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血食女王
                                                          血食女王

                                                          血食女王

                                                          「快……!快……!再進去一點……!!嗯……!!!」

                                                            傲然站立著,撩人般的扭動著那包裹在黑色皮質女王裝內的妖嬈嬌軀,女王裝胯下的拉鏈完全拉開,小女孩跪在吳海燕的胯下拼命的用舌頭去舔舐著那春潮泛濫的蜜穴,而另外一位小男孩則是貪婪的在那精致的菊花內攪動著!

                                                            似乎覺得還是不過癮,虐殺成性只是將人當成工具狗奴看待的吳海燕朝前伸出那緊緊貼合著自己肉絲美腿的黑色及膝高跟靴,玉足緊繃著,美腿一腳踢出,尖利的高跟靴前端瞬間陷進了小女孩的蜜穴中!

                                                            「嗯……!嗯……!!」

                                                            下體處突如其來的一擊刺激得小女孩更加拼命的用舌頭去討好著吳海燕的蜜穴,嘴角勾起一絲殘忍的弧度,吳海燕繼續殘忍的扭動著玉足,將自己的高跟靴朝著小女孩的蜜穴里強塞著!與此同時,另外一只高跟靴順勢一腳踩在了正在為自己舔舐菊花的小男孩胯下那蠢蠢欲動的小弟弟上!

                                                            「嗚嗚嗚……!!!」

                                                            吳海燕殘忍的將自己那尖利的靴跟踩到了小男孩小弟弟的根部,而高跟靴的前端則是死死地將那賤根的前端踩在腳下,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到了玉足上,雖然吳海燕的體重很輕,可小男孩那可憐的小弟弟還是深陷進了吳海燕靴底的防滑紋中!更加慘絕人寰的是,在強大的壓力下,吳海燕冰冷殘忍的靴跟既然是活生生的將小男孩的小弟弟給踩穿了!

                                                            兩人都想將自己的舌頭抽出來,可吳海燕的蜜穴與菊花內就像是黑洞一般,有著強大的吸力,吳海燕很是喜歡這種讓奴隸前后服侍自己,在高潮中將他們吸干的游戲!

                                                            「口舌服務結束了……!現在就將你們的精血奉獻給女王吧……!!」
                                                            平坦的小腹微縮,兩位小孩的精血順著他們的舌頭被吳海燕的蜜穴與菊花吸食,陣陣舒爽的快感刺激得吳海燕嘴里發出蝕骨的浪叫,與此同時,小男孩那被吳海燕踩在腳下的小弟弟也忍不住了,積聚的精華即將噴涌而出!

                                                            「嗯?賤貨,你也配噴在老娘的靴底?帶著遺憾被我吸干吧……!哈哈哈!」
                                                            放肆的笑著,吳海燕盡情享受著奴隸在自己腳下垂死掙扎的所帶來的快感,沒有絲毫憐憫,殘忍的扭動著玉足,已經將小男孩小弟弟根部刺穿的尖利靴跟順勢朝下插進了那躁動的子孫袋內!下腳極為精準,看似不經意的一腳直接將小男孩的輸精管踩斷!

                                                            一縷縷精血刺激著吳海燕的蜜穴與菊花,那是用奴隸生命為代價換取的極致享受!而被吳海燕親自用高跟靴踩爛了小腿小臂,調教成狗奴的劉坤俊順從而溫馴的趴在自己妻子的腳下,雙眼透過被燒紅之后活生生的套在自己臉上,現在已經與自己的身體融為一體的狗頭面具欣賞著自己妻子吸食折磨奴隸的過程,胯下那被繩子死死地套著的小弟弟前端馬眼口大張開著,可卻什么也噴不出來!
                                                            「哦……!嗯……!!」

                                                            奴隸的精血伴隨著虐殺的快感促使著吳海燕舒爽的嬌啜著,淫靡的浪叫聲中,雙眸間妖異的血紅色光澤越發的撩人,而體內殘存著的那一縷白骨精的魂魄也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在吳海燕不經意間漸漸地占據著她的意識與身體,享受著精血的滋養!

                                                            與此同時,二樓之上,白骨女王劉麗穎的閨房之內。

                                                            「姐……!姐……!」

                                                            小心翼翼的輕呼著,渾身赤裸,四肢著地像條狗一樣用自己的臉去蹭了蹭那半懸與床沿的黑絲玉足,感受著絲襪的柔滑與姐姐玉足散發著的陣陣幽香,眼角的余光順著絕美的黑絲玉足朝上看去,包裹在半透明黑絲襪內的修長美腿若隱若現間更顯性感撩人,異樣的刺激下,劉元胯下那被貞操帶死死地束縛著的小弟弟不安的躁動著!

                                                            瞥了一眼自己腳下像條努力討好主人的賤狗一般跪著的弟弟,劉麗穎微不可擦的冷哼一聲,輕啟玉齒柔聲說道:「怎么了?又忍不住想要了嗎?信不信我把你賤根給拔下來啊!」

                                                            「我姐最好了……!姐……!女王姐姐……!」

                                                            在內心欲望的驅使下,劉元大著膽子用自己的臉順著姐姐的黑絲玉足朝上摩擦著,額頭輕撫著白骨女王纖細的腳踝,鼻尖貪婪的呼吸著姐姐黑絲玉足散發的撩人幽香,胯下的小弟弟更加的躁動了,不過在貞操帶的束縛控制下,賤根越是興奮就越是疼痛!

                                                            輕柔的一腳將犯賤的劉元踢開,劉麗穎嘴角勾起一絲戲虐的笑意,緊繃著的黑絲玉足順勢朝下輕撫著劉元那被貞操帶勒得幾乎快要炸裂開來的蛋蛋,絲襪的柔滑伴隨著酥麻的快感更是讓劉元欲罷不能!

                                                            「看見鞋柜上的靴子了嗎?喜歡哪一雙就給姐姐叼過來。」

                                                            犯賤呻吟著的劉元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快速的爬到了鞋柜邊,上面整整齊齊擺放著六雙顏色樣式都不盡相同,卻都是根據劉麗穎腿型特制的高跟靴,幾經思索下,劉元最終選擇了一雙白色的及膝高跟靴,靴子的前端是帶著圓潤弧度厚達三厘米的防水臺部分,靴底更是宛如刑具一般,長達十五厘米的靴跟泛著金屬的光澤,讓人不寒而栗!

                                                            「穿靴……!用嘴……!」白骨女王劉麗穎將黑絲美腿伸出,小巧玲瓏的黑絲玉足正對著劉元的臉,修長且錯落有致的腳趾愛憐般的輕撫著劉元的臉。
                                                            沒有絲毫猶豫,劉元略顯生疏卻一如信教徒般恭敬虔誠的將高跟靴為姐姐換上,欣賞著姐姐那修長的黑絲美腿搭配著白色及膝高跟靴時那副冷艷性感高貴的樣子,胯下被貞操帶束縛著的,犯賤的小弟弟只想被姐姐的玉足踩爛榨干!
                                                            「好了……!姐姐就要穿著你選的高跟靴去虐殺那些妄圖抵抗白骨女王的賤人了……!這個世界都要匍匐在我腳下,像條搖尾乞憐的狗一樣!等待著我的血腥虐殺!」

                                                            就在這個時候,雙眸間泛著妖異血紅色光澤的吳海燕腳踩著黑色及膝高跟靴漫步而來,剛剛吸食了一男一女兩位小孩的她顯得更加魅惑撩人,只是媚態妖嬈間卻有著不同于往日的性感。

                                                            「走吧……!我都等不及要看著那些賤人在我腳下苦苦哀求,生不如死的樣子了……!!」

                                                            ………………………………………………………

                                                            白骨女王所帶來的恐懼繼續發酵,網絡上到處都傳播著白骨女王殘忍踩踏虐殺奴隸,吸食血食的視頻,那冷艷高貴殘忍無情的白骨女王終于取下了面具,一顰一笑間都帶著讓人不敢直視的威嚴,冷酷的雙眸只是一瞥血食,無助的血食便會心甘情愿的爬到女王腳下,任由著白骨女王將自己吸干榨凈!

                                                            幾大宗教都將自己的神換成了居高臨下俯視人間的白骨女王,無數的信眾虔誠的跪伏在兩位白骨女王的雕塑下乞求著女王的寬恕憐憫,人們排隊趴在地上輪流舔舐著白骨女王的玉足,哪怕那只是雕像而已。

                                                            「你們起來啊!她們倆是妖女!我們要一起努力去抵抗她們,而不是卑躬屈膝像條狗一樣匍匐在她們腳下!」

                                                            十幾位少年組成的秘密組織企圖喚醒人們心中被白骨女王恐懼完全掩蓋了的抵抗心理,他們不想就此沉淪,他們也不愿這個世界慢慢的屈服在那兩位妖女的腳下,于是他們努力的用盡各種手段去提醒著人們,可收效甚微。

                                                            「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們現在要是跪在我腳下像條狗一樣舔我靴底的話,說不定我還可以賞賜你們死得痛快一些……!哈哈哈……!!」

                                                            空靈囂張的聲音宛如神諭一般飄然而至,腳踩著白色及膝高跟靴的白骨女王劉麗穎漫步而來,看都沒看那些跪在不遠處瑟瑟發抖的人們,芊芊玉手快速的完成爪狀,指尖一股強大的吸力瞬間將一位鼓足了勇氣剛想說些什么的少年吸到了自己腳下!

                                                            「你……,妖女,你不得好死!」

                                                            「啊……!!!」

                                                            厭惡的皺了皺眉,白骨女王劉麗穎優雅的抬起黑絲美腿,猛的一腳跺下,劉元挑選的白色及膝高跟靴順勢一腳直接踩到了少年的兩腿之間,優雅的踮起玉足,慢慢的前后摩擦著。隔著靴底感受著少年胯下賤根在自己高跟靴揉虐下的異樣,冷哼一聲,輕啟玉齒不屑的說道:「賤貨,被我的高跟靴踩踏玩弄是不是讓你很興奮啊?」

                                                            「我……!我才沒有!」

                                                            少年極力的否認著,可眼角的余光卻不自覺的看著那只將自己小弟弟踩在腳下的高跟靴,潔白的靴子是那樣高貴性感,順著靴子朝上看去,在半透明黑絲襪掩映下的修長美腿若隱若現間泛著別樣的性感魅惑,難道以后這世界就真的要被這樣一雙絕世美腿踩在腳下嗎?

                                                            連忙驅散了內心中那讓人不安的想法,少年雙手抱著劉麗穎的高跟靴,企圖將那性感魅惑的高跟靴挪開,可無論他怎樣用力,一切都是徒勞的!

                                                            「女王萬歲……!白骨女王饒命啊……!!!求求女王饒恕我們吧……!!」
                                                            四周跪著的人眼見白骨女王降臨,只是一個勁的對著劉麗穎磕頭,嘴里說著些求饒的話,只求白骨女王劉麗穎可以讓自己再茍延殘喘一段時日!可他們胯下那犯賤的小弟弟卻暴露了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胯下撐起的大帳棚都被白骨女王看在眼里!

                                                            「妖女!快放了他!」

                                                            此時被白骨女王劉麗穎魅惑眾生的美貌與冷艷高貴的氣質所震撼到的少年們才緩過神來,其中一位膽子稍大的人試探性的朝著劉麗穎走來,可他剛跨出一步,腦袋上就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涼意!

                                                            「被女王的高跟靴踩在腳下的感覺如何啊?就你這樣還想妄圖反抗老娘,找死!」

                                                            少年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卻只摸到了那冰冷的靴跟與包裹在高跟靴內的玉足,尋聲朝上看去,腳踩著黑色及膝高跟靴的吳海燕正優雅的將他腦袋踩在腳下!眼角的余光不經意間的瞥見了吳海燕那黑色女王裝胯下拉鏈間露出的春光,粉嫩的蜜穴微微張開,似乎是想要將少年給吞進去一般!

                                                            「哎呀……!老娘的蜜穴好看嗎?」

                                                            一抹陰毒浮現于吳海燕妖艷的俏臉之上,另外一只玉足微微抬起,靴底那泛著殘忍光澤的尖利靴跟順勢一踩,少年還來不及閉眼,靴跟就已經將他的眼珠給踩爆了!而那原本輕踩在少年腦袋上的靴跟也伴隨著玉足的用力,直接陷進了少年的顱骨中!

                                                            「啊……!!!嗚嗚嗚……!」

                                                            享受著腳下少年的哀求,吳海燕玉足一挑,直接將少年的眼珠給剜了出來,順勢又是一腳踩進了少年張開的嘴里,殘忍的說道:「看見了老娘胯下的春光,你的狗眼也就沒什么用處了,過老娘大發慈悲,賞賜你將自己的狗眼吃了!」
                                                            說話間一縷縷血紅色的精血順著吳海燕插進少年腦袋里的靴跟朝上攀沿著,她體內白骨精殘存的那一縷魂魄急切的需要血食精血的滋養,更加殘忍惡毒的白骨精在吳海燕的體內蠢蠢欲動著!

                                                            「賤貨~ !現在你要是舔我的靴底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在踩死你的時候讓你卑賤的精華噴射在我腳下……!」

                                                            欣賞著少年在自己腳下痛不欲生的樣子,白骨女王劉麗穎嘴角勾起一絲殘忍的弧度,用語言挑逗著眼前的少年,只不過話卻是說給其余跪著的人聽的,現在她的能力哎不足以完全征服世界,她需要盡可能的激起那些被自己血腥手段所震懾的人內心深處的奴性,讓他們心甘情愿的匍匐在在腳下,成為自己的奴隸!
                                                            「我寧死不屈!妖女!你不得好死!啊……!!!」

                                                            沒有過多的廢話,統治欲望極強的白骨女王劉麗穎最討厭別人忤逆自己的意愿,玉足猛的用力一踩,少年那火熱堅挺的小弟弟隔著褲子陷進了劉麗穎的靴底防滑紋中,快速前后摩擦,已經到達了極限的小弟弟急切的想要將精華噴射出來,可他的小弟弟已經被劉麗穎的高跟靴給踩扁了!

                                                            「那你就去死吧!」

                                                            彎成爪狀的芊芊玉手輕柔的一揮,五道皮開肉綻的血痕瞬間出現的少年的臉上,就像是被鷹爪給抓了一般!櫻桃小嘴微微嘟起,一縷縷鮮血順著少年的身體飄散而出,空中匯聚到一起后被白骨女王劉麗穎所吸食,而此時,少年的胯下『噗』的一聲,那是他的小弟弟和蛋蛋被劉麗穎的高跟靴活生生的踩爆而發出的聲音!

                                                            被少年的精血將內心嗜血的本能完全喚醒,劉麗穎撩開裙擺,春潮泛濫的粉嫩蜜穴微微張開,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們,劉麗穎平坦的小腹用力一吸,一縷縷精血從人們的身體快速的被吸了出來,順著那粉嫩的蜜穴進入了白骨女王劉麗穎的嬌軀,成為了滋養白骨女王的養料!而欲求不滿的白骨女王腳踩著高跟靴朝著那群企圖反抗自己的少年漫步而去!她要一邊享受著血食精血的滋養,一邊殘忍的虐殺腳下奴!

                                                              「主人,那些賤畜已經帶來了,您看……」

                                                            「嗯?」

                                                            慵懶的斜躺在沙發上的劉麗穎一腳將正在舔舐自己蜜穴的少年踢開,長筒黑絲襪包裹著的修長美腿順勢輕柔的踩下,小巧玲瓏的黑絲玉足精準的踩踏在了被自己踢得仰面躺在地上少年胯下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上。

                                                            兩只絕美的黑絲玉足將少年胯下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絲襪的柔滑刺激下,那犯賤的小弟弟火熱顫抖著,隔著黑絲襪,白骨女王劉麗穎享受著來自于少年小弟弟的異樣享受。左腳踩在少年小弟弟的根部,另外一只腳則是順著少年突出的尿道輕柔的摩擦著,直到將少年最為敏感的冠狀溝部分踩在腳下,修長且錯落有致的腳趾輕撫著那泛紅的馬眼口部分。

                                                            「我的黑絲美腿漂亮嗎?」瞥了一眼自己腳下雙眼被剜掉的少年,劉麗穎恍然大悟般的掩面輕笑道:「哦——!差點忘記了,你的狗眼被我用靴跟給剜掉了啊——!哈哈哈——!!」

                                                            呼吸渾濁的少年情不自禁的扭動著身體,配合著和白骨女王劉麗穎黑絲玉足的摩擦玩弄,而劉麗穎原本揉搓著他小弟弟根部的黑絲玉足順勢朝下快速的碾踩著那低垂著的子孫袋,刺激著子孫袋內躁動的蛋蛋分泌著精華。

                                                            「快要忍不住了嗎?我感覺你的賤根就快要被精華給漲爆了啊——!」
                                                            隔著黑絲襪劉麗穎享受著少年小弟弟卑賤的顫抖,沒人可以在她的腳下堅持超過兩分鐘的,劉麗穎故意用前腳掌部分死死地將少年的尿道踩著,俯視著自己腳下犯賤的少年,春潮泛濫的粉嫩蜜穴微微張開,白骨女王劉麗穎加快了揉搓少年小弟弟的頻率,輕聲說道:「賤貨,想要將你卑賤的精華噴射到我的蜜穴中嗎?」
                                                            雙眼被劉麗穎用高跟靴活生生的剜掉了的少年連連點頭,現在他的腦海中還浮現著魅惑眾生的劉麗穎腳踩著高跟靴殘忍折磨虐殺自己的同伴時的場景,而他看見的最后一幕就是劉麗穎那泛著金屬光澤的殘忍靴跟將自己的眼珠踩爆的畫面!以為劉麗穎是要享受自己小弟弟的服侍,少年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屑的瞥了卑賤的少年一眼,劉麗穎優雅的抬起了踩踏著少年小弟弟的黑絲玉足,那沒有了壓迫的賤根一柱擎天般的堅挺顫抖著。平坦的小腹微收,一縷縷血紅色的精血混合著乳白色的精華從少年那爬滿了青筋的小弟弟內不受控制的飄散而出,被劉麗穎那微微張開的粉嫩蜜穴所吸食!

                                                            「嗯——!真是美味啊——!我還要——!快啊——!!」

                                                            盡情的享受著精血進入自己蜜穴滋養嬌軀的快感,白骨女王劉麗穎甚至都沒有賞賜給少年噴射精華的機會,直接隔著他的肉體就開始了吸食,伴隨著一縷縷精血的滋養,劉麗穎白皙妖艷的俏臉上泛起了陣陣撩人的潮紅,嬌啜聲中,少年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消逝!

                                                            跪在屋外的女仆眼見白骨女王劉麗穎沒有回話,小心翼翼的輕聲提醒道:「主人——!賤畜已經……啊——!!!」

                                                            「話多!該死!」秀眉微皺,劉麗穎不耐煩的玉手輕揮,一道淡紫色的氣息宛如刀鋒般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與此同時,跪在外面戰戰兢兢的女仆脖頸間瞬間出現一道細如發絲的傷痕!

                                                            喜怒無常殘忍無情的白骨女王劉麗穎嘟起櫻桃小嘴,波濤洶涌呼之欲出的雙峰微微起伏著,一縷血紅色的鮮血順著女仆喉嚨處的傷口被劉麗穎所吸食,現在服侍白骨女王的女仆都是各地精挑細選出來奉獻的血食,白骨女王母女倆看得上眼的就留在身邊充當女仆,看心情還可以隨時吸干她們!

                                                            「穿靴——!」

                                                            吸食玩血食的劉麗穎整個人都顯得充滿了殘忍的誘惑,優雅的將黑絲美腿伸出,兩位女仆順從而熟練的用嘴將那雙黑色的及膝高跟靴為她換上,扭動著腳踝,劉麗穎對于這雙緊緊貼合著自己黑絲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很是滿意,瞥了一眼依舊跪在自己腳下的女仆,白骨女王內心虐殺的欲望又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這雙新靴子還沒見過血吧——!」

                                                            「主人饒命啊——!主人……」

                                                            沒有給女仆繼續哀求的機會,劉麗穎嘴角勾起一絲殘忍的弧度,黑絲美腿朝前一蹬,高跟靴底那長達十六厘米的靴跟順勢正對著女仆的眼眶刺去!

                                                            「啊——!!!」

                                                            野獸般垂死掙扎的慘叫,被精挑細選出來當成祭品獻祭給白骨女王的女仆都是處女,兩人眼睜睜的看著劉麗穎的高跟靴跟對著自己的眼眶踢了過來,感受著那冰冷殘忍的靴跟陷進自己眼珠進入自己腦袋里的感覺,可在白骨女王的淫威與血腥手段的本能恐懼下,她們不敢有絲毫的抵抗!

                                                            魅惑眾生的俏臉殘忍的笑著,兩位女仆下意識的用自己的手去握著劉麗穎那纖細的腳踝,此時她們只希望白骨女王快速的吸干自己,可居高臨下的白骨女王劉麗穎似乎猜透了她們的心思,只是殘忍的扭動著腳踝,帶動著那順著女仆眼眶已經完全插進她們腦袋里的靴跟殘忍的攪動著!

                                                            透過高跟靴,劉麗穎享受著女仆們抱著自己玉足的顫抖,因為從內心深處害怕女王更加殘忍的報復,兩位女仆并不敢太過用力,可攪動著腦子的靴跟帶來的疼痛感卻不是人可以忍受的,在糾結痛苦中掙扎著的女仆拼盡全力的伸出舌頭舔舐著劉麗穎那貼合著她們臉的靴底。

                                                            「想死嗎?那我就大發慈悲的滿足你們好了——!」

                                                            故作一副無奈的樣子,白骨女王劉麗穎半瞇著媚眼,一縷縷血紅色的精血順著冰冷的靴跟攀沿而上,被包裹在高跟靴內的黑絲玉足所吸食,頃刻之間,兩位女仆心滿意足的被白骨女王吸干,原本鮮活的人變成了劉麗穎腳下的一堆森森白骨。

                                                            撩人魅惑的雙眸瞥了一眼跪在墻角的劉元,劉麗穎優雅的站起身來,腳踩著繼續高跟靴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漫步到脖子上被套上了狗鏈子的劉元身邊,慢慢的抬起黑絲美腿,冰冷殘忍的高跟靴順勢輕柔的踩下!

                                                            「嗯——!姐——!姐——!!!」

                                                            呼吸渾濁的劉元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此時劉麗穎的高跟靴正踩在他的兩腿之間,他那被貞操帶束縛著的小弟弟被白骨女王高貴性感的高跟靴輕柔的踩在腳下。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劉元那充滿了精華的子孫袋內被勒得緊緊地蛋蛋犯賤的躁動著。

                                                            「想噴出來嗎?還不行哦——!你精華的純度還沒有達到要求,再過一段時間姐姐會親自來玩弄吸食你的精華的——!」

                                                            瞥了一眼自己腳下抽搐著身體,帶動著被貞操帶束縛著的小弟弟拼命的摩擦著自己靴底的劉元,劉麗穎在劉元充滿了欲望的雙眼注視下優雅的翹起玉足,靴底那長達十六厘米的靴跟順勢伸到了劉元胯下那被貞操帶死死地束縛著的小弟弟前端,泛紅敏感的馬眼口大張開,可將小弟弟鎖住的貞操帶卻讓那炙熱滾燙的精華無法噴射。

                                                            「姐——!女王姐姐——!我想要——!我要——!!」

                                                            敏感的馬眼口被劉麗穎冰冷的靴跟輕撫著,被金屬質地的貞操帶束縛著的小弟弟被瞬間撩撥到了極限,可下體內積聚的精華越是想要噴發,小弟弟根部的疼痛感就越是強烈,類似于尿漲感與撕裂般的疼痛感交相輝映間,異樣的舒爽更是讓被自己姐姐折磨揉虐踩在腳下的劉元欲罷不能!

                                                            「不行!」俏臉一寒,足跟用力一跺,原本輕撫著劉元小弟弟前端的靴跟瞬間順著那大張開的尿道口插下!

                                                            「嗯——!嗯——!姐姐——!啊——!!!」

                                                            已經被禁欲了將近兩個月的劉元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哪怕的姐姐的靴跟插進自己的尿道里也會激起他原始的欲望,享受著姐姐那冰冷靴跟帶來的快感,劉元犯賤的呻吟著。

                                                            微不可擦的嘆了口氣,劉麗穎順勢拔出了那已經插進劉元小弟弟內將近十厘米的靴跟,玉手輕揮,原本像條發情的賤狗一樣忘情呻吟著的劉元只覺得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白骨女王劉麗穎半蹲下身子,白皙的芊芊玉手撥弄著劉元那被貞操帶束縛著的小弟弟,柔聲說道:「快了,現在的純度還不夠,姐姐需要你的精華來讓我變得更加強大!等時機到了的時候,姐姐會讓你享受到這世上最為舒爽的快感的——!」

                                                            ……

                                                            『噠噠噠』

                                                            宛如地獄而來的樂曲,高跟靴蹬踏地面的聲音回蕩在陰森的地牢之中,魅惑眾生的白骨女王劉麗穎漫步而來,欣賞著地牢中被關押著的各地貢獻的少男少女,在白骨女王慘絕人寰泯滅人性的血腥手段之下,世界各地的發展中國家基本上都選擇了臣服,他們在本國精挑細選出來貢品奉獻給白骨女王,乞求著女王可以饒恕自己!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現在的白骨女王還不具備統治世界的能力,而那些被嚇得屈服了的國家奉獻來的血食則是為白骨女王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精血供以提高能力,劉麗穎腳踩著高跟靴漫步到了其中一間牢房之中。

                                                            腳踩著靴跟長達十六厘米及膝高跟靴的劉麗穎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自己腳下蜷縮到一起的男孩們,這間屋子關押著的全部都是十五六歲的男孩,略顯稚嫩卻帥氣的男孩們是白骨女王母女倆的最愛,特別是吳海燕,在內心白骨精的那一縷殘魂的控制下,她現在每天都需要上百位男人的服侍,赤身露體的躺在特制的床上,任由著那些男人用盡各種辦法來討好服侍自己,然后慢慢的折磨他們,享受著男人們在極端的恐懼下被自己殘忍無情的吸干的快感!

                                                            「你——!滾過來——!」

                                                            劉麗穎白皙的芊芊玉手指著離自己最遠的一位男孩柔聲說道,可男孩早就被白骨女王劉麗穎的殘忍手段給嚇傻了,在被挑選出來貢獻給白骨女王之后他就陷入了極端的恐懼之中,現在只是渾身癱軟著跪在一旁,眼角的余光卻死死地盯著那雙緊緊貼合著劉麗穎黑絲美腿的及膝高跟靴。

                                                            「賤貨,找死!」

                                                            控制欲極強,最厭煩別人忤逆自己意愿的劉麗穎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彎成爪狀,強大的吸力從指間旋旋而出,直接將男孩吸到了自己腳下。挑逗般的捏著男孩的下巴,對著男孩輕柔的吹了口氣,溫潤的氣息瞬間將男孩內心深處的原始欲望給激發了出來!

                                                            「我漂亮嗎?」

                                                            面容精致,眉目間充滿了魅惑眾生撩人氣質的白骨女王劉麗穎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俯視著自己腳下的男孩,黑絲美腿慢慢的抬起,高跟靴順勢一腳輕柔的將男孩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踩在腳下!

                                                            「嗯——!漂——!漂亮——!!!」

                                                            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男孩欣賞著眼前近在咫尺白骨女王驚心動魄的美,胯下卑賤的小弟弟被高跟靴踩踏著,酥麻的快感與異樣的享受瞬間襲遍全身,一想到眼前的可是幾乎將這個世界都踩在腳下的女王,男孩內心深處的奴性就被激發了出來!

                                                            「那你愿意被我踩死嗎?」

                                                            依舊是那副帶著淡淡笑意的俏臉,只不過雙眸間的陰毒卻看得男孩欲罷不能!
                                                            「不——!不——!我不想死——!!!」

                                                            原本已經下意識的點頭的男孩猛然驚醒,挪到雙膝企圖逃跑,可劉麗穎嘴角勾起一絲殘忍的弧度,居高臨下傲然站立著的白骨女王劉麗穎玉足優雅的踮起,原本輕踩著男孩小弟弟的高跟靴瞬間將他那分解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腳下!
                                                            「啊——!啊——!!!」

                                                            拼命想要逃跑的男孩凄厲的慘叫著,胯下被白骨女王踩在腳下的小弟弟根部一如撕裂般的疼痛感,劉麗穎欣賞著男孩徒勞的掙扎,玉足慢慢的碾踩著,左右摩擦著,隔著高跟靴,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男孩小弟弟陷進自己靴底防滑紋的過程!

                                                            「跑啊——!快逃啊——!要不然我可就要踩死你咯——!!」

                                                            繼續用語言挑逗著男孩,劉麗穎加快了玉足摩擦的頻率,而在求生欲望驅使下的男孩居然大著膽子雙手捧著劉麗穎的那雙高跟靴,企圖將靴子挪開!

                                                            「饒命啊——!白骨女王饒命啊——!!」苦苦的哀求著,捧著劉麗穎靴子的雙手情不自禁的顫抖著,男孩不知道的是,他越是犯賤,越是掙扎,就越會激起劉麗穎虐殺的欲望!

                                                            快速前后扭動著玉足,男孩那已經被踩扁了的小弟弟在劉麗穎的高跟靴下犯賤的蠕動著,沒有人可以在劉麗穎的腳下堅持超過兩分鐘,男孩只覺得小弟弟被那致命的酥麻快感所包裹,子孫袋內積聚的精華不受控制的噴涌而出!

                                                            滾燙的精華源源不斷的對著劉麗穎的血洞噴射而出,白骨女王也覺得有些餓了,薄而粉嫩的小嘴微微嘟起,深吸一口氣,一縷縷血紅色的精血隔空被劉麗穎所吸食,而男孩胯下那被踩扁了的小弟弟里源源不斷的噴射著精華,他是幸運的,在死之前還可以將自己卑賤的精華噴射到白骨女王高貴的靴底!

                                                            「賤貨們——!掏出你們胯下的賤根,女王賞賜你們將精華全部噴射到我的高跟靴上!」盡情吸食著血食,劉麗穎冷冷的命令道。

                                                            早就迫不及待的男孩們挪動雙膝,挺立著胯下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朝著劉麗穎性感殘忍的高跟靴爬了過來,他們心甘情愿的將自己的精華,自己的生命,全部都奉獻給魅惑眾生冷艷高貴的白骨女王劉麗穎!


                                                            嬰兒的啼哭響徹陰森的山谷,溫潤如玉的皎潔月光下,九百九十九位初生的嬰兒在地上無助的蠕動爬行著,似乎預感到了什么的他們在本能的驅使下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想逃嗎?血食們——!」

                                                            一抹靚麗的身影飄然而至,越發妖嬈的嬌軀被紅色女王裝包裹著的吳海燕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那些被精挑細選出來的嬰兒,長及大腿根部的血紅色高跟靴緊緊的貼合著那雙修長筆直的紅絲美腿,玉足輕點,厚達五厘米的防水臺部分剛剛好將兩位嬰兒的腦袋踩在腳下,隔著高跟靴感受著嬰兒們無助的掙扎,靴底那幾乎二十厘米長的靴跟順勢跺下,尖利的靴跟瞬間順著嬰兒兩腿之間那還未發育的小弟弟直接踩了進去!

                                                            「哇哇哇——!!」

                                                            被吳海燕踩在腳下的嬰兒拼命的扭動著四肢,凄厲的哀嚎著,只不過這一切都只能更加激起女王吳海燕虐殺的欲望!一縷縷血紅色的精血順著吳海燕插進嬰兒身體里的高跟靴跟攀沿而上,將那血紅色的高跟靴染得更加性感魅惑!

                                                            「老娘終于要醒來——!把你們的精血全部奉獻給我吧!」

                                                            雙眸間泛著詭異的紅色光澤,拉開女王裝胯下的拉鏈,一縷縷的精血被隔空從嬰兒們的身體里吸取了出來,順著吳海燕那微微張開的蜜穴進入她的身體里,滋養著那漸漸覺醒的白骨精的靈魂!

                                                            烏云遮掩了皎潔的月光,天空中赫然出現了一道詭異的亮光,宛如閃電一般轟然而下,精準的將正在吸食嬰兒精血的吳海燕籠罩著。嘴角帶著詭異的笑容,吳海燕張開雙手,五指快速的彎成爪狀,頃刻之間所有的嬰兒都被她吸干,而亮光散去,此時的吳海燕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讓人臣服的魔力,變得更加妖嬈嫵媚的吳海燕此時已然脫胎換骨,體內白骨精的魂魄已經和她融為一體,此時的她就是那千百年前殘忍無情的白骨精!

                                                            「我的血食呢——!」

                                                            魅惑空靈的聲音中帶著不可置疑的威嚴,泛著血紅色光澤的雙眸只是一瞥,那早就被嚇傻了的少年只是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間嘴里不知道在小聲嘟囔著些什么哀求的話語。吳海燕對著少年輕輕的吹了一口氣,修長的手指勾了勾,目光呆滯的少年立刻挪到雙膝朝著吳海燕爬了過來。

                                                            「真是美味啊——!該怎么樣吃了你呢?」冰冷的手指捏著少年的下巴,長及大腿根部的高跟靴慢慢的抬起,玉足緊繃著挑逗般的撥弄著少年胯下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欣賞著少年那驚恐的樣子。

                                                            「饒——!饒命啊——!女王——!!」

                                                            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妖艷俏臉,少年內心深處暮然生出一股異樣的感覺,胯下那被冰冷靴子玩弄著的小弟弟急劇的膨脹著,散發著妖魅氣息的雙眸,長而彎的睫毛,白皙泛著潮紅的精致俏臉,一切的一切都讓少年忘卻了剛才吳海燕吸食嬰兒的恐懼,此時的他完全被內心的原始欲望所控制!

                                                            「只是求我饒命嗎?你就不想要嗎?」

                                                            溫潤的氣息拍打在少年的臉上,冰冷的高跟靴前端輕撫著少年胯下堅硬如鐵的小弟弟,被撩撥到極限呼吸渾濁的少年抬頭仰望著眼前充滿了魅惑氣質,冷艷高貴到哪怕是被她踩死也心甘情愿的吳海燕,不,準確的說是徹底重生了的白骨精,嘴唇顫抖著,欲言又止間吳海燕輕輕一推就將少年推到在了地上。

                                                            「賤貨,今天就便宜你了——!用你胯下那賤根好好的服侍老娘——!我會慢慢的吸干你的——!」

                                                            被長及大腿根部高跟靴包裹著的修長美腿彎曲著,白皙圓潤的翹臀對著少年的兩腿之間猛的一屁股坐了下去,剛剛吸食了嬰兒們精血變得更加粉嫩的蜜穴快速的將少年那火熱堅挺一柱擎天的小弟弟吞了進去!

                                                            ……

                                                            「姐——!姐——!踩死我——!踩死我——!嗯——!!」

                                                            犯賤的呻吟著,被禁欲了將近半年時間的劉元面朝下躺著地上,雙手捧著一雙姐姐劉麗穎剛剛換下的白色帆布鞋,將鼻子深探進去,貪婪的呼吸享受著姐姐玉足殘留的氣息。而身體則是快速的上下搖擺起伏著,撞擊著那在貞操帶內蠢蠢欲動的小弟弟,可哪怕是這樣,那卑賤的小弟弟也只能感受到一點點微弱的快感!
                                                            「呦——!你可是越來越賤了啊——!光是姐姐的一雙鞋子就讓你這么興奮嗎?」

                                                            輕柔的聲音嚇得劉元渾身一顫,連忙恭恭敬敬地的將帆布鞋放好,溫順的跪在地上等候著女王姐姐的玩弄。

                                                            魅惑眾生的精致俏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洗了個澡換裝完畢的劉麗穎腳踩著高跟靴漫步而來,瞥了一眼腳下犯賤的弟弟,優雅的抬起在黑色絲襪掩映間若隱若現散發著性感撩人氣息的修長美腿,緊緊貼合著黑絲美腿的黑色及膝高跟靴微微翹起,靴底那長達十五厘米的靴跟順勢一腳踩下,精準的踩到了那已經束縛了劉元小弟弟長達半年時間的貞操帶上!

                                                            「姐——!」可憐兮兮的哀求著,劉元現在只想被姐姐高貴的玉足玩弄,哪怕是被踩爛碾碎也在所不惜!眼神灼灼的盯著姐姐那踩踏在自己兩腿之間的性感高跟靴。

                                                            白皙的芊芊玉手輕撫著劉元的臉,黑絲美腿優雅的扭動著,腳踝用力一踩,金屬質地的貞操帶瞬間變得粉碎,而劉元胯下那卑賤火熱的小弟弟終于得到了釋放,沒有了束縛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的顫抖著!

                                                            「憋了這么久了,想要嗎?」

                                                            尖利的靴跟輕踩在劉元小弟弟的根部,玉足輕點,高跟靴的前端慢慢的將劉元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朝肚子上反踩著,那布滿了防滑紋的堅硬靴底剛剛好將劉元那最為敏感微微突出的冠狀溝部分踩在腳下!

                                                            「要——!女王姐姐——!我要——!!」

                                                            那在金屬質地的貞操帶內被束縛了大半年的小弟弟犯賤的顫抖著,往日里見慣了白骨女王姐姐殘忍的玩弄虐殺奴隸,現在姐姐高貴的靴子終于踩到自己的小弟弟上了,劉元下意識的用雙手抱著劉麗穎的高跟靴,討好般的用臉去蹭著那包裹在黑色絲襪內的修長美腿。

                                                            「既然想要,那就盡情的噴吧——!!」

                                                            白骨女王劉麗穎玉足突然用力朝下踩踏著,冰冷尖利的靴跟慢慢的陷進了劉元小弟弟的根部,異樣的快感刺激下劉元雙手抱著姐姐的高跟靴順勢仰頭躺在了地上,雙手也順著緊緊貼合著姐姐黑絲美腿的及膝高跟靴靴筒部分朝下撫摸著,直到那纖細的腳踝部分,哀求般的輕輕搖晃著,似乎是在乞求著高高在上的女王姐姐更加殘忍的踩踏玩弄自己卑賤的小弟弟!

                                                            「女王姐姐——!求您像虐殺吸食那些血食奴隸一樣殘忍的踩爛我卑賤的小弟弟啊——!姐姐——!踩死我——!!」

                                                            抬頭仰望著冷艷高貴的女王姐姐,劉元扭動著身體帶到著胯下堅硬如鐵的小弟弟去摩擦著姐姐的靴底,可劉麗穎只是那樣輕踩著,任由弟弟在自己腳下犯賤的扭動掙扎著,輕柔的扭動著腳踝,長達十五厘米的靴跟輕撫著劉元那低垂著的子孫袋,刺激著子孫袋內躁動不安,滿是精華的蛋蛋!

                                                            「那姐姐我就不客氣了——!」

                                                            玉足快速的前后摩擦著,黑絲美腿就像是電動棒一樣抖動著,滿是防滑紋的靴底死死地將劉元那卑賤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腳下,堅硬如鐵的小弟弟伴隨著高跟靴的摩擦而更加急劇的膨脹著,爬滿了青筋被強迫著憋了大半年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了!

                                                            「啊——!姐——!姐——!!」

                                                            身體劇烈的痙攣著,陷進靴底防滑紋中的小弟弟無助的顫抖著,隔著高跟靴已經預感到了什么的劉麗穎用力一碾后快速的抬起高跟靴。沒有了壓迫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的堅挺著,積聚了太久的濃稠精華順勢噴涌而出,乳白色的精華源源不斷的噴射到劉麗穎那漆黑性感的高跟靴上,然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消失!
                                                            「快噴啊——!把你卑賤的精華全部奉獻給姐姐的高跟靴啊——!」

                                                            似乎還是不滿足,劉麗穎的高跟靴輕柔的踩到了劉元那滿是精華的子孫袋上,慢慢的揉搓著,刺激著蛋蛋內濃縮了大半年的精華更加快速的噴射著!伴隨著蛋蛋被劉麗穎高貴性感的高跟靴踩扁,揉搓摩擦間更多的精華源源不斷的噴射著!
                                                            「呦——!果然是姐弟情深啊,知道自己要成為我的奴隸了,所以就想要先榨干你的狗奴弟弟嗎?放心,我會讓你們姐弟倆生不如死的活在我白骨精的統治之下的!」

                                                            高傲得意的聲音回蕩在偌大的房間之中,已經將精華完全奉獻給姐姐那性感高跟靴的劉元艱難的睜開眼,卻看見更加妖嬈嫵媚的媽媽吳海燕正腳踩著高跟靴漫步而來,一身血紅的吳海燕魅惑而撩人,宛如地獄而來的魔鬼一般!

                                                            沾染在高跟靴上的最后一絲精華也被劉麗穎所吸食,嘴角帶著戲虐笑意的劉麗穎扭頭看著已經重生的白骨精不屑一笑,那泛著鬼魅淡紫色光澤的雙眸瞥了一眼吳海燕胯下大張開的拉鏈以及那春潮泛濫的蜜穴,柔聲說道:「重生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享用男人嗎?放心,我會讓你從今以后時時刻刻都享受男人胯下那卑賤的小弟弟的——!」

                                                            「哈哈哈——!劉麗穎,你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讓我殘存著的那一縷魂魄進入你媽的身體里,沒想到吧,本女王又徹底的重生了!看在你費盡心機的將我從封印里解救出來的份上,我可以考慮活剮了你的皮將你做成我的高跟靴,被我高貴的玉足踩在腳下——!!」

                                                            已經徹底重生并且與吳海燕融為一體的白骨精腳踩著長及大腿根部的血紅色高跟靴走到了劉麗穎的身邊,印著粉紅色骷髏頭的芊芊玉手捏著劉麗穎的下巴,另外一只手則是輕撫著劉麗穎魅惑眾生的妖艷俏臉,殘忍的笑道:「是不是動不了了啊?沒關系的,我會慢慢的吸食你的精血,慢慢的享受著勝利的快感的——!」
                                                            似乎預感到了什么的劉元強忍著下體被姐姐高跟靴榨取之后的疼痛感,快速的爬到吳海燕的腳下,雙手死死地抱著那雙包裹在長及大腿根部高跟靴內的修長美腿,以必死的決心對著已經呆住的姐姐大聲吼道:「快跑啊——!姐——!快跑啊——!!」

                                                            「小賤狗,你也配碰老娘的高跟靴?滾!」秀眉微皺,美腿猛的一蹬,看似輕柔的一腳卻帶著強大的力道,劉元只覺得胸口一疼,整個人就飛了出去,摔到墻上后才掉落到地上。

                                                            也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已經被白骨精所控制,不能動彈的劉麗穎那黑絲美腿卻優雅的朝后一帶,緊緊貼合著黑絲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準的一腳踢到了已經變成白骨精的兩腿之間,帶著圓潤弧度的堅硬高跟靴前端剛剛好踢到了吳海燕胯下那春潮泛濫的蜜穴內!

                                                            「啊——!!」

                                                            一聲悶響,措不及防之下吳海燕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嘴角勾起一絲詭異笑容的劉麗穎,身體下意識的彎曲著,強忍著下體處的疼痛感,努力不讓自己倒下去。可劉麗穎又是一腳踢了過來,這次又是踢到了吳海燕的蜜穴處,再也受不了那致命的疼痛感了,腦子里一片空白的白骨精吳海燕渾身癱軟著仰面躺在了地上。
                                                            「你——!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經完全控制住你了——!!」

                                                            「你知道我為什么不在當時就直接踩死你,反而要留著你一縷魂魄嗎?」不屑的瞥了一眼已經與吳海燕融為一體的白骨精,優雅的抬起黑絲美腿,高高抬起的美腿用力一跺,高跟靴底部猛的一腳直接踩到了吳海燕那包裹在長及大腿根部血紅色高跟靴之間春潮泛濫的蜜穴!輕啟玉齒繼續說道:「因為我就是要你重生啊——!然后吸干你,這樣我就省力多了——!」

                                                            得意的笑著,劉麗穎緊繃著玉足,高跟靴的前端伴隨著腳踝的扭動快速的陷進了吳海燕的蜜穴內,強烈的異物感瞬間襲來,那是極致的舒爽,吳海燕情不自禁的夾緊了雙腿,整個人輕微的呻吟嬌啜著。

                                                            「騷貨——!就用你的身體來為我清理高跟靴吧——!從今以后就沒有白骨精了,將這個世界踩在腳下的只會是我!白骨女王劉麗穎!」

                                                            黑絲美腿用力一蹬,小巧玲瓏的玉足已經完全沒入吳海燕的蜜穴內了,而吳海燕的雙手死死地抱著劉麗穎的高跟靴,企圖將白骨女王的高跟靴挪開,可一切都是徒勞的!劉麗穎嘴角帶著殘忍的笑意,黑絲美腿快速的抖動著,緊緊包裹著黑絲美腿的及膝高跟靴一點一點的順著吳海燕那被撐開的蜜穴進入了她的身體里,此時從一旁看去,可以清晰的看見吳海燕肚子內劉麗穎高跟靴的形狀!

                                                            「準備好了嗎?我要吸干你咯——!」

                                                            深吸一口氣,一縷縷血紅色的霧氣順著吳海燕的身體飄散而出,快速的被劉麗穎嘟起的櫻桃小嘴所吸食,而居高臨下站立著的劉麗穎那及膝的高跟靴已經快要完全插進吳海燕的身體里了!雙眸間的淡紫色光澤越發的魅惑,即將讓世界變成人間地獄無所不能更加殘忍無情的白骨女王劉麗穎降臨人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