的快速,不過一兩寸間的距離,黃金正方體就已經被他打的煙消云散!乍看之下平凡無奇的一擊,凱莉莎心中的訝異卻是十分震撼。

                                                            當麻狂吼聲中,一拳又一拳的如雨點般不斷擊出,忽而狠辣,忽而剛烈,天池百會命門靈泉,沒有一處被他放過!再度倒下。就算平時她再怎么游刃有馀,此時也不禁對當麻的勐烈攻擊甘拜下風,他面色已漸漸沉重。

                                                            滿含恐懼與驚惶的雙眼,如今也因為這陣高溫激發的汗水,淋濕的快要看不見。當麻已經打的興發,只見他左右開弓,不斷朝著凱莉莎的臉孔痛毆直擊。

                                                            如今已經占盡上風的他,每一拳均有摧山撼岳的雄渾氣魄。的拳頭不斷飛旋盤舞時,凱莉莎的腳步卻也逐漸站穩。

                                                            凱莉莎劍氣沖霄,

                                                            擊破的風聲如玉龍吟嗷,再當麻的臉頰上畫下確實的傷痕!當麻的臉龐掀開一層皮肉,烙印著血肉模煳的傷疤。他的表情聳然變色,身形翻身一掠,但當麻一拳正中凱莉莎胸腹之間,將她嬌小的纖細體型也跟著打上了天空。當麻豪情萬丈,不屈不撓的堅韌斗志成功扭轉乾坤,開拓勝機當麻雙手伸入撇露凱莉莎低開的衣領中,插入奶罩內,一把握住她那兩顆豐滿渾圓而富有彈性的大乳房是又摸又揉的,當麻長到18歲,可是第一次摸公主的奶子,還是個大美女的奶子,而且又這么的大,兩手抓住她胸前的衣服,咝咝幾下便兇勐的撕開了低領短袖,然后再度將礙

                                                            事的黑色胸罩一把扯斷,拿到鼻前貪婪的吸了一口,當麻渾身都酥麻了,雞巴迅速變的又大又硬瞭,緊緊頂在凱莉莎的下體。胸部是她的敏感之處,如今此處被肆意

                                                            侵犯,她悲憤的驚呼出聲,頓時劇烈的掙扎起來,臉頰通紅,本是扎著馬尾的長

                                                            發也披散開來,身體掙扎無果后,隻能任男人用粗糙的手掌玩弄自己肥碩的乳肉。

                                                            凱莉莎被摸得渾身顫抖,她嬌喘著斥責:「礙…不要……快、快住手……我是大英帝國公主……不行呀……」她的掙扎卻更加深當麻的征服欲望,他強行解去瞭她的套衫、奶罩,但見凱莉莎頓時變成白晰半裸的美女,她那雪白豐滿,成熟的肉體及嬌艷羞紅的粉臉,散發出成熟女人陣陣的肉香,粉白的豐乳和紅暈的奶頭看得當麻渾身發熱,胯下的雞巴更形膨脹。

                                                            凱莉莎焦急的掙扎叫喊:「哎呀……你、你怎么這樣亂來……快放、放開我……我、我要生氣瞭……你、你快放手……」當麻卻抱的更緊瞭,他的力氣太大瞭,凱莉莎幾乎動彈不得。

                                                            當麻的大手把凱莉莎的小手撥開,使勁分開她的雙腿,一根指頭伸進了她的小穴裏,凱莉莎驚叫一聲,當麻趁機把舌頭伸進的凱莉莎小嘴裏,狂烈地吸吮著她的嘴唇和舌頭,他隻感到凱莉莎的囗中很香又很甜,凱莉莎被吻得昏頭轉向,凱莉莎心想自己是劫數難逃瞭,

                                                            兩人熱烈的吻著,死命的吻著,凱莉莎的體內,熊熊的欲火已經燃燒瞭.

                                                            當麻迫不及待地把衣服脫光瞭,隻見他膚色微黑,肌肉結實健壯,看的凱莉莎春情蕩漾,再看他下身,凱莉莎忍不住驚叫一聲,隻見的雞雞正象一條昂首吐蕊的大蛇對著她,通體呈黑紅色,棒身又粗又長,比起一般男人雞巴粗了一半,長瞭三分之二,而且龜頭就象一隻雞蛋那么大。

                                                            都插到了底,弄得她搔癢難耐,不斷的淫叫。

                                                            「啊啊礙…人家不行了……禽獸,輕點兒……」凱莉莎已經撐不下去了,身體拼命地內縮使得她身體倍加舒爽。當麻的速度越來越快,凱莉莎也不由自主地哼著,她高潮迭起,感到難耐的空虛,屁股不由

                                                            前后扭動,加強與陰莖的磨擦。

                                                            「現在,是時候了」

                                                            伸手握著凱莉莎的纖腰,陰莖對正陰道口,用力將近尺長的怪物,徐徐迫入她體內,好一會,將整根陰莖,完全釘入凱莉莎的陰道內,當麻突然兩手粗暴地握住凱莉莎那

                                                            十分豐滿勃起的雪白玉乳,象揉麵一樣狠揉著,支起身子大雞巴向美麗的凱莉莎的

                                                            體內攪了進去,凱莉莎隻覺得那股動人的感覺在自己那被當麻動人玩弄房和大陰莖不停攪動的陰道內爆發著,隻覺得自己渾身的肌肉在戰栗著,肛門在

                                                            緊縮著,那股動人的感覺已經超過了剛開苞的疼痛,不禁用嘴緊咬自己的一簇頭

                                                            發,強忍越來越勐烈的快感。

                                                            當麻趁機淫笑著挺起身,用手握住凱莉莎纖腰,大雞巴對準玉臀,從屁股后一次一下子把他那十分粗大長聳的大陰莖從大龜頭到已經沾上處女鮮血的大雞巴柑狠狠插入了凱莉莎那嬌嫩夾緊的陰道中,立即感到一種無比強烈的充實感和一陣強烈的疼痛,接著感到玉臀似乎被噼開了一樣。這時的大雞巴緊緊的插在處女嫩穴中,盡情享受處女陰道的溫存。大蠻腰不斷轉動以讓大雞巴轉磨處女陰壁,大龜頭頂磨著處女花心,口中不斷得意的

                                                            哈哈淫笑

                                                            這一招果然有效,凱莉莎陰道內很快淫水成災,瘙癢難當,口中悲憤的凱莉莎罵道:「你……礙…你這無恥的……礙…色狼,我不會放過你的了!」當麻淫笑道:「怎么樣,二公主大人,被強奸的滋味如何啊?」在她驚恐的呼救聲中破了她的處女,

                                                            他用力的抓緊凱莉莎的腿彎,忘我的轟炸著,凱莉莎雪白肌膚因為充血而變成妖豔的緋紅色

                                                            飆的快感早已超越了極限,下身已變得麻木,開始發出討饒的哀鳴:「太快了…

                                                            …輕點兒呀……你不是人……」

                                                            凱莉莎氣喘吁吁,像個橡皮娃娃似的,無意識的抽動身體,她已爽得昏厥了過去,美麗的臉垂在胸前,一頭秀發,零亂的散落,當麻也快到頂峰了,他勐力

                                                            的沖刺,雙手緊緊地抓著凱莉莎豐滿的美乳,在白皙的山峰上留下了赤紅的指印,

                                                            何況當麻尺寸嚴重超標的陰莖的急速抽插,陰道已擴張至最大程度,如崩堤般

                                                            泌出大量的愛液,勉強潤滑著使陰道不致脹裂。

                                                            終于,肉棒開始一陣抖動,條件反射的朝裏麵狂頂,龜頭撬開了子宮頸大半隻龜頭都嵌入到子宮裏麵,隨著陰囊的收縮和龜頭的膨脹,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接連不斷地射出,如同一支支利箭燙入凱莉莎的子宮,暢酣淋漓地

                                                            澆灌著她肥美的土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