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淫蕩女醫生的色誘難擋
                                                          淫蕩女醫生的色誘難擋

                                                          淫蕩女醫生的色誘難擋

                                                          在山海市郊區的一間出租房中,葉寒整個人都傻傻的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盯著他的前方,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因為此刻他眼中的世界和以往他所接觸到的世界已經不同了,他的那雙眼睛竟然可以神奇的穿透墻壁,看到墻壁另一邊的景物。
                                                            “娘的,透視,竟然是透視,老子竟然可以透視了……”
                                                            床上,葉寒的眼中閃爍著猩紅色的光芒,雙拳緊握,似激動,似不安,也似一種澎湃的野心正在逐漸釋放。擁有了這種神奇的透視能力,葉寒相信,他的命運將由他自己來改寫,往后,他再也不是那個讓人瞧不起的小打工仔了,在這人海茫茫的山海市他絕對可以干出一番大事業來。
                                                            片刻后,葉寒平復了一下心緒,他低著頭摸著他脖子上掛著的一塊陰陽玉佩,這塊陰陽玉佩葉寒知道,是他尋找自己身世的唯一物件。
                                                            不過也正是這塊陰陽玉佩讓他擁有了這種神奇的透視能力,昨天葉寒為了姐姐葉輕和幾個混子打架,在這過程中,被打得渾身是血的葉寒他身體上的鮮血滲透進入到了陰陽玉佩之中,讓他開啟了陰陽法眼,左為陰,右為陽,右眼可以透視一切。
                                                            “仇老三,你們等著,這仇我一定要報,敢欺負我姐姐,我也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葉寒咬牙切齒的說道。
                                                            “啊……小寒,你醒了,太好了,都是姐姐不好,如果不是姐姐,你也不用遭受這么大的罪……”
                                                            這時,出租房外面,一個靚麗清秀的女子正抬著一碗藥走了進來,她看見坐在床上的葉寒,頓時小跑了過來抱住了他,淚眼婆娑。
                                                            葉寒拍了拍姐姐葉輕的肩膀,扶著她咧嘴笑道;“姐,你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再說了這事情也不怪你,仇老三那幾個混蛋敢欺負你,我絕對要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小寒,你沒事就好了,至于那些社會上的混子你不要再招惹他們了。”葉輕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對著葉寒道;“來,小寒,先把藥喝了,醫生說你內出血很嚴重。”
                                                            葉寒接過碗,一口氣把藥吞了下去,其實他的傷已經全部好了,不過為了讓姐姐放心,他還是乖乖的把藥給喝了下去。
                                                            “小寒,這段時間你就在家養傷,上班就不用去了。”葉輕摸了摸葉寒的頭,滿臉疼惜,父母臨終前讓自己好好照顧小弟,但是自己非但沒有讓他過上好的生活,還讓他因為自己被人欺負成這樣,想到這里,葉輕的心里就無比自責。
                                                            “好的,姐,我就在家待著,你快去上班吧,我沒事的。”葉寒對著葉輕笑了笑,不上班也好,他正好可以試一試自己的透視能力,看看能不能尋找到一條發家致富的道路出來,如果可以,那么他和姐姐葉輕就不用為生活發愁了,也不會有人再敢欺負他們。
                                                            “嗯,那你就在家不要亂跑,晚上我回來給你做飯。”葉輕走出了出租房,為了兩人的生活,朝著不遠處的工廠上班去了。
                                                            在葉輕前腳剛走,葉寒也出門了,獲得了這種神奇的透視能力,葉寒急切的想要去實驗一下,這些年和姐姐在外面奔東走西他已經受夠了那種被人看不起的眼神,受夠了欺凌,金錢,是他現在唯一的欲望。
                                                            走在大街上,望著那些絡繹不絕的車輛行人,漫步之下的葉寒來到了一處天橋下,瞪眼一看,在天橋下竟然有一處“賭攤”,一群人圍在一塊吆喝著下注了,葉寒走到外圍看了看,這賭攤的主人竟然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孩,大約十八九歲的樣子,模樣清秀,嘴上還叼著一根煙,十足的一個女痞子。
                                                            “來來來,下注咯,買大買小,買定離手!”女孩手中搖晃著一副骰子,笑瞇瞇的看著周圍的人,骰子和骰盅的撞擊聲仿佛是吸引了所有人神經,一個個開始爭先恐后的開始下注。這時,女孩已經停止搖晃骰子,一把將骰盅按在了地面上。
                                                            “我壓五百,買大,前面幾局連開大,這一把我就不信會是小。”一人臉色掙扎了下,從兜里掏出五張毛爺爺買了大,其余的人見此,也開始跟著買大,有的壓一百,有的壓兩百,也有的壓五百,只有少數一些人買了小。
                                                            很快,賭注金額已經達到了兩千多,葉寒站在邊上,集中精神,他的左眼朝著那一副骰子看了過去,而隨著葉寒集中精神,他的右眼仿佛在瞬間發生了某種變化,給似一種虛幻不定之感。
                                                            陰陽法眼,左為陰,右為陽,右眼可洞穿一切事物,所以,在葉寒右眼的觀察下,骰子里面的情況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個四,一個三,一個二,二三四,九點,小。
                                                            “真的可以透視!”見到骰盅里面的情況,葉寒激動不已,雙眼死死的盯著女孩按住的骰盅。
                                                            “呵呵,各位,那我就開了。”女孩熟練的吐出一個煙圈,神色如常,伸手快速一抬,旋即,一連竄的謾罵聲便是從周圍傳了出來。
                                                            “他娘的,二三四,九點,竟然是小,又輸了!”
                                                            “我也是啊,算了,我不玩了,才一個小時我已經輸了三千多了,回家又要被老婆罵了。”
                                                            女孩撿起十幾張鈔票,露出一對潔白的牙齒,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二三四,九點,我贏了。”
                                                            賭博繼續,接下來的時間里,葉寒穩定心緒后又看了一會兒,基本上他已經明白了這猜大小的規則,4到10為小,11到17為大,如果三顆骰子搖到一樣的數字,就是圍骰,通吃大小。
                                                            而且,通過使用陰陽法眼去觀察,葉寒也基本上摸清楚了這女孩搖骰子的規律,但也不得不說這女孩確實是一個搖骰子的高手,常人難及,可這一切在葉寒陰陽法眼的觀察下根本沒有一點作用,在高明的手段都如同虛設。
                                                            所以,眼下這一局葉寒入場了,看著女孩晃動的骰盅,葉寒咧著嘴慢悠悠的蹲了下來,神色自然,女孩見到又一個賭客入場,搖晃著骰子笑瞇瞇的問道;“帥哥,玩兩把?”
                                                            葉寒老實的點了下頭,從兜里掏出一百塊錢在女孩即將落下骰盅的時候買了大。
                                                            “買定離手咯!”一聲吆喝,女孩打開骰盅,隨后暴露在大家眼中的是一個四,一個五,一個六,四五六,十五點,大。
                                                            “娘的,怎么又開大了,早知道我繼續買大算了。”周圍的賭徒又開始紛紛謾罵了起來,一臉氣憤,有人離開,又有人加入,這一局,葉寒很低調的贏得了一百塊錢,那女孩也并未去觀察葉寒這個“賭客”的存在。
                                                            但是,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候內,只要是葉寒出手,逢買必贏,短短一個小時,他已經從一百塊錢累計到四五千塊了,周圍的賭客見到葉寒的運氣如此逆天,紛紛跟隨在他的身后,只要葉寒買什么他們就買什么,這也讓周圍的賭客們嘗到了贏錢的樂趣。
                                                            如此輕易就賺到了四五千塊,比他一個月工資還多,葉寒同樣樂翻了天,不過表面上葉寒表現的十分平常。
                                                            然而,那痞子味道十足的女孩此刻雙眸已經在噴火了,憤怒的瞪著葉寒,從這小子來到賭攤開始,她口袋里的錢,只出不進,在這樣下去,她今天就該白忙活了。
                                                            “怎么,美女,不賭了?”葉寒目光平視著女孩,那雙漆黑如墨般的眸子無比平靜,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呵呵,帥哥,運氣不錯啊,賭,怎么不賭,要不咱們兩人來賭一把大的怎么樣?”女孩身體前傾,那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甚是迷人,讓葉寒忍不住運用陰陽法眼偷看了一眼女孩身體的胸部。
                                                            我擦!這一看,葉寒那雙黑眸也變得有些不平靜了。
                                                            注意到葉寒賊眼,女孩心中的憤怒更甚,這該死的色狼,本姑奶奶今天一定要贏光你。
                                                            “喂,你到底敢不敢賭?”啪的一聲,女孩用力的拍了下骰盅,冷冷的看著葉寒,周圍賭客的目光也在兩人的身上掃視著,紛紛想看一看這運氣好到逆天的家伙和這女孩到底要怎么賭?
                                                            “呃!賭,怎么不賭。”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葉寒連忙收斂其他心思,看著女孩笑著問道;“美女,你想怎么個賭法?哥來者不拒。”
                                                            “很簡單,一把定輸贏,就賭你身上所有的錢。”女孩神色自若,高昂俯視般的看著葉寒。
                                                            第二章 趙悠悠
                                                            葉寒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邪異的笑容,周圍的賭客也都紛紛大笑了起來,目光在兩人的身上打轉,這樣的賭局才刺激精彩!
                                                            葉寒邪邪一笑,給人一種邪氣稟然之感,那邪氣的笑容再配合上那一副陽剛帥氣的面孔,仿佛可以讓任何女人沉淪其中,他看著女孩咧了咧嘴,道;“好啊,我可以接受,但是你要是輸了怎么辦?”
                                                            “你若贏了,本姑奶奶任你處置。”
                                                            “好,開始吧。”葉寒揮揮手,神色平靜,這女孩如此自信,他還真想看看對方到底有什么高超手段,旋即,在周圍賭客的注視下只見趙悠悠單手快速的拿起骰盅,隨后左掌在地面一拍,那三顆骰子彈跳而起,而趙悠悠閃電般的用骰盅將三顆骰子裝入其中靜靜的搖晃了起來,神色肅穆。
                                                            趙悠悠這一手立即讓周圍的賭客心中大呼過癮,這樣的手段平常可只有在電影中才能見到,不過趙悠悠這一手也讓周圍的賭客認識到這女孩兒確實是一個搖骰子的高手,和她對賭的少年只怕要輸定了。
                                                            葉寒漫不經心的看著他對面的女孩兒,樣子懶散,還抽出一支紅塔牌香煙慢悠悠的抽了起來,雖然他也驚異這女孩兒搖骰子的手段,不過這都不要緊,一切塵埃落定,輸的人不會是他。
                                                            見到葉寒這幅模樣,趙悠悠心中冷笑,真正的賭術高手會在對手搖骰子的那一刻便聚精會神,心無他物,像葉寒這樣的賭法,有死無生,這一局她贏定了,這該死的色胚子等著去裸奔吧。
                                                            想到這里,趙悠悠的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啪的一聲將手中晃動的骰盅倒扣在地面上,瞇著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看了葉寒一眼;“小哥哥,你可以猜了,不過你最好猜準確一點,不然在大街上裸奔可是一件很不雅觀的事情,當然,如果有人給你拍下傳到網上,那么你就是網絡紅人了,這樣算起來你也不虧,咯咯咯咯!”
                                                            聽著女孩兒的笑聲,葉寒無語的翻了翻白眼,一名賭客碰了葉寒一下,笑著說道;“小兄弟,咱們男人的臉面可就在這一把賭局上面,你可千萬不要輸了啊。”
                                                            周圍傳來一陣大笑,葉寒抽了一口香煙,緩緩吐出,笑容玩味,在那煙霧繚繞中,只聽他笑道;“咱們男人當然是要挺直了‘家伙’做人,自然不能在一個娘們面前慫了,美女,這一把我賭三個六,豹子!”
                                                            此話一出,四周皆驚,一個個剛剛還在大笑的賭客們紛紛被驚得張大了嘴巴,玩骰子的人都知道,圍骰,也就是豹子那是很難有幾率搖出來的,而在這關鍵性的一把上葉寒竟然如此大膽,這著實讓他們有些心驚,周圍也陷入了短暫的寂靜之中,紛紛注視在骰盅上面。
                                                            趙悠悠也被驚到了,俏容上的表情有些變幻不定,玉手緊扣,她自己搖的骰子她當然能感覺出來,只要不出意外,這一把三個六的幾率很大,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葉寒竟然會猜中這個點數,如果是蒙的,這運氣未免也太逆天了。
                                                            “城管來了!”
                                                            就在周圍陷入短暫安靜的時刻,一道驚呼聲突然傳出,打破了周圍的寂靜,周圍的賭客紛紛一驚,不過朝著四周望去時哪里有什么城管,可就在這騷亂的片刻間,那擺攤搖骰子的女孩兒已經快溜沒影了。
                                                            “哼,想跑,沒門。”葉寒剛才也是被趙悠悠這話給唬住了,這會兒回過神來他立馬見到已經跑到一個轉角處的趙悠悠,瞬間奔了出去,輸了,可得兌現承諾,至少把錢給他才行。
                                                            “跑了!難道她輸了?”賭客們紛紛摸不著頭腦,因為這一局怎么看葉寒都輸定了,一名賭客這時解開骰盅,浮現在他們眼前的一幕徹底震撼住了他們。
                                                            三個六,豹子,葉寒贏了!
                                                            那少年同樣是一個玩骰子的高手,而且還是高手中的高手!
                                                            人來車往的街道上,葉寒一直緊跟在趙悠悠的后面,雖然向一個女孩要錢不是一件很有風度的事情,不過眼下金錢對他來說極其重要,至于面子問題他才不會管了,咦!突然,葉寒一不留神兒那女孩竟然消失了,這讓他腳下一滯,舉目四望。
                                                            很自然的,葉寒運用上了陰陽法眼,在他右眼的觀察下,周圍過往的人群猶如白紙一張,一具具讓他險些噴血的玉體橫七豎八的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他還能清晰的看見這些身體里面血脈的流動軌跡,不過葉寒這會兒沒有心思去觀看這些迷人的風景,他的視線穿過了墻壁,很快便在一個小巷子里發現了剛才那女孩的身影,但是沒多久,那女孩兒又消失了,葉寒想繼續往前看去,不過他的陰陽法眼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再也看不到更遠的事物了。
                                                            “二十米,難道陰陽法眼只能看透二十米內的東西?”葉寒的眼中閃過一道疑惑的光芒,不過這會兒不是去深究這事情的時候,那女孩兒消失在那一條巷子里那么她絕對還沒有走遠,想到這里,葉寒加快步伐朝著那一條巷子走去。
                                                            這是一條已經有些年代的小巷,和葉寒居住的環境差不多,小巷的周圍基本上都是一些出租房,房租比較便宜,一些外地打工的人群居在這里,為生活打拼著,此刻,巷子里面還有一些小孩在嬉鬧玩耍。
                                                            葉寒走在小巷中動用陰陽法眼,片刻,他便是在一間比較普通的院子里中看到了剛才那女孩兒,一聲冷笑,葉寒朝著那一座院子走去,門沒關著,葉寒進入其中,便是看到那女孩兒正在院子中的廚房忙碌些什么,一些刺鼻的中藥味也從空氣中散發了出來。
                                                            “啊,怎么是你,你怎么跟來了?”趙悠悠端著一碗藥從廚房走出來,當看到站在院子里的葉寒時,哐當一聲,那裝滿中藥的碗直接摔碎了,她愣愣的盯著葉寒,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那閃爍不安的眸子暴露了她此刻的緊張心情。
                                                            第三章 西南王
                                                            葉寒神色平靜的看著趙悠悠,淡淡道;“愿賭服輸,這是規矩,你把錢還我,咱們各不相干。”
                                                            “哼,你一個大男人就為了這一點錢追著我一個女人而且還追到家里來了,你還是不是男人?”趙悠悠很想說句狠話嚇走葉寒,但她不敢,眼前這看似平靜的家伙讓她冥冥中感覺很恐怖,那雙平靜的眼神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悠悠,怎么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么事了?”
                                                            葉寒還沒有說話,這時屋子里面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隨后一個坐著輪椅的男人吃力的推著輪椅來到了院子中,他的目光只在葉寒的身上停留一會兒,然后便是滿臉憐愛的看著趙悠悠,仿佛葉寒在他的眼中只是一個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人,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
                                                            “哥,我哪有惹事,是這人太不要臉,對我耍詐。”男子的出現仿佛讓趙悠悠有了一些勇氣,開始顛倒黑白,一雙美目還挑釁似的看了葉寒一眼,做了個鬼臉。
                                                            葉寒沒有去理會趙悠悠,他的目光全部都放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神情戒備,這個男人給他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特別是剛才看他那一眼,雖然那一眼很平淡,但讓葉寒的心臟都跳動了一下,那是一種仿佛被野獸盯上的感覺。
                                                            趙橫天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自己的妹妹他豈會不了解,旋即他看著葉寒說道;“朋友,如果悠悠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帶她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聞言,葉寒深呼了一口氣,看著他道;“令妹在賭骰子上輸給了我,但卻不認賬,我來只是為了取回我自己應得東西而已。”
                                                            趙橫天聽見葉寒這話,那剛剛還平靜的眼神瞬間陰沉了下來,四周的空氣仿佛也在這一刻而降低了幾分:“悠悠,我對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再碰賭博,看來你把我的話完全當做耳旁風了是嗎?”
                                                            趙橫天嚴厲的看著趙悠悠,那模樣就如一個嚴厲的父親,讓得趙悠悠的身體一顫,淚水頓時流了出來,抽泣著一臉委屈,道;“哥,我只有這樣才能盡快的湊足一百萬給你治腿,醫生已經說了如果再過半年你的腿得不到治療,你這一生都別想再站起來了。”
                                                            “夠了,就算我這一生都無法再次站起,我也不會讓你再碰賭博。”趙橫天的眼中閃過一道痛苦之色,他的這條腿就是因為賭被人廢了,他不想自己的妹妹再和賭博二字沾上任何關系。
                                                            葉寒在一旁看著這對兄妹,隱約間他似乎明白了許多,趙悠悠雖然讓他感覺有些可惡,但她的舉動卻讓他很佩服,自己的姐姐不也是在為了自己的未來在不計任何代價的打拼嗎!
                                                            “你的腳筋被人挑斷了,而且……”葉寒運用陰陽法眼看了一眼趙橫天的腳,頓時發現趙橫天腳上的狀況,不過趙橫天除了腳筋被人挑斷之外,在他的小腿之中還有一團黑色的血塊狀物體,這東西阻隔了趙橫天大腿以下血脈的流動,可以說趙橫天大腿以下根本沒有一絲血液流動,完全干枯了。
                                                            聽見葉寒這話,趙橫天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芒,在輕聲抽泣的趙悠悠也停止了,紛紛目光看向他,趙橫天瞇著眼睛看著葉寒道;“小兄弟,你能看出我腿上的毛病?”
                                                            葉寒不動聲色道;“一點點而已,腳筋被挑斷不是大事,最重要的是你小腿之中的殘留物,那才是你的克星。”
                                                            聞言,趙橫天的身體一震,那精光閃爍的目光中仿佛燃起了一股希望之光,自己的腿被人廢掉而且還被下了毒這種情況一般人是無法看出的,就算去醫院都只有照X光才能看清楚,葉寒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病癥,難道葉寒能夠治療他的腿?
                                                            “大壞蛋,不是,小哥哥,你既然知道我哥哥的癥狀,那你能治好他嗎?”趙悠悠這時一臉緊張又希望的看著葉寒,連稱呼都改變了。
                                                            在兩人的注視下,葉寒淡淡道;“不知道,我沒做個這種事情,而且我也沒有這種義務去做,告辭了。”
                                                            說罷,葉寒轉身準備離去,至于那點錢,他是不準備再去要了。
                                                            “等等,小哥哥,如果你能治好我哥哥的腿,我趙悠悠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做牛做馬任你差遣,絕不反悔。”見到葉寒準備離開,趙悠悠哪里會讓他走啊,直接將他攔了下來,那修長的玉手緊抓著葉寒不放,滿臉的哀求之色,大眼睛中的淚花已經在打轉了。
                                                            葉寒將她輕輕的推開,搖搖頭道;“抱歉,這事兒我無能為力。”
                                                            “小哥哥,我求你了好不好,剛才是我不對,我愿意把剛才的錢十倍百倍的還給你,我只求你治好我哥哥,真的,我求你了……”少女眼中梨花帶淚,楚楚可人,讓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懷中呵護一番,葉寒那冰冷的心都有些動搖了,但是如果要治好趙橫天的腿,先不說能不能完全治好,他也勢必要用上陰陽法眼,這種神奇的能力他還不想被人察覺出來。
                                                            “悠悠,做人要有骨氣。”趙橫天那渾厚的聲音在葉寒的身后響起;“小兄弟,如果你能治好我的腿,我們來做一筆交易如何?”
                                                            聽見這話,葉寒轉過身來看著他,淡淡道;“你都已經這樣了,不知道你要和我做什么交易?”
                                                            趙橫天微微一笑,旋即,那平淡的眸子中綻放出逼人的精光;“如果你能治好我的腿,我可以傳你兩種絕技,外加我給你做事三年,如何?”
                                                            葉寒輕笑一聲,他看著趙橫天搖了搖頭,道;“抱歉,你的這些籌碼還打動不了我,而且,對于你的腿我真的沒有十足的把握,打擾了,告辭。”
                                                            “等等。”見到葉寒真的準備走了,趙橫天那平靜的眸子終于有些不淡定了,上天讓他遇到葉寒這個一眼就能看穿他病癥的奇人,他可不想就此錯過。
                                                            “小兄弟,你先等我把話說完在做決定不遲。”趙橫天推動著輪子來到了葉寒的身后,說道;“我要傳你的絕技絕對可以讓你過上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分別是千術和拳術,我教你的拳術是國之精粹,絕對不是那些跆拳道能比的,以一當十,甚至以一當百都不在話下,有了這兩樣東西不說讓你走遍天下,但至少在整個南方你絕對可以站穩腳跟。”
                                                            “千術,拳術,南方!”趙橫天這句話瞬間讓葉寒那顆冰冷的心變得火熱了起來,他現在擁有了陰陽法眼,不正是準備為自己的人生大干一場的時候嗎,自身擁有陰陽法眼可以透視,如果在學的厲害的千術,那么他絕對可以成為賭中之王,至于拳術,這是最讓葉寒動心的地方,如果真有如此厲害的拳術,那么他就有實力去保護姐姐不讓她受人欺負了,仇老三那些狗日的混子還算個屁啊!
                                                            一時間,葉寒的心變得火熱了起來,一股澎湃般的力量正在他的體內釋放,他猛然轉過身來看著趙橫天,眼眼神堅定的說道;“好,我同意你的交易,但是想要治好你的腿我還要準備一段時間,而且我并沒有十足的把握。”
                                                            “呵呵,我相信你可以成功。”趙橫天自信一笑,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這個少年,讓他感覺與眾不同,他的野心比當初的自己還要大!
                                                            葉寒也是一笑,他朝著趙橫天伸出手;“祝我們合作愉快,我叫葉寒。”
                                                            “我叫趙橫天。”趙橫天笑著和葉寒握手。
                                                            聽見這個名字,忽然間,葉寒的呼吸一滯,眼前這個男人難道是西南王趙橫天!
                                                            第四章 古玩一條街
                                                            走出趙橫天的院子,葉寒的心里很是不平靜,西南王趙橫天可是連他這個市井小民都聽說過的人物,在西南地區,他憑著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就打出了一個屬于他自己的天下,在西南地區,他就是絕對的王者。
                                                            不過近幾年趙橫天卻消失了,傳言有很多個版本,不過今天葉寒卻親自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人物,西南王之稱,名副其實,哪怕斷了腿的西南王,都沒人敢小覷他,那雙眼睛讓人感覺很可怕!
                                                            走出小巷后葉寒朝著自己和姐姐葉輕租房的地方走去,現在天已經快黑了,姐姐也該下班了,不過和趙橫天分別之前,趙橫天已經告訴葉寒,只要葉寒任何時候想要找他學習千術和拳術他都可以傳授,并不一定要等到葉寒為他治好腿之后在傳授他。
                                                            葉寒回到家后葉輕還沒有回來,閑來無事葉寒便翻看起了腦海中那些博大精深的知識,整理了一會之后葉寒發現陰陽玉佩傳授給他的信息共分兩種,一種是一本醫經,十分神奇,可治百病。另外一種是一種練氣之術。
                                                            醫經叫鬼谷醫經,這是鬼谷子晚年所著的一本醫書,根本沒有流傳出來,極其珍貴,鬼谷十八針號稱可活死人,肉白骨,一針天堂,一針地獄。
                                                            至于練氣之術這是一本神奇的練氣之法,有點類似氣功,但這練氣之術要比氣功高明多了,這要是放在小說電影中就是一本極其牛逼的武學秘籍,厲害非凡。
                                                            整理完腦海中這些信息之后,葉寒可謂是欣喜不已,這里面的醫書光看其中一些介紹就已經可以猜出它的厲害了,如果學習成功,說不定他就會成為一個神醫了。
                                                            想了想之后,葉寒決定先從鬼谷醫經入手,過不了多久就要給趙橫天治療斷腿,如果這期間能在鬼谷醫經中學到一些皮毛對他治療趙橫天的腿來說非常有益。鬼谷醫經的主要治療方法都在針灸上面,以針灸之術治療各種病癥,當然,如果學成了練氣之術也可以鋪助鬼谷醫經用于治療。
                                                            想要學會針灸之術就必須對人體的穴位十分了解,因為一旦下針出錯很有可能是致命的,馬虎不得,漸漸地,在葉寒閉目了解人體穴位的時候,葉輕回來了,手上還提著一些菜,都是一些大補的東西。
                                                            聽到房間外面的響動聲,葉寒推開房門看著在廚房中忙碌的姐姐他的臉上閃過一道柔和之色,他們并非親姐弟,但是卻比親姐弟還親,葉輕這些年為了他挨了多少白眼和苦楚,葉寒都記在心里,他也發誓總有一天他要讓姐姐過上人上人的生活,這是他唯一能報答姐姐的方法。
                                                            “小寒,你怎么起來了?快去躺著,姐給你買了好吃的,一會兒就好了,聽話。”葉輕從廚房出來看到葉寒靠在門邊上溫和的看著自己,頓時不高興了,這小子傷還沒好了怎么到處跑,如果她要是知道葉寒不但到處跑,還跑出去跟人賭博了不知道會怎么想!
                                                            葉寒傻笑一聲;“姐姐,不礙事了,躺在床上全身還疼的慌,起來走走也好。”
                                                            葉輕拗不過葉寒,只得點頭說道;“那好吧,不過你不許劇烈運動,老老實實站著坐著都行,我給你做了魚頭豆腐湯,等下多喝點,補氣血的。”
                                                            說完之后葉輕又回到廚房去忙活了,身姿婀娜動人,五官清秀,猶如一個賢妻良母一樣,葉寒有時間都在想如果誰娶到了他姐姐那么一定是祖上燒高香了,不得不說雖然葉輕穿著很普通,但確實很漂亮,如果再打扮一番絕對是一個極品美女。
                                                            沒過多久,飯菜上桌,葉寒笑嘻嘻的坐下,看著一桌子菜笑道;“姐姐的廚藝最好了,也不知道以后誰會有這么好的福氣能娶到姐姐。”
                                                            “盡瞎扯。”葉輕瞪了葉寒一眼;“怎么啊?這么快就想把你姐嫁出去,嫌姐管你管的煩是吧?我告訴你,姐這輩子只照顧你一個人,別想趕我走。”
                                                            “哪里啊。”葉寒趕緊賠笑道;“姐姐想照顧我一輩子我高興還來不及了,對了,姐,我那份工作你幫我辭了吧,可能最近一段時間我都不會去上班了。”
                                                            葉輕想了想,點頭道;“也好,等你身體好些了,姐再幫你重新找一個,好了,吃飯,來,多喝點湯……”
                                                            晚飯過后,夜晚漸漸來臨,葉寒躺在床上繼續了解著穴位圖,鬼谷醫經上面描繪的人體穴位圖他其實已經明白得差不多了,人的身體當中有生穴和死穴之分,以九九之數計算,共計八百多個穴位,當然,這也是因為葉寒獲得了陰陽法眼,擁有了過目不忘的本領才會學的這么快,眼下他就差使用針灸實踐了。
                                                            而且除此之外,鬼谷醫經入門必學,“以穴行針”之術葉寒也已經理解的差不多了,以穴位的運行施展手法治病,十分神奇,這樣的醫術簡直前所未聞。不過葉寒想要將鬼谷醫經學到高深之處,活死人,肉白骨的地步,這條路他還要走很久。
                                                            葉寒朝著隔壁的房間看了一眼,透過墻壁他發現葉輕已經熟睡了,呼吸均勻,不過葉寒可不敢用陰陽法眼去偷看自己的姐姐,對他來說葉輕在他心目中是最圣潔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玷污。
                                                            自己因禍得福猛然間擁有了這種神奇的能力,這件事情葉寒暫時還不想告訴葉輕,畢竟能透視一切這說出去太過玄乎了,說不定到最后葉輕反而還會擔憂他。
                                                            想著想著葉寒也就進入了夢中,一覺醒來,已經是早晨八點了,葉輕給葉寒留了早餐,一碗青菜粥和幾根油條,葉寒狼吞虎咽的吃下之后便是離開了家門,趙橫天的事情不急,他還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擁有陰陽法眼葉寒覺得他以后要走的道路并不止于趙橫天說的那些,所以,他要努力去發掘陰陽法眼的用處。
                                                            山海市的天氣顯得有些悶熱,現在正值夏季,身穿白色體恤外加休閑褲的葉寒看上去雖然寒酸了點,不過容貌也頗為俊朗,利落的短發,飛揚的劍眉,看上去朝氣勃發。
                                                            “師傅,去古玩一條街。”葉寒攔下一輛的士,朝著山海市最出名的古玩一條去行去,古玩這個行業屬于一個暴利行業,以前沒事的時候葉寒也比較關注這些,沒辦法,他也曾幻想過自己一夜暴富,古玩是最好的捷徑,不過這也要拼眼力和運氣,眼力方面葉寒已經有了最大的作弊器,至于運氣,葉寒不認為擁有陰陽法眼的他還需要這一點。
                                                            半個時辰后,葉寒來到了古玩一條街,這是一條偏向復古的街道,街頭到街尾彎曲綿延,店鋪林立,當然來這里的富人也很多,他們都想在這里淘到幾件珍藏品用于收藏,這也算很多富人共同的一點愛好了。
                                                            第五章 周允兒
                                                            葉寒沒有去那些裝飾奢華的店鋪,雖然這些店里面確實會有真品,眼力夠好就能淘到,但葉寒的身上沒有那么多錢,對他來說地攤目前是他的首選,能來到這里擺地攤的人他們都有自己的路子,有時候在這些地攤上就會出現那么一兩件真品,只要眼力好運氣佳就能淘到。
                                                            “爺爺,咱們為什么不去茗月軒?雖然在這些地攤上有時候會出現真品,不過這種幾率小的可憐,如果去茗月軒的話憑您老的眼力還怕淘不到好物件嗎?”在葉寒的前面,一名女子扶著一個老人正在漫步行走,老人每走到一個攤位前便會停駐一會兒,眼神中略微有些失望。
                                                            聽到女子這話,老人手摸著他的山羊胡子笑道;“允兒,茗月軒雖然在古玩一條街無人不知,不過誰都知道他們那里出真品的幾率很大,沒什么挑戰性,你爺爺我很想挑戰一下自己,如果能在這些次品一堆的地攤上淘到一件好物件,這樣豈不是比去茗月軒更有趣。”
                                                            女子笑道;“您老真是老了都不讓人放心,這樣玩雖然刺激,不過您老的身體可不行,醫生都說了要讓您老保持平常心態。”
                                                            “沒事,也就偶爾玩玩而已,反正我這把老骨頭只怕也沒有多少活頭了。”老人無所謂的擺擺手,對于生死看得很開,女子苦笑了一聲,只能任由老人如此。
                                                            葉寒就走在老人的身后,他的目光也在這些地攤上打量著,不過葉寒看東西可不是用平常的肉眼去看,開啟了陰陽法眼之后這些地攤上東西內部結構在他的面前暴露無遺,一些玉石玉佩根本就是玻璃物和一些鵝卵石雜合而成的,至于那些古玩字畫,瓷碗、銅鐘之類的東西更是造價低劣之物,不過一般人是很難看清楚這一點的,唯有葉寒可以一眼看穿。
                                                            “咦!”
                                                            忽然,葉寒的目光定格在他前面老人手中的一個花瓶上面,這個花瓶造型古樸,上面涂著一些圖案,有點類似農作之景,花瓶的周邊略有一些不規則的裂紋,厚重的泥土氣息也是從那花瓶上傳遞出來。就在剛才,葉寒的目光接觸到這個花瓶的時候,隱約間他貌似看到了一些古人的身影,這讓他大為驚奇,難道他的陰陽法眼還可以通過某件物品看到過去的事情?
                                                            陰陽法眼左為陰、右為陽,左眼傳聞可看到一些陰邪之物,比如鬼魂,當然這一點葉寒目前還保持懷疑態度,右眼為陽,可透視世間一切,不過鬼谷玉傳遞給他的信息中并沒有提到可以看到過去的景象這一點。
                                                            在葉寒的前面,老人雙手端著那個花瓶足足看了五分鐘之后緩緩搖了搖頭放下花瓶,女子在他身旁說道;“爺爺,這個青花瓷雖然造型花紋以及年代看似是明朝年間的物件,不過就算是,這青花瓷上面的裂紋也毀了它,更何況,現在的贗品技術極高,也許是仿制也不無可能。”
                                                            老人默默點了點頭,在女子的攙扶下朝前走去,不過就在他們兩人前腳剛動葉寒就迫不及待的走到那個攤位前,對著那擺攤的老頭說道;“老人家,這青花瓷多少錢,可否給我看看?”
                                                            “呵呵,小伙子,這青花瓷可是明朝年間的老物件,如果你要的話老頭我算你三千塊你看怎么樣?”擺攤老人見到新顧客上門,頓時喜笑顏開的說道,雖然他也知道這青花瓷有可能是假的,但也要忽悠不是。
                                                            “好,就三千塊,這青花瓷我要了。”葉寒沒有和老頭討價還價,很痛快的答應了,這青花瓷葉寒已經確定它是真品了,如果轉手賣出去他將能幾十倍的賺回來,老頭一樂,立即將葉寒看上的青花瓷裝了起來。
                                                            那叫允兒的女子和老人在聽到葉寒要買下這一件青花瓷的時候就沒有離開,眼下見到葉寒已經買下,那女子撇撇嘴,輕聲低語道;“傻瓜,這三千塊錢他是注定打水漂了,一點眼力勁兒都沒有還想玩古玩。”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25,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老人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別人愿意買,就算虧了也是別人的事情,葉寒的耳力很好,他聽到女子這話嘴角露出一抹諷刺的笑意并沒有去在乎這話,不過葉寒不在乎,那女子見到葉寒這樣的笑容頓時不干了;“喂,傻小子,你是在笑話我嗎?”
                                                            “你可以這樣認為。”葉寒淡淡的應了一聲。
                                                            “你……”周允兒被葉寒這話氣的皺起了眉頭,旋即她冷笑一聲;“既然如此,那么你說說這件青花瓷為何為真品?且就算它是真品,這已經破裂的青花瓷一點收藏價值都沒有,要它何用?”
                                                            “呵呵,小妞,是誰給你說這青花瓷破裂了?”葉寒同樣是冷笑一聲,而后他在那女子和老人目光的注視下用指甲在那一道道裂紋上劃過,一層層污垢被他用指甲挑了出來,這些污垢全部都是泥土,這些泥土黏在青花瓷的那些紋路上,或許是年代太過久遠的緣故,泥土開裂,讓人一眼看去就好像是這件青花瓷即將破碎一樣,殊不知,這些類似裂紋一樣的東西本身就是青花瓷上面的一副圖案,只是被那一層泥土給覆蓋了,兩者合一,很難讓人分得清楚。
                                                            女子和老人見到這一幕后,他們的目光頓時一縮,泥土黏在青花瓷的紋路中,他們居然絲毫沒有發現這一點,本身是泥土開裂,竟然讓他們以為是青花瓷本身裂開了。
                                                            “呵呵,小兄弟好眼力!”老人在微微震驚之后,他走近葉寒笑道;“佩服,還是你們年輕人眼力好,小兄弟,這青花瓷能不能讓我在把把眼?”
                                                            葉寒對這老人印象不錯也就沒有推辭將青花瓷遞給了他,老人接手之后反復看了起來,還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放大鏡仔細的觀看著,那女子看葉寒的目光也稍微有了一點變化,眼前這少年雖然不知道他鑒賞古玩的功力有幾分,但這份眼力已經超過她了,當然,這也并非說她服了葉寒,葉寒手中的青花瓷究竟是不是真品還不一定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25,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喂,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在古玩一條街怎么沒有見過你?”在老人觀看青花瓷的時候,周允兒看著葉寒問道,語氣雖然還是有點高傲,但比剛才已經好了很多,葉寒看了她一眼;“我叫葉寒,這是第一次來古玩一條街,你當然沒有見過我。”
                                                            聽見葉寒這話,周允兒撇了撇嘴,明顯有些不相信,第一次來古玩一條街就有如此強勁的眼力?要知道她也是多次在古玩市場淘金之后才逐漸學會一些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