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江湖男兒
                                                          江湖男兒

                                                          江湖男兒

                                                          江湖亂無休,俠士立於此,該如何自處?

                                                            時正開光年七月,炎暑。

                                                            幽幽山野間,猿鳥啼鳴,青云霧里間有一草居。

                                                            「劍兒,不對,劍要輕,莫用強。」草屋前的空地上,白發蒼蒼的老人正指點一位少年練劍。

                                                            「是,爺爺。」少年聲音未脫稚氣,樣子也如孩童一樣。他長發束起,用精練的目光望著前方,身穿白色素衣,舞劍時衣衫飄動,腳穿白色布鞋,踏地無聲。
                                                            「好,就是這樣。」

                                                            「嗡嗡嗡。」劍動風鳴,少年被白發老人指點后耍得一套好劍法。

                                                            在白發老人眼中,少年的劍還很稚拙,但放在一般俠士眼中,卻又是另一番感受。

                                                            半個時辰后,白發老人才讓少年停下來,此時的他臉不紅氣不喘,氣息調和,步履輕盈,一看就知內功高強。

                                                            「劍兒,外功只是花招,最重要的是內功修為,我教你的《玄空清心訣》可有練好?」

                                                            「我每天都有練。」少年認真道。白發老人慧眼觀之,便知真偽,看他臉色紅潤,身上散發著綿綿內息之氣,這是內氣形外的階段,是《玄空清心訣》修練到第五層才有的狀態。

                                                            白發老人滿意地點了點頭,《玄空清心訣》才有八層,能修練到第五層著實不易,看來他日夜勤修,沒有怠慢。

                                                            「嗯?」少年突然擡頭望天,他發現天空出現一顆小紅星,在白晝也能看見星星,這令他十分詫異。

                                                            「怎么了?」白發老人奇怪的問。

                                                            「天空上有顆小紅星。」少年遙指天際,白發老人順著方向望去。

                                                            白發老人一看見此小紅星,立即皺了眉頭,合指一算,更是憂心地長嘆一聲。
                                                            「爺爺,有甚么事嗎?」

                                                            白發老人摸著少年的小腦袋,苦笑著說:「天下將有大事發生了。」

                                                            少年不單止沒有擔心,反而興致勃勃地問:「是和那個紅孩兒有關?」
                                                            「嗯,她要出世了。」

                                                            「嘩,不得了,不得了。」少年似乎知道些甚么,興奮得跳起來。

                                                            白發老人不知該責怪他,還是和他一起高興。

                                                             =========================================================

                                                            中原人傑地靈,臥虎藏龍,武林中沒有人敢稱天下第一。

                                                            要數武林泰山北斗,人盡皆知是劍圣獨孤虛空,他的劍法超凡入圣,是劍中泰山。可是,若是論內功深厚,則數到南宮無雙,他修練的內功絕學《冷月》獨步天下,世間上難遇第二門內功可以相比。

                                                            當然,武林隱士多如牛毛,一些憤世嫉俗的高手多半不愛沾半點江湖名聲,甚么泰山獨孤、北斗南宮之說又有多少價值?

                                                            江湖兒女,俠義情長,恩怨愛恨,自古已然,無數人為情所困,走不出桃花陣,煩擾一生。

                                                            所以,元千歲看得很開,元千歲是誰?

                                                            元千歲,生於江南封都的白鳥縣附近的一條小村莊,名字不提也罷,沒甚么名氣,土產倒是有,就是蕃茄,又紅又大又鮮的蕃茄,連菜館最出色的菜餚也是蕃茄炒雞蛋。

                                                            元千歲基本上是吃這個大的,今年他已經十七歲,長得相貌堂堂,倒有幾分英俊,在村中是有名的美男子,只是他不學毛術,終日游手好閑,喜歡流連市井,與市井之徒為伍,吃喝玩樂,耗盡父母錢財,虛渡光陰。

                                                            他經常在朋友面前吹噓自己看破紅塵,不戀江湖,但身懷絕學,是個練武奇才,他吹噓的功夫的確有一手,哄得「良友」們常稱呼他為「千歲爺」。

                                                            「千歲爺,今天又有甚么稀奇古怪的趣聞要說啊?」

                                                            「大力,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有一。」

                                                            「唷!你們看,你們看。」元千歲朗朗言談,引得眾人註目。他又興致勃勃地繼續道:「天池大開,額有靈光,正所謂天池天池,天上瑤池,你們知道瑤池是甚么嗎?」

                                                            眾人皆搖頭,元千歲略作停頓,故作神秘,若是沒有人追問,他可不說。
                                                            氣氛沈靜良久,元千歲氣定神閑,呷了一口茶,清清喉嚨,被他說得云里霧里的大力終於忍不住問:「究竟怎么了?瑤池是甚么?」

                                                            元千歲環視眾人,只見個個都一副望梅止渴的模樣,好不過癮,他就為大家解解饞,說:「瑤池是天上的圣地之一,是個很大的水池,這池只許仙女使用,試想想眾仙女在瑤池沐浴嬉戲的場面。」

                                                            眾人都幻想出塵美麗的仙女們一邊沐浴,一邊嬉鬧,在瑤池耍樂的情景,簡直就是一幅活春宮啊。

                                                            眾人都是男兒,個個都還沒娶妻,而且是童子身,一個個對女人趨之若鶩,幻想這種香艷的場面,那一個男兒都會興奮吧,只是他們的樣子比較像餓狗搶屎罷了。

                                                            「只是,這和我有甚么關系?」大力今天不知吃了甚么藥,腦筋突然變得精明了。

                                                            「問得好。」元千歲早料此著,他神態自若地說:「瑤池只會給仙女用,這對仙男豈不是很不公平嗎?所以,瑤池在某個特定的日子是會大開的,那時候仙男也能使用瑤池了,這就是天池大開的原由。」

                                                            「這代表甚么?我還是不明白。」

                                                            「笨蛋!」元千歲毫不留情地罵了一句。

                                                            「哈哈哈哈。」眾人皆笑。

                                                            「笑甚么?你們明白嗎?」

                                                            眾人搖頭,元千歲自是覺得甚是得意,他一臉不屑地罵道:「一群豬!」
                                                            沒有人敢笑了,大力這才覺得舒服些,畢竟一人當豬不比眾人當豬來得好,正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對嗎?

                                                            「千歲爺,你就別耗了,我們耗不起,你還是快些解話吧。」大力哀求的說。
                                                            「好吧,聽著。」眾人都用心聽,元千歲自命得意地道:「天池大開,仙男仙女一同享用瑤池,此番風景,不正是男女同樂嗎?」

                                                            眾人皆露出極為猥瑣的淫樣,要多賤有多賤,看得元千歲雞皮疙瘩都跑出來了。

                                                            「明白了?」

                                                            「不明。」

                                                            「笨蛋之中的笨蛋。」元千歲毫不留情地罵,罵得兇,罵得狠。

                                                            眾人皆沈默。

                                                            「即是說,你有喜事了。」

                                                            「甚么!甚么喜事?」

                                                            「你儲好錢準備成親吧。」元千歲淡然地道。大力被哄得笑開花了,他多想能娶個妻子,可是自己不單止沒錢,而且人又長得不好看,根本沒有閨女看得上眼。

                                                            「真的?假的?」眾人都半信半疑,其中有人問:「那額有靈光又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天機不可泄漏。」

                                                            「胡說八道。」眾人一哄而散,元千歲聳了聳肩,喝完桌子上的茶,正準備離開茶舍時,竟然給他看見一位絕色姿容的小姑娘。

                                                            她一頭黑發束起,星目迷離,鼻挺嘴小,臉帶桃花兩頰紅,身穿紫衣,那姣美的身段招人妒忌,只是走起路來有點輕盈的感覺,不夠踏實,元千歲觀人於微,馬上就猜到此女可能身懷武功。

                                                            「機不可失。」元千歲看見她就要離開,於是悄悄地跟上去。

                                                            元千歲一路尾隨,那女子一直往村外走,四周的人愈來愈少,環境愈來愈幽靜偏僻。

                                                            最到,這女子停下來并慢慢轉身,元千歲馬上想躲起來,可惜前后左右都沒可遮掩的地方,他頓時呆了,心知中計,對方有心引他來這里的。

                                                            「閣下跟了我這么久,不知有何要事呢?」她一邊說,一邊走近元千歲。
                                                            元千歲感覺到這女子不懷好意,於是他慢慢地退后,同時想用說話引開她的註意,道:「小弟看見姑娘貌美如花,心生傾慕之意,本想上前問個芳名,可惜又怕唐突,所以便一直跟著,希望覓得良機結下良緣。」

                                                            「呵呵,我姓夢,名冰清。」她露出狡猾的微笑。

                                                            「好名……真是個好名……」

                                                            「是嗎?這是我自己取的名,意思是希望在夢里能夠冰清玉潔,因為我早被負心的男人騙去清白之身,我恨他,你知道他的結局嗎?」

                                                            「啊……這個……你原諒了他?」

                                                            「哈哈哈哈……原諒?我恨不得殺了他!」

                                                            元千歲怕了,這女子的怨氣很重啊。

                                                            「放心,我沒有殺死他,只不過將他的子孫根割了下來罷了。」

                                                            「哈哈哈……活該!干得好!」

                                                            「你們這些男人沒個好人!」突然,她從袖子里取出一把匕首,她愈走愈近,元千歲嚇得魂不附體,這次竟然遇上了變態劊男根手,這就是色字頭上一把刀嗎?
                                                            「姑娘,你冷靜點,我不是負了你的那個男人,我從沒欺騙過女子,我還是童身呢,如果你喜歡,我可以把我的清白之身給你也可……一個不夠的話,我還認識很多童子雞,包你滿意。」

                                                            「下流!我沒你那么淫蕩!」

                                                            「啊哈哈哈,對,我真淫蕩,姑娘冰清玉潔……」

                                                            「已經不冰清玉潔了……」

                                                            「賢良淑德……」

                                                            「我已經割下很多男人的子孫根……」

                                                            「入得廚房……出得廳堂……」

                                                            「神經病。」

                                                            「啊,不要殺我……不,不要割我的子孫根啊!」

                                                            就在這種絕境之時,突然從天而降三個穿一襲色綠袍的年輕男子,他們手持長劍,一副會武功的樣子。

                                                            「沒錯,你自己就是有神經病!」

                                                            「失心瘋!」

                                                            「傻姑!」

                                                            這三個人語氣相同,態度一致,看來是同一路人馬,元千歲心中大喜,心想這次有救了。

                                                            「男人!男人!男人通通都都是賤人!」

                                                            四人終於大打出手,元千歲驚魂稍定,現在應該安全,難得有一場精彩的交戰可觀,又是一次難得的經歷,又可以增加他吹噓的本錢,於是他退到一旁靜靜觀看。

                                                            三男劍路相同,身法一致,三而一,一而三,合三人之力,打得夢冰清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約打了幾十個回合,夢冰清終覺不敵,於是施展輕功逃跑,她的武功不算厲害,但輕功卻是了得,幾個翻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追!」三人同時道。

                                                            慢了,元千歲看得出三男一定追不到夢冰清。

                                                            事情就這么告一段落,元千歲拍拍灰塵,一掃剛才怯懦的心情,臉上再次掛著朗朗笑容,邁開步伐,回家去了。

                                                                        第二回戒中女子

                                                            大力,全名牛大力,家里有一年邁雙親,據說是老年得子,所以對牛大力十分疼惜,可惜牛大力生性懶散,人又不聰明,家里沒錢供他去私塾不說,即使有錢,他也不愿意去。

                                                            他自小逍遙慣,孜孜學子的生活不適合他。

                                                            他的父母很想替他找個閨女,可是他人生得不怎么好看,連村中的姑娘也不喜歡他,這令他父母十分憂心。

                                                            今早大力被元千歲哄得一時高興,雖然知道多半是在吹噓,但他沒有完全不信,回到家被父母問起為何高興,便直言快要有喜事,還叫父母準備好錢準備他娶妻。

                                                            父母聽后當然笑開了,難得有人家姑娘看得上他家大力,兩老立即燒香謝祖。
                                                            牛母不停追問是那家閨女,大力則說有就有了,但還沒到時候,人家不嫁。
                                                            牛母心有疑惑,她知道這個兒子天性單純,很易受騙,所以聽他說得含糊不清時就怕他被人欺騙。

                                                            從這天開始,牛母每天都嘮嘮叨叨,說甚么娶妻為下,慎騙為上。

                                                            大力被念得煩了,就離開家到那地方去住幾天。

                                                            那兒在村的西邊的一座小山上,沒有人知道有這么一個好地方,是大力一次無意中發現的。

                                                            這是一個天然的巖洞,洞頂有光照下來,巖壁有樹藤垂落,這兒冬暖夏涼,自然有生氣吹進,陰陽調和,格局天成。

                                                            大力從來沒有在這兒過夜,今晚是第一次。

                                                            晚上月色皎潔,皚皚月光從洞頂照到洞里,大力正想睡覺時,卻發現一道光照射在巖壁上,巖壁竟會反射出一道藍色幽光。

                                                            大力甚為驚奇,走近觀之,發現有一細小之物夾在巖壁石隙之中。

                                                            「奇啊,這是甚么東西?」

                                                            那是一個細小的指環,大力還不知道甚么是戒指,所以不以為然,套在手指上。

                                                            「多少年了?終於有人找到我。」

                                                            「誰?」

                                                            忽然,山洞內響起一把嫵媚性感的女子聲音,大力思想單純,未想過是山精妖怪,這種故事他沒聽過,也就不怯不懼。

                                                            在四周觀察一番,未見有人存在,他就想難道是自己的幻覺?

                                                            於是他搖了搖頭,走到一角睡在地上。

                                                            半睡半醒之際,他好像又聽見那女子的聲音。

                                                            「公子,這么早睡,沒有事情可做嗎?」

                                                            「嗯……沒事可做啊……嗯……」大力隨便應了一聲。

                                                            「要我來陪你嗎?」

                                                            大力只想到對方是把女聲,而且還充滿魅力,她的長相應該不差,加上還在半醒半睡中,就沒有多考慮,道:「好……」

                                                            他手中的戒指發出強大的藍色幽光,然后山洞中忽然出現一位婀娜多姿,風華絕代,國色天香的妙齡女子,看她還一臉童真,應該不會過十六歲。

                                                            她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霓裳羽衣,身材極為誘人,胸前凸出的奶子如母牛般大,撐得衣服鼓鼓的,加上盈盈的纖腰就襯托得胸脯極大,臀部的曲線配搭著雙腿的優美更是一絕,衣服的設計特意露出一截大腿直到腳跟,簡直是天生尤物,我見猶憐。

                                                            「公子?」女子望著熟睡中的大力,嫣然一笑,然后走到他身旁輕輕拍打他的肩膀。

                                                            「公子……公子……」

                                                            「嗯……不要吵啦……娘親……」

                                                            「欸?娘親?」女子疑惑了一會,剛剛他不是在和她說話嗎?怎么突然睡著了呢?

                                                            女子不想吵醒他,但怕他這樣睡得不好,於是她跪下來,把他的頭枕在自己的膝上。

                                                            「嗯……好香……」大力又說夢話了。

                                                            「嘻,樣子差些,不知是個怎樣的男人。」她一邊輕撫他的臉龐,一邊溫柔地說。

                                                            到了翌日,大力快要醒來時,發現頭下軟綿綿的,還嗅到一陣清新的香氣,一張開眼睛便看見一雙又大又圓又挺的巨乳,嚇得他馬上彈起,同時退后到數步之遠。

                                                            「啊,公子?你醒啦。」那女子也張開雙眼并說。

                                                            「你你你你是誰?」大力被她那出色的容貌與身材吸引,連說話也結結巴巴。
                                                            「我姓姜,單名一個靈字,請問公子又怎稱呼?」

                                                            「我姓牛,名大力。」

                                                            「好俗氣的名字喔。」

                                                            大力搔了搔頭發,慚愧地道:「我家父母沒讀過書,我也是鄉村粗人,父母希望我生得健壯大力,下田會沒那么辛苦。」

                                                            「哦,原來如此。」

                                                            大力雙眼骨碌碌地望著她的樣子和挺大的巨乳,從她身上有種出塵的氣質,如仙子臨塵,絕非凡俗女子。

                                                            「你干嘛老是盯著人家?令人家挺害羞。」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太美了,好像仙女一樣。」

                                                            姜靈被他真誠的說話哄得咯咯地笑,她笑的時候更為迷人,簡直顛倒眾生。
                                                            「如果我說我是妖怪你怕嗎?」

                                                            大力搖了搖頭,他從沒看見過這么美的妖怪,他反問道:「有這么美的妖怪嗎?」

                                                            「呵呵呵,那如果我說我是鬼呢?」姜靈覺得他甚是有趣,於是又問。
                                                            「有點怕了。」大力對於鬼這東西不敢招惹,聽元千歲說過一些鬼的故事,也知道有些女鬼會變得很漂亮來勾引男人,奪取他們的精魄。

                                                            「呵呵呵,那你想想我是甚么?」

                                                            「你是仙女?」大力如是想。

                                                            「不是。」

                                                            大力又退后了一些,有些慌的說:「鬼?」

                                                            「也不是。」

                                                            大力這才定心了些,但旋即又疑惑,她不是仙女,也不是鬼,那是甚么?難道真的是普通人?

                                                            「你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我像嗎?」

                                                            「富家小姐?」

                                                            姜靈搖頭。

                                                            大力猜不出了,他攤了攤手,示意自己猜不到。

                                                            「你看見你右手手指上戴著的戒指嗎?」

                                                            大力伸出手來看看,好奇地問:「這只是戒指?」

                                                            「對,我就是從這戒指出來的。」

                                                            「甚么?」大力張大了口,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從死物中走出來?

                                                            「我是戒靈,是這只戒指孕育而成的,我住在這戒指已經很久了,一直沒有人發現我,你是第一個。」

                                                            「不好意思,我比較笨,聽不明白你說甚么。」

                                                            姜靈用溫柔的目光望著大力,好像對他很有好感似的。

                                                            「簡單來說,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仙女妖怪之類的,我就是你戴著的那戒指。」

                                                            「這……難道你不是活的?」

                                                            「可以這樣說吧。」

                                                            姜靈本以為他會很失望和厭棄她,可是他并沒有,反而一臉興奮雀躍地走過來看著她,并像孩子一樣問:「我可以摸摸你的手嗎?」

                                                            「可……可以。」姜靈有點詫異。

                                                            她伸出手來給他摸個夠,他第一次摸女孩子的手,她和普通人沒有分別,一樣有身體,有溫暖,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脈搏。

                                                            「摸完了?」

                                                            「啊,不好意思。」

                                                            「沒關系。」

                                                            大力表情突然變得尷尬起來,眼神時而望向姜靈,時而望向四周,想說甚么又不敢說。

                                                            「你有事想說?」大力發覺她似乎很聰明的樣子。

                                                            「我……你……」

                                                            「想說就說吧。」

                                                            「是你叫我說的啊。」大力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

                                                            「嗯,說吧。」

                                                            「我說嘍,不要生氣哦。」

                                                            「不生氣啦。」

                                                            「你可以嫁給我嗎?」

                                                            場面靜默了很久,彷彿匆匆數刻已成幾年之久,十分漫長,大力的心跳得很快,他怕被她拒絕,又想到自己是不是太唐突了呢?

                                                            最后姜靈說出比拒絕更令人無語的說話。

                                                            「甚么是嫁?」

                                                            大力差點暈倒,原來她沒有聽說過成親嗎?

                                                            「就是成親啊。」

                                                            「甚么是成親?」

                                                            暈!

                                                            「就是男人和女人一起拜堂,然后洞房,接著生兒育女。」

                                                            姜靈完全聽不明白,原來除了睡還有這么多古怪的東西嗎?

                                                            「我在戒指中沒有看過關於這些的東西,請問成親后會武功盡失嗎?」
                                                            「甚么?武功?」大力不禁好奇,武功他經常聽元千歲提起,可就是他吹噓的東西,他對於武功還不太清楚,原來她在擔心這個嗎?

                                                            「成親與武功應該不相關吧,武功好像學騎馬,學會了就永遠不會忘記,成親只是個禮儀啦。」

                                                            「哦,那嫁你也沒所謂啦。」

                                                            「真的?」

                                                            「嗯。」

                                                            「太好了!萬歲!萬歲!萬萬歲!」大力興奮得手舞足蹈,姜靈看見只覺得好笑,成親用得著這么高興嗎?

                                                            「我牛大力要娶妻了,要成親了。」

                                                            「噗呵呵。」姜靈忍不住笑了出來。突然,大力一把將她抱起,嚇了她一跳。
                                                            「啊……不要轉啦。」姜靈被大力抱著轉圈,把她都要弄昏了。

                                                            「哈哈哈哈。」大力將她放下來,然后牽著她的手,說:「走吧,回家了。」
                                                            「回家?」

                                                            「要見我爹和娘了啊。」

                                                            「爹?娘?是甚么來的?」

                                                            大力這才想到問題,她是從戒指生的,沒有父母,成親當日該找誰來見證呢?也該怎樣對父母解釋她的來歷呢?

                                                            大力不善於說謊,也想不出個法子來,於是他就不想了,總之他要娶她,父母應該高興也來不及啦,怎會反對呢?

                                                            「走。」

                                                            「啊,去哪?」

                                                            「我家。」

                                                            大力帶著姜靈走出山洞,向著村子走去。

                                                            當進入村子后,眾村民看見大力帶著美麗如仙的姜靈出現,一個個男人眼珠也快要掉出來,口水流滿一地,那雙牛奶般大的巨乳令人血脈賁脹。

                                                            「喂喂,大力哥,這如奶牛……不,如仙女的姑娘是誰啊?」

                                                            一眾豬朋狗友一哄而上,把大力圍得水泄不通。

                                                            「去去去,別擋路,我要帶她去見爹娘說婚。」大力雖然臉上不悅,但心中是笑開花了。

                                                            「甚么?大力哥你要成親了?難道是和這位奶……」

                                                            「奶奶奶奶你的頭,再敢對她生不軌之心,我就挖了你們的眼珠,割了你們的子孫根。」

                                                            此時元千歲剛好來到市集,他看見一堆人圍著甚么邊走邊嚷就覺得奇怪,有甚么好事發生呢?好奇心重的他不會錯過增值吹噓本錢的機會。

                                                            「唷唷,讓一讓,讓一讓……」元千歲好不容易擠進人群,剛定下來就看見如夢似幻的醉人畫面。

                                                            「好大!」元千歲在心中喊道,他第一眼就注意到姜靈的巨乳。

                                                            大力一看見元千歲就破怒為笑,道:「唷!是千歲爺嘛,我真的要多謝你,你看得還真準耶,我牛大力要成親了。」

                                                            「甚么!你要成親?難道是和這位奶……啊,不對,是美人,成親?」
                                                            「哈哈哈哈,對啊。」

                                                            呆!

                                                            他元千歲吹噓第一,何時說過話會靈驗?

                                                            天煞的這姑娘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怎會看得上大力?難道是騙子?

                                                            元千歲走到大力身旁,在他耳邊輕聲地說:「好兄弟,慎防有詐。」

                                                            「哈哈哈哈,謝謝千歲爺關心,絕對沒有問題。」

                                                            元千歲不信,但牛家有甚么東西值得人家欺騙呢?

                                                            「好了,千歲爺,我先回家了,我要帶姜靈到爹娘面前,他們兩老一定會很高興的。」

                                                            元千歲很無語,也很羨慕,他奶奶的大力走甚么狗屎運了?

                                                            「讓開!不然我一個一個扁。」

                                                            眾人也沒甚么好看的了,他們心中百感交集,有羨慕,有妒忌,有失落,於是個個呆站原地,看著大力帶著姜靈回家。

                                                            「爹!娘!我回來了,看我帶了誰回來。」大力人未到,聲先至,牛父牛母聞言走出來看。

                                                            「唷,大力,你終於回來了,你整晚不見人,去哪兒玩了,都這么大了,還不知分寸,不知道我和你爹有多掛心嗎?」牛母一見到大力就嘮嘮叨叨的說個不停。

                                                            「娘,你看,我來了誰回來?」大力說完又轉身向走在后面的姜靈招手,說:「靈兒,過來讓我娘親看看你。」

                                                            姜靈一臉迷茫地上前,牛父和牛母看見簡直要驚得下巴掉地,牛父結結巴巴地說:「仙……仙女下凡。」

                                                            「好娃兒,這么年輕又貌美,大力,她是你朋友?」

                                                            大力嬉笑道:「娘,她是你好兒媳呢。」

                                                            「啊!」兩老大驚。

                                                            大力沾沾自喜的說:「爹,娘,我要娶她。」

                                                            「哎吔,笨兒子,人家答應了你沒?是不是你硬要人家嫁你,這樣做是不對的。」牛父一臉責怪的說。

                                                            「姜靈,你說吧。」

                                                            「哦,嗯,對喔,我說要嫁給他了。」

                                                            牛父吃了一驚,他差點要昏倒在地,幸好大力扶得快,牛母也一臉激動的說:「牛爹,我家大力終於找到閨女愿意嫁他了。」

                                                            「嗄……嗄……太,太好,祖先有靈,不忘我牛家。」

                                                            「爹,別激動啊,小心身體,你還要主持我和她的婚事呢。」

                                                            「對對對,我還要喝你那杯新抱茶呢。」

                                                            牛母激動流涕,一邊抹一邊問:「姑娘,你家在哪?你爹娘同意了嗎?」
                                                            姜靈不知怎答,大力馬上替她回答道:「娘,靈兒沒有爹娘啦。」

                                                            「甚么?難道她是弧兒?」

                                                            「對對對,她就是孤兒,沒有親人。」大力打蛇隨棍上的說。

                                                            「哦?那你是在哪兒遇到她的?」

                                                            「這個……」

                                                            牛父牛母開始生疑,大力不懂說謊,一問就知道了。

                                                            「大力,她究竟是那里人?」

                                                            「爹,娘,她是甚么人有甚么關系?只要她愿意嫁我不就好了嗎?難得有姑娘愿意嫁我,你們不是整天嘮嘮叨叨嗎?」大力覺得不耐煩了。

                                                            牛父看著姜靈就甚是喜歡,他沒有再說甚么,但牛母卻心生不安,姜靈美得不像話,簡直就如妖精般,加上她聲音嫵媚,此時回想總感到有點妖魅的感覺。
                                                            「爹,娘,總之我要娶她,你們看著辦吧。」說完帶著姜靈進入家中。
                                                            牛父和牛母面面相覷,不知說甚么才好。

                                                                        第三回千歲之變

                                                            大力父母雖然感覺姜靈的來歷有古怪,但愛子之心戰勝了疑惑,兒子年紀不小,家里又沒幾個錢,他生得又不怎么好看,能娶到像姜靈這般如仙似妖的女子為妻,也算是幾生修來的福氣。

                                                            牛父牛母花盡畢生積蓄為大力舉辦婚宴,雖然只是鄉村小宴,但也一時哄動,這消息傳遍整個村,牛家一時熱鬧起來,這天黃二娘來賀,那天郭大嬸來賀,賀禮貴的是一只雞,便宜的只是一包餅,還有菜、豬肉、鴨蛋之類的東西,幾乎整條村的人都送來賀禮,牛家真的很添面子。

                                                            尤其是新娘子的美貌,更是張三李四不停夸讚的對象,他們都說大力命好,娶得一個美娘子,其他年青人都又羨慕又嫉妒。

                                                            元千歲的家是唯一一個沒有送賀禮的,因為他家真的很窮。自大力要娶妻的消息傳開后,元千歲的父母都不停拿大力來和他比較,說人家都是不學毛術,同樣是市井之徒,可人家終於要成親了,多么的出色之類的說話。

                                                            元千歲心中很不是味兒,一直記恨自己干甚么胡吹大力會有喜事?看,現在真的要成親了,可惜新郎不是他元千歲,恨啊。

                                                            他和大力是多年的好友,自小一起長大,雖不說是感情深厚,但也不是沒有交情,眼見好兄弟就快成親,他實在不知說甚么才好,內心濃濃的妒意難消。
                                                            八月十五,是黃道吉日,宜嫁娶,大力等這天等好久了。

                                                            這晚在村內的聽香居內熱鬧非常,大力宴請親朋,幾乎村內的所有人都有出席。

                                                            聽香居是村中唯一一家菜館,生意一向很好,這次牛家宴請親朋,足足擺了三十圍,牛父牛母雖然有些舍不得花這個錢,但他們緊張自己的唯一兒子的人生大事,成親一生人一次,即使窮,也不能吝嗇這個錢,中原人最愛好面子,這是禮數,也是傳統。

                                                            只要大力以后發奮做人,為牛家繼后香燈,牛父牛母也就老懷安慰了。
                                                            這晚元千歲眼睜睜地看著大力拜堂成親,然后歡天喜地的與人共飲百杯,弄得酩酊大醉才進入新房,準備……

                                                            「嗯……噫!娘子……」大力跌跌撞撞地推開房門,房內燈火微弱,只有一盞油燈,大力一個不小心被門檻絆倒跌在地上。

                                                            「牛哥,你沒事嗎?」姜靈不敢亂動,紅娘千叮萬囑她不可以自己掀開紅頭巾,要乖乖地坐著等大力來到親自掀開的。

                                                            「哈哈哈哈,沒事……噫……沒事……」大力慢慢爬起來道。

                                                            「那你快點過來把我的紅頭巾掀開吧,我不能動,等到累了。」

                                                            「呵呵,娘子心急了啦,好,相公馬上就來。」

                                                            大力一步一拐的走到床邊,他心情突然緊張起來,眼前的女子以后便是他的人了,將來還要和她生兒育女呢。

                                                            大力緩緩地伸出雙手準備掀開紅頭巾,他抓住紅頭巾的下擺,猶豫片刻……
                                                            「娘子。」說罷,用力一甩,把紅頭巾掀起,落地。

                                                            身穿大紅喜袍的姜靈用靈動的眼睛默默注視著大力,眼前的男人便是她的相公了?她這就成親了嗎?

                                                            「我們成親了?」姜靈疑惑地問。

                                                            「嗯,禮成了,接著……是洞房。」大力說得有點緊張。

                                                            「洞房?甚么是洞房?」

                                                            大力搔了搔頭,其實他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老人家說過一點點而已。
                                                            「就是抱抱親親啦。」

                                                            「抱抱親親?」

                                                            「嗯,嘴對嘴,唇貼唇。」大力說得好生尷尬。

                                                            「甚么!原來洞房要這樣做喔。」

                                                            「你不愿意?」

                                                            「我……我沒試過和別人親親啦。」

                                                            「哈哈哈,我也沒和女子親親過,不過沒問題的,現在我們是夫妻,做這事是很合禮儀的。」大力試圖安慰姜靈的說。

                                                            「是嗎?夫妻就可以親親了?」

                                                            「嗯。」大力認真的點頭。

                                                            「哦,那好吧。」

                                                            大力見姜靈同意,馬上興奮起來,他慢慢地把頭湊近她,直到二人的鼻息噴到彼此的臉上……

                                                            唇唇相依那一刻,二人同時感到一陣如被電擊的感覺,碰了一碰,又馬上縮開,如蜻蜓點水。

                                                            「那個……好尷尬呢……」姜靈害羞的說。

                                                            「嗯,我想慢慢就會習慣吧,試多幾次就好。」大力安慰道。

                                                            「還要?」

                                                            「你不想?」

                                                            「不是……」姜靈羞澀的說。

                                                            大力再次慢慢地把臉湊近她,然后輕輕的將唇碰在她的嘴上,又縮回,再碰上……

                                                            二人慢慢地習慣了彼此的體溫,這才把彼此的唇緊緊貼在一起,久不分開。
                                                            姜靈靜靜地合上雙眼,細心地感受男方傳來的溫熱和滑膩。大力也合著雙眼,努力地研究怎樣才能令過程中得到更大的滿足,他聽說過可以運用舌頭,於是就大膽地探出舌頭……

                                                            「嗯……牛哥,為何你將舌頭伸到我的嘴呢?」姜靈突然向后縮并疑惑地問。
                                                            大力尷尬地道:「這是我從別人口中聽回來的,想著就是好奇,所以便試一試。」

                                                            「哦?可以用舌頭嗎?」

                                                            「對,應該更有情趣吧。」

                                                            「嗯,那來試試用舌頭。」

                                                            大力心情緊張,他正一步一步改變姜靈的思想,令她更喜歡與自己發展得更親密,他知道她還不真正知道成親的意義,生兒育女的概念也沒有,她就如一個懵懂少女一樣,但也正是這種純真,才讓男人更加憐愛珍惜。

                                                            大力也是正常男人,雖然對床第之間的事不太清楚,可說道聽途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吧,所以他也都單純,可不是甚么都不知道。

                                                            二人開始唇舌相交,技巧不怎么好,但勝在新鮮刺激,彼此都十分興奮雀躍,像小孩一樣貪玩起來。

                                                            大力雙手也開始不安份起來,雄性的本能在探索雌性的軀體,這是自然反應。姜靈剛剛被摸時也感到不知所措,除了覺得害羞外,還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她和大力相識只不過短短的一個月,還沒清楚了解對方,感情也不深厚,所以自然地引起女性的自衛反應。

                                                            大力自從遇見姜靈后,就對她的巨乳情有獨鍾,那種原始的野性欲望蓋過他的理智,加上二人已經是夫妻,令他感覺怎樣做也不算過份,便大膽地一手抓住姜靈的巨乳。

                                                            「啊!不要!」姜靈感到一種莫名的懼怕,於是用力地推開大力,而且還自然地運起內勁,一股強大的氣勁把大力震開,令他跌在地上。

                                                            「啊!痛!怎么了?」大力如夢初醒的說。

                                                            姜靈雙手掩著胸脯,一副委屈的模樣,但默不作聲。

                                                            大力看見她這樣子,搔了搔頭發,羞愧地道:「對不起,我魯莽了,你不喜歡吧。」

                                                            姜靈還是默然。

                                                            大力的醉意全無了,他慢慢地走到床邊坐下,不敢再碰她,并溫柔地道:「好了,也夜啦,睡吧。」

                                                            這時姜靈才尷尬地道:「我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睡。」

                                                            「啊,是這樣喔,那好吧,今晚我睡地上,你睡床。」

                                                            姜靈的內心稍覺安心,今晚的事對她來說有點新奇,又有點古怪,她從來不知道成親代表甚么,這晚她終於有點明白,成親不是拿來開玩笑的!

                                                              ======================================================

                                                            元千歲喝了很多酒,他獨自走在歸家的路上并忍不住嘔起上來。

                                                            「嘔……唔……哼,很了不起嗎?我呸!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嘔……」
                                                            元千歲心中很不是滋味,自己有那一點比不上那頭笨牛,為甚么他能夠娶到這么漂亮的妻子?

                                                            「賊老天!這叫公平嗎?」他邊走邊說,一步一拐,一個不小心就仆倒在地。
                                                            「我不甘心!不甘心!」他用手搥打地,發泄不滿的心情。

                                                            「哈……哈哈……天不睜眼……天不睜眼啊……哈哈……」他緩緩爬起,有點胡言亂語的說。

                                                            他仰天長嘯,忽然,呆呆地注視著夜空中的一顆奇特的星星,是一顆小紅星。
                                                            「妖星現,魔道興,敢問誰是尊?莫笑我,似癲狂,若能得天志,御天斬愛恨!斬愛恨……斬……」他瘋瘋癲癲地唱起歌來,最后醉昏在街頭。

                                                            翌日,清晨的陽光照在元千歲的臉上,他才漸漸酒醒。

                                                            「嗯……啊……」他慢慢地爬起來,搖了搖帶著痛的腦袋,道:「這里是……」又用手按太陽穴。

                                                            回到家,他馬上打水洗臉。

                                                            元母看見滿身灰塵的他,立即又嘮叨地說:「你昨晚去了哪兒啦,嘩,滿身酒氣,你昨晚喝了很多嗎?怎么衣服都是灰塵,這么髒,快點去洗個澡換件衣服。」
                                                            「別整天嘮嘮叨叨的好嗎?」他有點不耐煩的說。

                                                            「若是你像牛家大力一樣本事娶了個美麗的妻子回來,我就不嘮叨你了。」
                                                            「大力!大力!你就只會拿人家的優點來和我比,我的優點你又看不到!」
                                                            「你有甚么優點呀?娘親真的不知道啊。」

                                                            「連自己親生兒子的優點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我娘親呀?難道我不是你親生的嗎?」

                                                            元母愕然,臉色變了又變,卻默默不語。

                                                            「怎么不說話了,被我說中了嗎?」

                                                            「嗄……反正你早晚也要知道。」

                                                            元千歲大驚,道:「難道我真的不是你親生?」

                                                            「對,其實你是我和我丈夫一次遇然之下得到的孩子。」

                                                            元千歲聞言愣住了,剛才他只不過是一時氣言,但竟換來一個真實的世身?
                                                            「那我究竟是誰的兒子?我的親生父母還在嗎?」

                                                            「我不知道,讓我重頭說起吧……」

                                                            那是一個嚴冬,元父和元母還沒遷居來這村,應該是在河北的冀州吧,那日漫天飛雪,元父剛剛打獵回來,還扶著一個受重傷的男人,元父還揹著一個嬰孩。
                                                            「相公……這人是……」元母正在廚房熱湯,聽見腳步聲就出來看,眼前的畫面就是一個垂死的男人託付遺言的時候。

                                                            「好……好養大……少主……」說著同時在衣襟中拿出一袋東西,元父接過打開來看,袋中裝的全都是金燦燦的金子。

                                                            其實莫說有金子,即使沒有也好,他也會養大元千歲。元父也是一個古道熱腸的中年男人,也遇過不少江湖仇殺之事,遇不到即罷,但遇上能幫的事,他一定會義不容辭地幫正道之士的忙。

                                                            看那垂死的男人一身俠士打扮,就知道是武林正道的人,元父怎么也不會見死不救,何況要養大一個可愛活潑的嬰孩。

                                                            他們膝下無兒,就一直將元千歲視如己出,含辛茹苦地把他養大。

                                                            豈知元千歲長大后一點也不像俠士之后,反倒不學毛術,終日與市井之徒為伍,令元父元母大為失望。

                                                                        (回到現在)

                                                            元母從房間中取出一封古舊的信交給元千歲,并慎重地道:「這是那個時候垂死的男人交給我丈夫的信,說事關重大,要等到你長大成人才交給你,看完后請速燒毀。」

                                                            元千歲拆開信封取出信紙,上面的字不知用甚么墨來寫,竟然歷久彌新。
                                                            「這……竟然……」元千歲一邊閱讀一邊呢喃著甚么,到看完后他沉默良久,最后竟然狂笑起來。

                                                            「歲兒……你沒事吧。」元母憂心忡忡地問。

                                                            「你們真的沒有看過內容?」元千歲嚴肅的說。

                                                            「沒有。」

                                                            「嗯,很好。」

                                                            「歲兒,信中說甚么?」

                                                            「信中說……」元千歲慢慢地走近元母……

                                                            「歲……兒!唔!」

                                                            元千歲一手握住元母的頸,用盡全身的氣力攥緊。

                                                            元母雙眼凸出,一臉驚愕與迷茫,慢慢地動也不動,最后掙扎的雙手軟垂。
                                                            「歲兒!你!娘子!」元父剛進屋子就看見元母被活生生捏死,一時間不清楚究竟發生甚么事。

                                                            「死!」元千歲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他沖到元父面前,以同樣手法捏住他的頸,讓他氣絕而死。

                                                            元千歲就這樣殺死十幾年來含辛茹苦養活自己的義父義母,他用火燒掉那封信,然后若無其事地離開這條村,不知去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