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宫剧变
                                                          魔宫剧变

                                                          魔宫剧变

                                                          魔?#25293;?#22788;分坛,众魔徒脸上皆露出极度惶恐之色。

                                                            「你……你到底是谁?胆敢与魔门作对!」其中一人问道,浑身却在瑟瑟发抖。

                                                            十丈外,有位手持长剑的男子缓?#34121;?#34892;,朝着众魔徒?#27426;?#38752;近。男子的身上遍布血迹,他微闭着双眼,看不出任何悲喜,但身上却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

                                                            ?#19997;?#30340;男子犹如一尊来自修罗地狱的杀神,不到半个时?#21073;?#20415;已有百人成为其剑下亡魂。

                                                            ?#26412;?#31163;众魔徒不足数丈之时,男子忽然睁开双眼,骤然间杀气暴涨,手中长剑嗡嗡作响,无形的剑意围绕着剑身缓缓盘旋。

                                                            众人见状,只得强压住心头的恐惧,颤抖着身体,全神戒备,警惕着眼前的男子。

                                                            「大家一起上,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们亡。」其中一人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大声喊道。

                                                            ?#24178;保。 ?br />
                                                            众人闻言后,齐声呐喊,挥舞着手中刀剑,朝?#25293;?#23376;冲杀而去。他们皆知此时?#19997;?#24050;然没有退路,只有除掉眼前的杀神,方能博得一线生机。

                                                            与此同时,男?#26377;?#21183;而动,身形疾闪,顿时便刮起一阵劲风,呼啸而过,冲入人群。

                                                            剑光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叫连连。片刻之后,被血液染红的地面上遍布着残肢断臂,如同人间炼狱,恐怖至极……

                                                            三日后,盟主府密室?#23567;?br />
                                                            「什么?你是说韩萧三日之间,灭掉了魔门六处分坛?」陆平面露惊讶之色,他心中十分不解,韩萧这是要干吗?莫不是疯了?还是被自己与沐然之事刺激到了?

                                                            ?#37117;?#24494;微点头道:「魔门损失惨重,恐将惊动魔主,况且无禅和尚多日未返回魔门总坛,他若是起了?#23578;模?#21183;必会对我们的计划不利。」陆平思虑许久后,沉声道:「嗯,看来我们的计划需要提前。宇文明从无禅的?#19988;?#20013;探知,煞罗至今仍未恢复肉身,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三成,以我们三人合力,定将他除之。」

                                                            「那我们?#38382;?#21160;手?」

                                                            ?#37117;?#34429;知魔主实力深不可测,此事不宜仓促鲁莽,?#27426;?#19968;想起十五年前的血海深仇,心中竟?#34892;?#35768;期待这一刻的来临。

                                                            ————————————————————————————两日后,魔门总坛内殿。

                                                            「启禀魔主,属下幸不辱命,终于带回了玄阴珠。?#20272;都?#24685;敬地站在内殿密室外,取出一个紧致的小木?#23567;?br />
                                                            「哦?玄阴珠!哈哈哈……好,辛苦?#37117;?#21496;了。」密室的石门忽然打开,一团黑气飘逸而出,黑气凭空变换成不同的形态,随后渐渐凝聚成一个高大而模糊的黑色人影。

                                                            ?#37117;?#25163;中的小木盒缓缓升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控,朝着黑影方向凌空飞去。

                                                            当小木盒打开之后,一颗冒着寒气的翠绿色玉珠破盒而出,?#24067;?#20415;使整个内殿?#38706;?#39588;降,黑影人随即伸手握住了玄阴珠。

                                                            「哈哈哈……玄阴珠,果然是玄阴珠。」

                                                            黑影人似乎颇为激动,他迫不及待的便将玄阴珠一口吞噬,随后人影又逐渐变成一团黑气,与玄阴珠的白色寒气?#24674;?#22312;一起。

                                                            「玄阴珠的至阴至寒之气,在修复本座的元神,当年那贱人的一剑之威,足足重创了本座百年,待本座肉身恢复之时,便是寒月宫覆灭之日,到时定要让那贱人的徒子徒孙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内殿之?#26657;?#20196;人?#32531;?#32780;栗。

                                                            「属下在此提前恭贺魔主,早日痊愈。?#20272;都?#24403;即附和道,嘴角却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诡黠笑意。

                                                            半刻钟后,仍在吸取寒气的煞罗忽然发?#33267;?#24322;样。

                                                            「嗯?怎么回事?我的内力在消失。」

                                                            那团漂浮在空中的黑气?#21482;?#22797;成模糊的人影状,?#27426;?#30333;色的玄阴寒气却也随之消失殆尽。

                                                            与此同时,凝聚黑影的那些黑气在渐渐溃散,似乎是由于力量不足所致。

                                                            「?#37117;?#21496;,你竟敢背叛本座。」煞罗质问道。

                                                            「哼!魔头,当年你灭我百花谷满门,又利用了我整整十五年,毁了我的一?#26657;说?#34880;海深仇不共戴天,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呵呵……原来如此,你竟然恢复了?#19988;洌?#25105;倒是小瞧于你……如?#19997;?#26469;,无禅已被你所杀?」

                                                            黑影虽仍在?#27426;侠?#25955;,力量亦?#27426;?#20943;弱,但煞罗却并无丝毫惧意。

                                                            「没错,那和?#24418;以?#24050;送他去见了佛祖,如今你已是孤身一人,而刚?#25293;强擰?#29572;阴珠』正在化解你的内力。」

                                                            「哈哈哈……?#37117;?#21496;,你以为凭这点小手段,便能杀掉本座吗?」煞罗不以为意的笑道。

                                                            「不试试又如何知道!」话音刚落,?#37117;?#20415;运起内力,率先出手。

                                                            只见?#37117;?#30340;周身?#24067;?#39128;起无数的花瓣与绿叶,环绕在空中盘旋飞舞,『幻叶飞花』乃是百花谷的至高武学,以速度见长,被攻击者避无?#26432;堋?br />
                                                            ?#37117;?#29577;臂一挥,数之不尽的花?#25238;?#26102;化作利刃飞刀,如同骤雨一般齐齐射向黑影。

                                                            ?#27426;本?#31163;黑影不足一尺之时,所有的花叶皆止步于黑影身前,再难寸进分毫。

                                                            瞬息之后,花叶的攻势骤然出现异变,一股强劲的力量将花叶反弹,改变了攻势的方向,朝着?#37117;?#30142;射而去,这?#38378;?#37327;比之方才还要强盛几分,以?#37117;?#30340;实力恐难以?#38047;?br />
                                                            就在这时,有两道巨大的掌印出现在?#37117;?#36523;前,挡住了花叶反击的攻势。当两?#38378;?#37327;碰撞的?#24067;洌?#20135;生了滔天的气浪,将?#37117;?#19982;黑影以及刚刚现身的陆平一同振退。

                                                            当黑影仍未止住退势之际,却有数道凌厉的剑光闪现,紧随着剑光之后,一个美丽的身影飘?#27426;?#33267;。

                                                            前两道剑光?#32531;?#24433;匆忙的?#38047;?#20303;,而第三道剑光却正中黑影的胸口,黑影随即发出一声低沉的?#21254;鰨?#20284;乎?#35828;?#20102;要害,紧接着第四道、第五道剑光接踵而至……

                                                            由于内力?#27426;?#19979;降,匆忙之下,黑影已是疲于应付,很快便?#38047;?#19981;住这连绵不绝的剑气侵袭。

                                                            陆平见黑影节节败退,他心中大喜,却也不敢懈怠,当即再轰出数掌,配合着沐然的剑势,一鼓作气,彻底将黑影击溃,直至完全溃散……没想到这次的行动会如此顺利,连寒月宫第一代宫主都没能消灭的魔主,竟被他们三人联手击杀。

                                                            「雪儿,你怎么样?」陆平当?#32431;?#36817;沐然,关切地问道。

                                                            为了使两人的关系愈加亲密,陆平自两日前便不再称呼沐然姑娘,而是?#34987;?#22905;雪儿。沐然初时亦是?#34892;?#19981;适,每一次听到陆平唤她雪儿之时,都会情不自禁的念起韩萧,心头的刺痛感犹在,但沐然也并?#32431;?#25298;陆?#34121;运?#30340;称呼,两日下来,如今已是逐渐?#34892;?#36866;应了。

                                                            「我没事。」沐然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令人如沐春风。

                                                            三人的脸上皆是流露出喜悦之色,对于?#37117;?#19982;沐?#27426;?#35328;,惨遭灭门的血海深仇?#19997;?#32456;于得报,对于陆?#34121;?#35328;,这世间从此再也无人能威胁到他,他将冠绝群雄、天?#38706;?#23562;,受世人敬仰。

                                                            「嚯嚯嚯……你们这些蝼蚁,竟敢暗算本座,毁了本座的化身,决不可?#20035;。?#26412;座今日要吸干你们的内力,炼化你们的肉身,让你们受尽折磨而死,哈哈哈……」

                                                            就在三人沉浸在喜悦之中时,密室内忽然传出阵阵浑厚的笑声,这些笑声?#24615;?#21547;着侵扰心神的魔功,令陆平、沐然、?#37117;?#19977;人一阵头?#25991;?#30505;。

                                                            ?#37117;?#23454;力稍弱,嘴角已然溢出一丝鲜血,险些便栽倒在地。而沐然在疏于防备之下,亦是?#34892;?#38590;以站稳,美丽的俏脸上露出?#32431;?#30340;神情。只?#26032;?#24179;的实力最强,他的六阳体丹田异常庞大,以强劲的内力,?#38047;?#20303;了笑声的侵袭。

                                                            陆平双掌?#24822;В?#25745;起一道红色的真气屏障,将沐然与?#37117;?#19968;同护在屏障内,魔音终于被阻隔在屏障外,三人顿觉轻?#38378;?#35768;多。

                                                            「雪儿,你没事吧?」

                                                            陆平一边运起庞大的内力,维持着真气屏障,同时满含关切的眼神看向沐然。

                                                            「我没事……陆公子,小?#27169;。 ?br />
                                                            沐然正要回应陆平之时,却见密室中飞射出一刻漆黑的珠子,朝着三人的方向攻袭而来。

                                                            ?#24378;?#40657;色的魔珠,以极快的速度?#19978;?#36807;来,陆平急忙将内力运行到极致,在第一道真气屏障外,又撑起一道屏障。

                                                            ?#27426;?#24403;魔珠?#19981;?#21040;屏障时,第一道真气屏障?#24067;?#34987;击溃,陆平脸色骤然?#22253;住?br />
                                                            魔珠击溃第一道屏障后,紧接着又撞上第二道屏障,这一次总算没有被?#24067;?#20987;溃。

                                                            魔珠停留在真气屏障外,剧烈地颤动着,随后快速地旋转起来,产生了大量的黑气,这些黑气又尽数被魔珠吸收,魔珠的颜色变的愈加黑暗,其?#24615;?#21547;的力?#24656;?#28982;暴涨。

                                                            随着魔珠的力量?#27426;?#22686;强,真气屏障出?#33267;?#35010;痕,陆平渐渐?#34892;?#25903;撑不住,双掌剧烈颤抖着,脸色愈发?#22253;住?br />
                                                            沐然见状,心中暗?#24213;?#24613;,她赶紧将双手抵于陆平背后,运起寒月决的内力,源源?#27426;?#30340;将真气输送至陆平体内,欲助陆平一臂之力。

                                                            与此同时,?#37117;?#20063;强行压制住内伤,将自己的真气传输至陆平的体内。

                                                            得到沐然与?#37117;?#30340;内力相助后,陆平的内力骤然暴涨,总算维持住了这最后一道真气屏障,守住了魔珠的攻袭。

                                                            「哈哈哈……三个娃娃实力不弱,竟能?#38047;?#20303;本座的?#20037;?#39764;珠,倒是令本座刮目相看……这样也好,你们浑厚的内力对本座而言,是绝佳的灵丹妙药,?#20219;?#21462;了你们的内力后,本座的伤势或许可以再恢复两成,哈哈哈……」话音刚落,魔珠?#24615;?#27425;飘出大量的黑气,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影。

                                                            黑影双掌一合,于掌心之间生出一把漆黑的魔刀,足有百米之巨,刀身?#27426;?#30424;旋着黑气,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刀吟雷啸之声,犹如灭世魔刀,只观其气势,便足以令人丧胆。

                                                            沐然三人看着头顶上方?#27426;?#22312;凝?#24213;?#22823;的巨形魔刀,皆是暗暗心惊,一时之间却又无计可施。

                                                            几息之后,黑色魔刀已然完全凝聚成实,黑影双臂一沉,自虚空之上的巨形魔刀骤然劈砍而下,伴随着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虽是刀身巨大,但劈砍的速?#28909;?#26159;极快,只在眨眼之间,巨大的?#24230;?#20415;劈在了屏障上。

                                                            ?#26412;?#24418;魔刀劈?#25345;?#23631;障上时,发出一声巨响,顿时便地动山摇,滔天的气浪将宏大的内殿振塌掉大半。

                                                            「噗……」

                                                            沐然、陆平与?#37117;?#19977;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真气屏障?#19997;?#24050;是遍布裂痕,随时都可能破碎溃散。

                                                            ?#27426;前?#24040;型魔刀在一击结束之后,并未停止攻势,很快刀起刀落再一?#38395;?#30733;而下。

                                                            看着头顶上方黑压压的巨形刀影急速下落,三人皆知此次再难?#38047;?#21482;得各自咬紧牙关,将浑身的真气突破到极致,不惜?#26408;?#20025;田内力,极尽加固屏障的防御。

                                                            魔刀落下之后,又是一声巨响,整个魔门内殿已被狂暴肆虐的气浪彻底振塌,残?#34121;?#22721;触目惊?#27169;?#32780;那一道由真气凝结而成的屏障,?#19997;?#32456;是?#38047;?#19981;住,被魔刀劈?#25345;?#25903;离破碎,完全溃散。

                                                            三人又是吐出大口的鲜血,?#37117;?#30452;接昏倒在地,不省人事。沐然则是无?#20995;?#24369;的瘫坐于地上,脸色?#22253;?#30340;喘息着。只?#26032;?#24179;仍是站立在两人的身前,但亦是浑身颤抖,身形摇摇?#20301;危?#38543;时可能倒下。

                                                            ?#19997;?#30340;陆平双手朝上,结成两个巨大的掌印,双?#24179;?#32039;地夹住落下的魔刀,吃力的往上支撑着,以免魔?#23545;?#33853;下来。

                                                            「嘿嘿……小?#19968;錚?#31455;能独自挡住本座的魔刀……嗯?你体内有无禅的内力,他的内力被你吸取了?」煞罗的言语中似乎带有一丝怒意。

                                                            无禅和尚自从被煞罗控制了心智后,这些年一直伴随在煞罗身旁,每隔一年半载,煞罗便会吸取无禅和尚大量的内力,而无禅的任务就是?#27426;?#30340;恢?#21050;?#21319;自身内力,而后再源源?#27426;?#22320;将自身的内力提供给煞罗吸取,助煞罗加快恢复伤势。

                                                            如今得知无禅的一身修为竟被他人吸取,不禁?#34892;?#24700;怒。

                                                            「如此也好,?#28909;?#20320;吸取了无禅的内力,那本座便从你身上再吸取回来。」陆平听闻后,心下暗?#24213;?#24613;,他深知自己的实力比之煞罗仍是相差甚远。眼下自己?#26408;?#20869;力才堪堪挡住这一击魔刀,已是极为勉强,若?#24039;?#32599;再次发力,自己再难?#38047;?#24517;然遭受重创,当一身的内力被煞罗吸取后,自己也将必死无疑。

                                                            此时?#19997;蹋?#38470;平不禁极为后悔这次仓促的灭魔行动,他低估了魔主煞罗的实力,他不想命绝于此,他还要独霸天下,享尽这世间的一切名利与权势,他还没有彻底得到沐然,可是这一切只有活着才有可能,若是死了那一切便都结束了。

                                                            就在陆平心中犹豫着是否要向煞罗求?#27169;?#29022;罗又能否饶过他之时。

                                                            魔?#23545;?#19968;次刀起刀落,恐怖的刀势扑面而来,无穷的压迫?#26657;?#20196;他难以喘息。

                                                            陆平已然没有机会开口求饶了,眼下唯一的办法,便是?#26408;?#20025;田中仅剩的内力,躲开这一击,?#32531;?#24555;速逃离?#35828;亍?br />
                                                            但他若是独自逃离,沐然与?#37117;?#24517;然将亡于魔刀之下,一想起沐然那妙曼的身姿,倾城的容颜,心中虽是极为不舍,可眼下却顾不得这些了,美人虽好,但也得有命享用,当即便决定躲开魔刀,舍弃沐然与?#37117;В?#29420;自逃离?#35828;亍?br />
                                                            「陆公子,沐然来助你!」

                                                            就在陆平准备躲开之际,只见一道剑光自他身后急速掠过,朝着黑影疾袭而去,长剑之上青光大盛,数?#29436;?#27969;之气缠绕于剑身,?#27426;现?#38271;着剑势的提升。

                                                            沐然撑着虚弱的身体,?#26408;?#26368;后一丝真气,将寒月诀运转到极致。

                                                            由于煞罗?#19997;?#30095;于防备,未能料到已受重创的沐然还能发出致命一击,黑影?#24067;?#34987;长剑击?#26657;?#39039;时身形溃散,化作一团黑气,而?#21069;?#24040;形魔刀亦随之消散,压迫感骤然消失。

                                                            陆平见状,心下大喜,转身便抱起沐然,便要逃离?#35828;兀?#33267;于?#37117;В?#20182;已照顾不上,能救下沐然已属万幸。

                                                            「嚯嚯嚯!!!想逃?没那么容易,本座要吸干你们的内力!」那团黑气又重新凝聚成黑色的人影。

                                                            压迫感扑面而来,陆平感到寸步难行。

                                                            煞罗并未立刻吸取他们的内力,而是兴奋道:「小姑娘,你修炼的可是寒月玄功?本座还感应到一丝玄阴珠的气息,莫非你便是那贱人的命定之人?若真如此,?#24378;?#30495;是太巧了,哈哈哈……」

                                                            狂暴的笑声如潮水般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陆平与沐?#27426;?#20154;顿觉头?#25991;?#30505;,片刻之后,两人一同瘫倒在地,脸上露出?#32431;?#30340;神情。

                                                            与此同时,两人发现体内的真元在?#27426;?#27969;失,煞罗开始吸取他们的内力了。

                                                            『看来我陆平?#38381;?#35201;命绝与此了,真是不?#24066;?#21584;!』陆平绝望的在心中呐喊着。

                                                            「陆公子,对不起……是沐然连累了你……若是你我二人,此次大难不死……沐然愿与陆公子……永结白首。」看着身旁的陆?#21073;?#27792;然满含?#25954;?#30340;轻声说道。

                                                            沐然以为陆平此番会涉险来对付魔主,多半是因为她的?#20498;剩?#20026;了助她报天凌山庄灭门之仇,才导致如今一同身陷于绝?#24120;?#22905;因此深感愧疚。

                                                            沐然也明白,今日定然在劫难逃,?#19997;?#35828;出这番话,一方面是为了表露自己对陆平的情意,同时亦是为了满足陆平一直以来的心?#28014;?#21482;是沐然却不知,陆平更想要的是,在床榻上通过肉体交融的方式去达成这个心?#28014;?#38470;平听了沐然所言后,却并无应答,只是惨然一笑,心中不禁暗道: 「老?#29992;?#37117;要没了,还谈什么永结白首。』随即转念又想到: 「若真大难不死,老子非肏你个三天三?#20849;?#22815;本,定将你调?#22363;?#26368;淫荡的仙子……』「哈哈哈……好纯净的玄阴寒气,小姑娘,玄阴珠果然在你身上。」煞罗看着瘫倒在地上难以动弹的沐然,欣喜若狂的笑道。

                                                            待吸干了沐?#32531;行?#38452;寒气的内力,煞罗的元神伤势便可痊愈,届时重塑了肉身,便能恢复百年前的实力。

                                                            百年前的煞罗,即将达到超凡入魔之?#24120;?#21482;差一步便可突破凡躯成为真正的天魔,?#19978;?#24403;他修为圆满,正?#20302;?#30772;之际,偏偏?#32531;?#26376;宫的第一代宫主一剑重创,若非他在?#20973;?#20043;时,已修得元神之力,不惜舍弃了肉身,方?#21734;?#36807;那致命一剑……

                                                            就在沐然与陆平绝望之时,于远处的虚空?#26657;?#24573;然出现一道耀眼的白光,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朝着魔门内殿上空疾飞而来。

                                                            ?#21038;?#24453;白光靠近,内殿之上的万里晴空忽然风云骤变,原本飘散在天空各处的?#33258;疲丝?#27491;一同朝着内殿上?#31449;?#38598;,连绵的?#33258;平?#25104;云群,在狂风气浪的呼啸?#26657;欢?#20110;空中飞舞盘旋,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白色漩?#23567;?br />
                                                            当那道白光没入云群后,自云群凝聚而成的漩涡?#26657;?#24778;现出一柄千丈之巨的白色云剑,朝着内殿方向俯冲而下,气势如虹。

                                                            煞罗见天上如此巨变,感受到浩然磅礴的圣洁之气?#30772;?#32780;来,知道有高人出现,心惊之余不敢有丝毫懈怠,当即停止了吸取沐然三人的内力。

                                                            大量的黑气冲出内殿,于内殿上空结成六道防御屏障,煞罗手中的魔刀重新显现,全力戒备着强敌的到来。

                                                            ?#29976;?#29238;,是师?#28014;?#38470;公子,我们有救了。」沐然感应到?#27515;?#20957;月的气息,随?#32431;?#30528;陆?#21073;?#21916;极而泣。

                                                            陆平自然也觉察到内殿上空的异变,而煞罗突然停?#21038;?#21462;他们的内力,转而一副全神戒备的样子,他已然猜到有极其强悍的高人出现,只是不知是何方高人,竟能够令堂堂魔门的魔主显出如此紧张之态。

                                                            ?#19997;?#21548;闻沐然所言,终于了然,?#27426;?#24515;中却也无?#26085;鷙常?#20182;虽知寒月宫的宫主乃是绝世高人,但一直以为只是比沐然强上几分罢了,自己在吸取了无禅和尚的内力后,应当不弱于她了,如今看来,他与寒月宫宫主的实力仍是天地之差。

                                                            「雪儿,令师尊可能胜过这魔头?」

                                                            虽是震惊于冷凝月的绝强实力,但陆平心中仍是?#34892;?#38544;忧,万一连沐然的师父都无法胜过这魔头,那岂非又?#24378;?#27426;喜一场?

                                                            ?#29976;?#29238;她修为通天,实力远超于我,沐然相信师?#28014;!?#27792;然?#20102;?#29255;刻后,目光坚定的说道。

                                                            其?#28857;?#28982;亦不知冷凝月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又能否胜过魔头。只是从小到大,冷凝月在她的心?#26657;?#19968;直便是无所不能的高大形象,故而她绝不相信师父会不敌于魔头。

                                                            就在陆平与沐然议论之际,天空之上的千丈云剑一连击溃了三道黑气屏障,万里晴空骤然出现电闪雷鸣,震天动地、响?#20849;?#31353;,无边的气浪成排?#38477;?#28023;之势,向四周汹涌扩散……

                                                            煞罗承受到巨大的压迫力,飘浮在虚空中的黑影连连?#20262;梗?#20182;未料到,天上那人的实力竟如此之强,只此一击便破掉他三道防御屏障。

                                                            沐然与陆平见方才一击之间,煞罗便落入下风,皆是心中大喜。

                                                            几息之后,又是一道黑气屏障被千丈云剑攻破,若?#24039;?#32599;只是元神之态,怕是要吐出几口老血来压压惊。

                                                            ?#19997;?#19981;禁在心中暗骂『到底是哪个老变态,实力如?#19997;?#24598;。』感受到敌强我弱,煞罗一声呼喝,?#24378;?#40657;色魔珠立刻飞入黑影的体内,顿时黑影身上的黑气大盛,同时内殿上空,那最后两道防御屏障的力量亦在?#27426;?#22686;强。

                                                            「来者何人?为何袭扰本座?」煞罗朝天发问。

                                                            「我乃寒月宫第五任宫主,冷凝月。」?#30041;料?#38899;清冷圣洁,悠悠入耳似天籁般动听,令人听后宛若身在云?#24661;?br />
                                                            「寒月宫!还?#38381;?#26159;冤家路窄啊。」可煞罗却无?#30007;?#36175;这?#30041;料?#38899;,而是咬?#29436;?#40831;道。

                                                            没想到来人竟是寒月宫的现任宫主,煞罗心知今日定是难以善了,想起百年前那一剑之仇,当即怒意难抑。

                                                            ?#24178;?#32599;,百年前你肆意荼毒苍生,残害?#24615;?#27494;林,致使生灵?#21051;俊?#24403;年师祖守正除魔,被你?#30007;?#36867;?#30505;?#24471;以苟活百年已属万幸。若你一?#38381;?#20239;不出,我亦不愿多管,只是今日你伤我?#34121;?#21364;是逼?#39029;?#25163;为武林除害。」「哼!寒月宫的贱人,你当本座是?#36816;?#30340;吗?那便?#32431;?#20170;日鹿死谁手!」煞罗一声怒吼,内殿上空的防御屏障骤然消失,他将真气全力灌输于魔刀之上,顿时魔刀气势暴涨。随即煞罗双臂一挥,一道巨大的刀光,朝着天上的云剑攻袭而去。同时魔刀亦脱手而出,紧着随刀光之后,一同疾冲而上。

                                                            一声巨响之后,刀光划过剑尖,强大的攻击力,令千丈云剑出?#33267;?#19968;丝溃散,原本尖锐而锋芒的剑尖已然被击溃了一截。

                                                            在刀光之后,却仍有一柄?#27426;?#22766;大的魔刀,紧随而至,比之先前刀光的攻势犹要强盛数倍。

                                                            当锋利的?#37117;?#25758;上云剑后,云剑连连溃散,?#27426;?#26102;,千丈云剑便被击溃过半,剑势骤减。

                                                            煞罗见自己终于占得上风,当即信心大增,便想要一鼓作气,一举挫败冷凝月。

                                                            正在下方观战的沐然与陆平见状,?#22253;?#26263;心忧,若是连寒月宫宫主都不敌这魔头,那世间便无人可敌了,他们也将必死无疑。而沐然则更担心师父的安危,?#19978;?#20182;俩?#19997;?#24050;然内力?#26408;。?#19988;又身受重伤,固然?#34892;?#30456;助,却已无力而为。

                                                            就在二人满心忧虑之际,忽?#24822;?#35265;天上传来道道仙音,片刻之后,只觉天地之间充满着浩然圣洁之气。

                                                            「寒月之诀、覆映吾身、浩然圣气、邪魔亡魂……」话音刚落,自云层中涌现出一?#29436;?#33394;的光芒,朝着残缺的云剑盘旋而去,只见方才还是破败不堪的云剑,瞬息之间便凝聚成?#20572;?#38543;即一柄完整的千丈云剑重新呈现,且剑身覆盖着一层青流之气,青光万丈,浩瀚剑气,势不可挡。

                                                            这?#24039;?#32599;第二次感受到深深的危机,前一次已是百年之前,没承想今日会再一次面临生死困境。

                                                            千丈云剑的气势愈发强劲,而魔刀开?#30142;欢?#36133;退,煞罗几乎?#26408;?#20102;百年来储存于魔珠中的内力,却仍是无力扭转颓势。

                                                            魔刀剧烈颤抖,黑影逐渐溃散,刀剑相持了一刻钟后,轰然一声巨响,在万丈高空?#26657;?#20113;剑与魔刀一同溃散于无形。

                                                            当刀剑消散之际,一道白色剑光冲出云层,直袭黑影。

                                                            黑影被剑光击中后,顿时惨叫连连,几息之后黑影消散,只余一颗黑色的魔珠朝着地面?#23396;?#32780;下。

                                                            而剑光在穿过黑影后,落在内殿之中插于地面,这一柄通体晶莹如玉的长剑,看似平平无奇,却令煞罗身形溃散。

                                                            ?#29976;?#29238;!」沐然臻首轻抬,双眸含泪,凝望?#25293;?#36947;缓缓降落的美丽身影。

                                                            陆平顺着沐然的目光抬头仰望,只觉心神一阵激荡,这?#30424;?#29572;女般的美丽女子,竟是沐然的师父?

                                                            陆平一直以为沐然的师父是位隐世高人、武林前辈,至少也应该是中年女子,却不想寒月宫的宫主看上去如此年轻美丽,方才只闻其声便令人?#26576;?#31070;往,?#19997;?#19968;见仙姿玉容更是惊为天人。

                                                            只见冷凝?#20081;?#34989;白衣如雪飘?#27426;?#33267;,降落在沐然身旁,?#24822;蹕复?#32039;束于腰间,更?#26376;?#22937;身姿,宛若画中仙子,肤如凝脂,容貌绝丽,不?#26432;剖印?#28165;雅高华圣洁的气质,令人为之所摄,却又不敢心生亵渎。

                                                            陆平一时之间竟?#24378;?#30340;失神,差点便在两位仙?#29992;?#21069;失态,好在此时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来,将他惊醒。

                                                            「啊啊啊!!!寒月宫的贱人,本座要与你同归于尽!!」黑影身形被击散后,煞罗的元神再次遭受重创,重新躲入魔珠之?#26657;?#20182;耗费了百年光阴,好不容易恢复了三?#26576;?#30340;伤势,如今又?#32531;?#26376;宫的贱人打回原形,他深感绝望,便想与冷凝月同归于尽。

                                                            只见魔珠开?#30142;欢?#33192;?#20572;?#28422;黑的表面出?#33267;说?#36947;裂痕。

                                                            「不好!元神自爆。雪儿,你们速速?#19997;!?br />
                                                            话音未落,冷凝月掌心一?#30130;?#39039;时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沐然、陆平与?#37117;?#19977;人推送至远处。

                                                            与此同时,黑色的魔珠朝着冷凝月疾飞而来,誓要与冷凝月同归于尽。

                                                            冷凝月立刻催动寒月诀内功,?#24067;?#32467;成一?#29436;?#24418;的真气屏障,将魔珠困于球形屏障之?#23567;?#20803;神自爆非同小可,为了安全起见,冷凝月在第一道屏障外,又一连布下数道真气屏障。

                                                            ?#19997;?#30340;魔珠已然膨胀到极限,表面遍布的裂纹触目惊心。

                                                            「哈哈哈!!!一起死吧!!」

                                                            终于在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26657;?#29022;罗的元神自爆了,恐怖的震动?#26657;?#23601;连躲在远处的沐然三人,也感到震耳欲聋、头昏目眩,体内被震至翻江倒海,浑身气血逆流……

                                                            冷凝月布下的数道真气屏障皆被震碎,只余最后一道屏障脆弱地坚守住着最后的防线,但屏障之上已是遍布裂痕,随时都可能破碎,好在元神自爆的余波在逐渐衰弱。

                                                            「噗……」

                                                            许久之后,自爆的余波完全消散,冷凝月终于?#38378;?#19968;口气,却感到丹田阵阵剧痛,顿时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脸色亦?#24067;洳园祝?#20284;乎受伤不轻。

                                                            ?#29976;?#29238;!」

                                                            沐然已恢复了少许内力,她见冷凝月受伤,当即心头一紧,轻身一跃朝着冷凝?#36335;?#21435;。

                                                            「雪儿无须忧虑,为师并无大碍,休养几日便可恢复。?#20272;?#20957;?#34385;城?#19968;笑道。

                                                            虽然冷凝?#34385;?#25551;淡写表示伤势无碍,但沐然观其嘴角流出的血迹,以及?#22253;?#30340;脸色,便断定师父受伤不轻,只不过?#24378;?#24847;淡化伤势,安慰于她罢了。

                                                            ?#29976;?#29238;,?#34121;?#40065;莽复仇,还连累您受伤……」沐然?#19997;?#23601;像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低?#25293;源?#35748;错。随?#20174;?#24819;到什么,不解地问道:?#29976;?#29238;,您是如何知晓,?#34121;?#36523;陷困境的?」

                                                            冷凝月玉臂轻抬,那柄插于地面的长剑,立刻回到手?#26657;?#38543;即说道:「这剑名曰:寒月剑,乃是百年前师祖飞升之际所留,剑上含有一丝仙元之力,一旦煞罗出现异动,它便能有所感知。今日寒月剑似有所?#26657;?#19988;?#20174;?#24378;烈,?#20234;?#23450;魔头已然现?#28291;?#21448;想到雪儿下?#21483;?#20037;,为师心有所虑,便随着寒月剑的感应寻来,好在为师及时赶到……」

                                                            陆?#30342;?#24819;跟随沐然之后一同去见见冷凝月,却在余光扫?#21448;校?#21457;现不远处有颗黑色的珠子,他捡起珠子定睛一看,心下暗惊: 「这……这不是?#24378;?#39764;珠吗?

                                                            难道煞罗没死?……要不要交给沐然的师父?』陆平心中犹豫着,当黑色的珠子握于?#20013;模?#20173;能感受到真气的涌动……他思虑之后,心中?#27426;ǎ?#20915;定带回盟主府好好研究一番,当即便将魔珠收藏了起来,?#32531;?#26397;着沐然那边快步走去。

                                                            「晚辈陆?#21073;?#35265;过前辈,多谢前辈救命之恩。」陆平朝着冷凝月,庄重地抱拳行礼。

                                                            ?#29976;?#29238;,这位是盟主府的陆公子,陆公子他为人正直,?#34121;?#26366;多次承蒙陆公子相救,此次更是不惜涉险助?#34121;?#38500;魔……」沐?#24822;咸喜?#32477;的夸赞起陆平。

                                                            「陆少侠无需多礼。?#20272;?#20957;月淡淡一笑,并未多言。

                                                            陆平却仍是微垂?#25293;源?#20182;不敢直?#21451;?#21069;的仙子,担心多看一眼便会使自?#21512;?#20837;痴迷,而导致在仙?#29992;?#21069;失态。且冷凝月的身上总有一股高华圣洁之气,令人不敢逼?#21360;?br />
                                                            「此番魔头已灭,前辈有伤在身,不易长途?#30142;ǎ?#32780;寒月宫离?#35828;?#29978;远,晚辈斗胆邀请前辈与沐然姑娘一同前往盟主府小住几日,府中尚?#34892;?#30103;伤?#23478;?#26202;辈正好借此机会,以报前辈的救命之恩。」

                                                            ?#29976;?#29238;,陆公子所言有理,您有伤在身,不如我们?#28909;?#30431;主府休养一阵?#24433;桑俊?#27792;然随?#20174;?#21644;道。

                                                            冷凝月本欲拒绝陆平的邀请,她向来喜欢清静,不喜被人打搅,但观二人的神态,心中顿时了然,她的好?#34121;?#33707;不是已与眼前的男子互生情愫了。只是令她不解的是,那个十年来令沐然一直?#30007;?#24565;念的韩萧,又是怎么回事?#24656;?#26159;?#19997;逃新?#24179;在,她亦不便多问。

                                                            冷凝?#40065;了?#33391;久后,终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三人带着仍处于昏迷中的?#37117;В?#19968;同返回了盟主府……

                                                          ?#23601;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