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穿越成淫賊田伯光
                                                          穿越成淫賊田伯光

                                                          穿越成淫賊田伯光

                                                          萬里獨行田伯光(穿越成大淫賊田伯光,以明朝正德年間為主,笑傲江湖為背景,插入天下第一,小魚兒與花無缺,俠客行等)

                                                            玉真淫道屌肏明清(主角玉真子,融合明末和清朝的故事,碧血劍鹿鼎記書劍飛狐還珠格格甄嬛傳步步驚心等)

                                                            風流歐陽克(主角歐陽克,寫宋元故事,三部曲天龍包青天等)

                                                            極品家丁之康寧重生(主角趙康寧,寫極品家丁和浪蕩皇帝秘史)

                                                            僵約之極品復生(主角況復生,以僵約為主,插入第八號當鋪,終極系列,靈魂擺渡,龍珠等)

                                                            雨宮一彥的性福生活(主角雨宮一彥,寫現代都市日本動漫,如柯南,金田一,死亡筆記等)

                                                            寶蓮燈之極品沉香(主角劉沉香,以寶蓮燈世界為主,寫西游記,誅仙,仙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瑯琊榜,隋唐,神探狄仁杰,風云等)

                                                            日遍古今(主角蘇星宇,以都市、民國為主,外插幾個古代世界,寫胡歌的神話,美人心計,愛情公寓,歡樂頌,人民的名義,獵場,金粉世家,上海灘,勇敢的心,燕雙鷹系列等)

                                                              ……

                                                            田文逐漸清醒了過來,腦子里面涌入的記憶是那樣的清晰,讓田文不禁要罵娘:「操,我怎么會穿越成了這么一個大淫賊啊?!」

                                                            田文是21世紀的一個富二代,平日里喜歡玩兒女人,吃喝玩樂,而就在不久之前的一個晚上,酒店里,田文摟著一個從夜店找來的女人正風流的時候,忽然,就感覺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等到田文恢復了意識之后,登時大把的記憶涌入到了田文的腦子里,田文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居然穿越了,穿越到了古代世界,附身在了另外一具身體上,而這具身體田文非常熟悉,那是金庸大師的著名武俠小說《笑傲江湖》里面人盡皆知的大淫賊——萬里獨行田伯光。

                                                            田文可真是要暈死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他媽的穿越成了這個大淫賊,雖然說自己是一個好色之徒,可是也不用把自己穿越到一個淫賊身上吧?而且這個淫賊他媽的下場還不是很好,被迫拜了小尼姑儀琳為師,還被他爹不戒和尚給閹了,這可真是太他媽的可怕了,自己怎么穿越成這么個人了?

                                                            不過,等到田伯光的記憶已經徹底地和田文的記憶融合之后,田文縱然在不愿意,可是也只能夠認命了。

                                                            田伯光的記憶包括了他所學的武功、奸淫過的婦女,還有如今江湖上的他知道的事情。

                                                            首先田伯光在江湖上以輕功和刀法著稱,這不用說了,奸淫過的婦女……這個反正也不是田文奸淫的,他也不想再有什么愧疚之心。

                                                            但是如今的江湖格局,以及天下的格局,倒是讓田伯光非常吃驚。

                                                            首先,此時是大明朝,這個沒什么改變,而皇帝是朱厚照,年號正德,只不過這個時期的朝廷的勢力卻是不一樣。

                                                            朝廷當中,如今有三大勢力,分別是以當朝皇叔,鐵膽神侯朱無視組建的護龍山莊、東廠的曹正淳和西廠的汪直為主,他們有朝廷撐腰,所以在江湖上勢力很大。

                                                            江湖勢力,正道主要以少林、武當、峨眉、昆侖、青城,五岳劍派和丐幫等為主,邪道主要是魔教,也就是日月神教為主,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神秘的門派和單獨的高手,比如移花宮這個武林禁地,單獨高手如狂獅鐵如云等。

                                                            少林分為北少林和南少林,北少林方丈為方證,南少林方丈為了空,武當掌門沖虛,峨眉掌門金光上人,昆侖掌門乾坤一劍震山子,青城掌門余滄海,丐幫幫主解風,五岳劍派掌門、也和笑傲江湖里一樣,日月神教教主為東方不敗。
                                                            至于如今的江湖上,以朱無視、曹正淳、汪直、方證、沖虛、左冷禪和東方不敗七人武功為最強,而前三位都是朝廷中人,唯東方不敗是江湖人物,因此東方不敗也號稱江湖第一高手,另外移花宮的兩位宮主邀月、憐星武功傳說極高,卻從未有人見識過,移花宮也基本上不和武林和朝廷來往。

                                                            而二十年來就已經在武林中或是被擒、或是失蹤的武林高手,如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當年號稱不敗頑童的古三通和號稱天下第一劍的燕南天以及華山劍神風清揚等,則已經幾乎無人記得了。

                                                            至于田伯光本人的話,今年大概是三十三歲了,長的倒也是頗為威武,起碼算個小帥吧,只可惜這樣的男人居然去做淫賊,也實在是有些不恥了。

                                                            當這些記憶被田伯光所知道了之后,他頗為無語,他想不到自己穿越到的居然還是這樣的一個奇怪的世界,金庸武俠和王晶的電視劇居然都融合在一起了。
                                                            「好吧……既然是田伯光,那就田伯光吧,反正在怎么樣,老子也無法回去了,也不能自殺,只能這么就近呆著……」此時的田文,也就是田伯光心里也只能夠認命了。

                                                            這個時候的田伯光也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自己目前已經到了衡陽城外了,如今似乎是那個衡山派的劉正風要金盆洗手了,而之前的那個自己是江湖上著名的大淫賊,劉正風這樣的正派人士,當然是不會邀請自己這樣的大淫賊的,只是自己還是想要去衡山逛逛,這便來到了衡山。

                                                            「嘿嘿……衡山……這么說來,那個儀琳小尼姑……也在了……」

                                                            此時的田伯光馬上就想到了這一點,他立刻露出了很那個的笑容,要知道,儀琳,這個美女,在笑傲江湖的原著里面,那可是著名的大美女,而也是田伯光想要強奸,卻因此把子孫都給賠上的美女,此時的田伯光,又怎么可能放過她呢?
                                                            「令狐沖那小子修煉成了獨孤九劍之后,我田伯光怕是也只能夠乖乖授首,只不過在這個時候,令狐沖那小子可不是我田爺爺的對手了……哈哈哈……」田伯光想到了這里,于是立刻摸了摸自己腰間的佩刀,他現在在衡陽城外的山上,記得原著里面,儀琳那個小尼姑是在小溪邊喝水的時候和自己遇到的,現在自己卻要去尋她了。

                                                            此時田伯光心里只是想嘗嘗那小尼姑的味道,至于自己在這笑傲江湖的世界當中卻又要怎么生活下去,日后的武功要怎么增長,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田伯光卻也是沒法管了,以后的事情還是以后再說吧……

                                                            想到了這里之后,田伯光就決定,還是先去找小尼姑為妙。

                                                            當下,田伯光施展輕功,朝著附近的小溪奔去。

                                                            如此奔行了大概十分鐘左右,田伯光立刻看到了不遠處的小溪邊,有一個身穿尼姑裝的女子,田伯光內心一驚,心想莫非這就是儀琳嗎?于是立刻展開輕功奔行了過去。

                                                            田伯光輕功厲害,轉眼間已經奔到了小溪邊,立刻看清了那小尼姑的相貌,但見她十六七歲年紀,皮膚雪白,瓜子臉蛋,雖然年齡不大,卻是貌若西子,美麗清純,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令田伯光一見之下,便是內心大動。
                                                            「好美的女子啊……絲毫不亞于后世的那些大明星啊……這個小尼姑一定就是儀琳……」田伯光本就是好色之徒,看到這樣的美人兒,雖然是個光頭尼姑,可是卻無論如何不能放過!

                                                            「你……你是誰啊?」此時那小尼姑剛剛喝完水,正要離開,忽然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擋在自己面前,不禁一驚。

                                                            田伯光色迷迷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小尼姑,笑道:「小師父,我想問下,你是不是恒山派定逸師太的弟子儀琳小師父啊?」

                                                            「啊?你怎么知道?」那小尼姑,也就是儀琳,聽到田伯光居然知道自己的名頭,不禁是大吃一驚,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法號的?

                                                            「果然是儀琳啊!」聽到儀琳承認了之后,田伯光心里是大喜過望,于是一把伸手,對著眼前的儀琳的屁股上一把伸手摸了一下,然后立刻就伸手,瞬間點了儀琳的穴道,然后將她給抱在了懷里。

                                                            「哈哈哈,小師父,你的屁股真軟,哈哈哈…………」田伯光只覺儀琳的屁股手感十足,摸起來好爽啊,抱住她之后,又順勢在這可人的小尼姑的嘴唇上輕輕親吻了一下,然后抱著她就走。

                                                            儀琳怎么也想不到這人居然這樣,她從小在尼姑庵長大,從未有過如此經歷,被男人這般輕薄,真是無比憤怒,可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被田伯光給制服了,此時動彈不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心里更是害怕不已,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想把自己怎么樣。

                                                            此時,田伯光抱著儀琳,展開輕功,剛走數步,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兩個女聲,看起來像是儀琳的師姐在找儀琳。

                                                            「媽的,恒山派的女弟子功夫不差的怕也有,還是躲一躲,別打擾爺的好事兒……」田伯光抱著無法說話的儀琳低聲嘟囔了一句,然后和儀琳藏在草叢里。
                                                            此時儀琳身不能動,口不能言,聽到自己的師姐的聲音,只希望師姐快點來救自己。

                                                            只可惜,田伯光也算是老江湖了,藏身之術,自然是讓這兩個恒山女弟子,根本無法發現自己,不到片刻,那兩個恒山女弟子便去的遠了,儀琳不禁甚是絕望。

                                                            此時的田伯光又等了片刻,等到確定那兩個恒山女弟子確實已經走得遠了,這才抱著儀琳繼續奔走。

                                                            此時天色已經漸漸黑了,田伯光很快地找到了一個山洞,將儀琳抱了進去,放在了地上,笑道:「哈哈哈……小師父,這下可是讓我老田爽了啊……」說完,田伯光解開了儀琳的穴道。

                                                            儀琳穴道一解,立刻彈跳起身,驚恐地看著田伯光,顫聲道:「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我是出家之人,你……你怎么能……能對我無禮……你……」儀琳說著,卻要去拔劍,可是卻發現,長劍沒了,原來剛才在河邊,她為了喝水,長劍放在一邊,被田伯光忽然擒住,便連武器都沒了。

                                                            「哈哈哈……」田伯光哈哈大笑,只覺得無比得意,上前笑道,「小師父,你可沒聽說過我萬里獨行田伯光的名頭吧?這輩子我田伯光最喜歡就是你這樣的美貌女子,如今你落到我田伯光手上,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逃了……」

                                                            說完,田伯光淫笑著撲上前來,一把抱住儀琳的身子,便狂吻儀琳的香頸。
                                                            「啊……救命……救命……」儀琳此時驚駭至極,大力掙扎……

                                                            便在此時,忽然外面傳來了一陣大笑聲,田伯光一愣,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心道看起來是那個令狐沖來了啊?

                                                            當下,田伯光不動聲色,說道:「是誰?!」那人不答,只是大笑。

                                                            田伯光哼道:「若是不想死,那便滾的遠遠的,否則休怪田爺傷了你性命!」可是那人卻還是大笑。

                                                            田伯光于是又點了儀琳的穴道,然后拿起刀就要沖出來,叫道:「媽的,是誰在這里發羊癲瘋?!」

                                                            儀琳倒是個好心,此時田伯光沒有點她的啞穴,所以她能說話,立刻叫道:「小心,他……他出來了!」

                                                            那人卻是哈哈一笑,說道:「別怕,這家伙輕功不如我,我不怕他……」
                                                            田伯光聽到這里,心里冷笑,心想看起來和原著里是一樣的,這令狐沖還真是為了這小尼姑很拼命啊,不過你田爺爺知道原著,這次令狐沖你這小子是無法逃脫了……

                                                            此時,田伯光卻是嘿嘿一笑,沖到洞外,叫道:「媽的……哪里來的狗雜種?今日你田爺和你比比輕功……」說完施展輕功追了過去。

                                                            而那人,也就是令狐沖,其實就在等待著這一刻,他一直躲在洞外,此時見田伯光走了,于是立刻跑進洞里面,低聲對儀琳說道:「別怕,我來救你……」可是話音剛落,忽然背后傳來一陣大笑:「哈哈哈,找到你了!」正是那萬里獨行田伯光。

                                                            要知道,此時的田伯光可是熟讀原著的,又怎么可能在上令狐沖的當?此時他施展輕功快速離開,卻沒走遠,而是躲在草叢中,看到令狐沖進來之后,立刻就沖了過來,同時手上拿著單刀。

                                                            他一進來,立刻就施展出十成功力,施展出自己最厲害的快刀,「飛沙走石一十三式快刀」,他可不是原著那個傻逼的田伯光,會跟令狐沖玩兒那么久,現在他可是要全力出擊。

                                                            要知道,田伯光的武功比之余滄海也只是稍遜一籌,令狐沖此時又沒學獨孤九劍,只是江湖上的二三流人物,又如何是田伯光這快刀的對手啊?

                                                            此時田伯光十成快刀施展出來,令狐沖便連抵擋也沒法,就被快刀打中面門。
                                                            沒錯,就是打中,田伯光是用刀背運上了最快的速度,以及自己的一些力道,打中了令狐沖的面門,令狐沖大叫一聲,當場就被打暈了過去。

                                                            「媽的……王八蛋啊……」田伯光打暈了令狐沖,還不放心,又蹲下身,連續就點了令狐沖身上的八處大穴,保證這貨再也沒有抵抗力,這才扔下單刀,淫笑著走到儀琳的身邊。

                                                            「你……你要干什么……」儀琳眼見這位前來救自己的人也被田伯光打倒了,內心真是恐懼無比。

                                                            田伯光聽到儀琳這般說,又露出了淫蕩的笑容,說道:「小師父,這次是再也沒有人能救你了,不過你抵抗的太厲害了,田爺爺現在可不能解開你的穴道了……」說完,田伯光就自己開始脫衣服起來了。

                                                            「啊!」儀琳看到眼前的田伯光竟然在脫衣服,不禁嚇得臉都白了,趕緊閉上眼睛,要知道,她哪里見識過這些事情啊?

                                                            「哈哈哈……小尼姑害羞了,等會兒我們還不是要坦誠相對的啊?」田伯光看到儀琳如此害羞,不禁更是得意,同時快速脫衣,很快就把自己的周身衣裳脫了個干凈。

                                                            這田伯光不愧是一代淫賊,此時一身衣服脫光之后,但見體態健壯,而且身下那根奸淫了無數女子的陽物更是巨大堅硬,達到六寸的長度當真是雄健無比,令人一見之下便是望而生畏。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此時的儀琳嚇得渾身發抖,不住閉眼念經,田伯光不禁看的暗自搖頭,心想這小尼姑其實膽子很小,而且天真爛漫,若是寧中則那樣的烈女的話,此時受此侮辱,只怕會和天門那個老東西一般,自斷筋脈,或者咬舌自盡,也絕對不會受此侮辱,想到這里,田伯光心想,將來自己要是要搞岳不群的老婆的話,怕是不能用強,否則岳夫人那樣的美人兒要是想不開而憤而自盡,實在可惜。

                                                            不過此時的田伯光可沒太多的心思想那些事兒,這地上這個小美人兒還等著自己臨幸呢,當下赤身裸體的田伯光淫笑著蹲撲到儀琳的身邊,看著閉眼發抖的儀琳,笑道:「小師父,你有沉魚落雁之容,而我則是當世第一情種,你我琴瑟結合,自然是得天獨厚的絕配……」說著,田伯光淫笑著將一雙淫手按在了無法動彈的儀琳的胸部上,隔著僧衣搓揉,立刻就感到這寬大的僧衣下,一對胸部居然頗為有料,田伯光哈哈大笑,道:「哎呀,小師父的乳房真大,一看就知道是個尤物……」

                                                            「你……你別……別摸我……啊……師父,救我……快來救我……」儀琳只覺那從未有任何人觸碰過的私密之處,居然被這惡賊如此褻瀆,心里羞的難以忍受,此時不敢睜眼,卻是眼淚直流,大聲呼救。

                                                            「喊吧,喊破喉嚨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田伯光得意地喊出了這句所有淫賊在奸淫婦女之前都會說的經典臺詞,然后淫笑著不客氣地伸手為儀琳這小尼姑寬衣解帶,儀琳閉著眼睛,感覺對方在脫自己的衣服,內心只覺羞恥無比,可是身子不能動彈,雖大聲呼救,可是卻也毫無作用。

                                                            田伯光對這小尼姑也算是溫柔,生怕等會淫夠了她之后她一個小丫頭沒衣服穿,所以是溫柔地緩慢將她的緇衣除去,但見內里是個雪白中衣,田伯光當然是不會放過的,輕輕解開,內里居然在無別衣,就連貼身小衣儀琳都未穿,雪白誘人的玉體就這樣暴露在了田伯光的面前。

                                                            但見儀琳這小尼姑身子真是美的不行,渾身肌膚如冰雪白玉一般,竟然毫無一絲瑕疵,胸前一對鼓鼓的少女乳房,此時雖然是躺著,可是依然頗為豐挺,凸起山峰,是那樣的引人入勝,動人心魄,肉彈中間的兩顆小乳頭,更是粉紅鮮嫩,完美無缺。

                                                            由于儀琳長期在恒山吃素,這一生從未吃過任何葷腥,所以身材略顯瘦弱,可是她的腰部纖細,大腿修長,皮膚更是猶如透明一般,而更讓田伯光震驚的是,儀琳的下身私密之處,肉穴粉紅,四周卻是光潔無毛,居然還是個白虎啊!
                                                            「乖乖……你這小尼姑,居然還是個白虎穴,你怎么不穿內衣啊?!」田伯光暗自乍舌,「看來定然是你們恒山派太窮,買不起內衣吧……哈哈哈,將來你還俗之后,跟著田哥哥,定然讓你穿上無數的美妙內衣,透明的,蕾絲的,哈哈哈……」

                                                            儀琳不懂什么叫白虎穴,更不知道蕾絲是什么東西,現在感覺周身衣裳都給田伯光脫光了,這小尼姑羞的真恨不得就此死去,哭喊道:「你……你這個壞蛋……我……我是個出家人……你怎能……怎能……你就不怕佛祖菩薩責罰你嗎?」
                                                            「你說佛祖菩薩?」田伯光聽到儀琳這般說,哈哈大笑,說道,「小師父,你可知道你的佛祖縱容他的親舅舅吃掉了獅駝國十幾萬百姓,你信奉的觀世音菩薩,縱容他的寵物金魚吃掉了好多童男童女,佛祖沒把他舅舅怎么樣,還允許他吃遍天下貢品,觀世音菩薩也沒有責罰金魚,只是帶回山自己繼續養,相比你的佛祖和觀音縱容自己的舅舅和寵物胡亂吃人,我田伯光不過就是想嘗嘗看一個小尼姑的鮮,想來佛祖和菩薩也是不會怪罪于我的吧?」

                                                            「你……你說什么?這……這怎么可能?!你胡說,佛祖和菩薩不可能做這些壞事!」儀琳聽了之后簡直驚呆了,怎么也不相信田伯光說的話,要知道,這個時代可還沒有西游記,田伯光說的這些全都是西游記里看到的,儀琳當然不可能知道,她無論如何不能相信,佛祖和菩薩會干這種壞事兒。

                                                            可是田伯光卻是不管這些了,他笑道:「好了,話說的已經夠多了,我田大爺的雞巴都硬的不行了,咱們這就開始吧……」說完,田伯光一把扶起赤裸的儀琳,笑道:「小師父,先幫田大爺吹個洞簫……」說完,田伯光在儀琳赤裸的肌膚上點了幾下,儀琳立刻感覺到口齒麻痹,無法說話了。

                                                            而還沒等閉著眼睛的儀琳反應過來,忽然,一根巨大的鐵物就一下子插入到自己的口腔中,儀琳立刻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腥臭,帶著巨大堅硬的猶如鐵棒一般的奇怪感覺,一下子把自己的小嘴給占滿了。

                                                            「啊啊……這是什么東西……啊……什么……」儀琳從未有過這種感覺,立刻下意識地睜開眼睛,卻驚奇的發現,眼前居然是男人的大腿,田伯光那惡賊,居然把大腿中間的不知道什么東西插進了自己的嘴里,這讓儀琳感覺無比恐懼和厭惡,可是現在她卻連掙扎,甚至用牙去咬那個東西都做不到了。

                                                            「啊……爽……啊……好爽的嘴巴……」田伯光將自己那根巨大的陽物,一把插進了儀琳的小嘴里面,立刻感受到一股難以想象的快感從下身延綿到全身,真是太爽了,讓儀琳這小尼姑口交,真是太刺激了。

                                                            田伯光已經是此中老手,此時下意識地伸手,把儀琳地光頭后腦給按住,然后就熟練地扭動著自己的屁股,在儀琳地口腔里面狠狠地抽送起來。

                                                            可憐的儀琳,堂堂佛門弟子,居然在這里受到了這樣的侮辱,此時光著身子,被田伯光把那根骯臟的雞巴插進了嘴里,被盡情地褻瀆玩弄,儀琳此時只覺田伯光抽插用力,那最頂端的家伙不住頂入了自己的喉嚨深處,搞得自己十分惡心,很想嘔吐,這樣的感覺真是生不如死。

                                                            「嗚嗚嗚……讓我死吧……讓我死吧……我……啊……救命啊……」此時的儀琳根本連動都不能動一下,只能在心里痛苦地哭喊著。

                                                            而相比儀琳的屈辱痛苦,正在肆意凌辱著這個小美人兒的田伯光心里卻是覺得刺激無比,媽的,你令狐沖未來了不起,你不戒和尚要閹了老子,現在怎么樣?儀琳還不是被老子給操了?嘴里含著老子的雞巴?哈哈哈……

                                                            得意之間的田伯光越發放肆,折磨的儀琳是痛不欲生,終于在田伯光爽快地達到頂點之后,一把滾燙的熱精,在儀琳可人的小嘴里的狂怒地噴發出來。
                                                            「嗯……這是什么……」本已經被折磨的痛苦不堪的儀琳,忽然感覺到田伯光那根家伙一陣膨脹堅硬,然后就是一股黏糊糊的熱液噴入了自己的口中,味道倒是不壞,有些甜,但是就這樣射進來,卻讓儀琳立刻氣息窒息。

                                                            而此時,田伯光也知道儀琳憋著氣,若是不咳嗽,怕是要憋死,于是順勢拔出自己的雞巴,伸手瞬間解開了儀琳身上的所有穴道。

                                                            「咳咳咳……」穴道得解的儀琳登時無法控制地一陣咳嗽,彎腰對著地上還嘔吐,把剛才吞下去的臟東西,以及喝的水還有白天吃的一些食物也都吐了出來,只覺渾身酥軟,力氣似乎都被抽空了一般。

                                                            「哈哈哈……小師父嘔吐了,看起來哥的雞巴已經給了你深喉了……」田伯光在一旁笑道。

                                                            「你……你別過來……」此時的儀琳心里已經是徹底地怕了田伯光了,此時嘔吐完后,周身無力的她只能赤裸著身子,下意識地往洞角縮身,而看到田伯光身下那根粗大的巨物,想起剛才就是這樣一根可怕的東西插進自己的嘴里,更是只覺惡心。

                                                            可是田伯光卻是不會給儀琳任何可以逃走的機會,他雖然射精了一次,可是欲望未減,此時嘿嘿笑著,說道:「小師父,剛才讓你吹了一曲洞簫,現在也讓哥嘗嘗你的肉穴吧……」

                                                            說完,田伯光挺著依然堅挺的肉棒,對著儀琳,像是一頭餓狼一樣撲了上去,可憐此時的儀琳周身無力,哪里躲避得開?被歐陽克一下子撲倒在地上。

                                                            「不要……你要干什么……啊……不要……啊……」儀琳這可憐的小尼姑被田伯光,雖然她不明白男女之事,可是卻也知道自己將要遭受恐怖的厄運,她絕不愿就此屈服,于是奮起掙扎。

                                                            只可惜,這小尼姑的力氣又怎么比得上田伯光這樣的江湖一流高手?此時田伯光根本不理會這小尼姑的扭動捶打,直接狂吻著儀琳雪白的臉頰,一路向下,耳垂香頸,親的狂熱激烈,一雙手更是直接按著儀琳兩顆豐滿的奶子,讓那從未被任何男人摸過的可人肉彈,在自己的手心中不住變換著形狀。

                                                            而且田伯光這么摸還不是用的一般的手法,而是他之前偶然學到的一門采陰補陽上所繪的手法,那本采陰補陽術,乃是百余年前一位江湖淫魔流下的,期間記載了很多房中技術和采補之法,尤其是對如何挑逗女子春情之術描繪甚是厲害,田伯光以此術法進行采陰補陽,這些年來內功進步很大,這也是為什么他不過三十多歲,卻可以和武學宗匠,武功只稍遜未自宮前岳不群一籌的余滄海打成平手的原因。

                                                            這采補之術乃是專門吸取女人高潮的陰精來提升功力的,若是處女破身,破身之后初次泄露的陰精本也是浪費,吸取了倒是對處女無損,但若是少婦被人采補得多了,那定然加速衰老,折壽短命。

                                                            田伯光這人之前還算有良心,倒是沒用此法來采補少婦,而現在儀琳乃是處女,正好采補。

                                                            而他此時施展出強大的調情手法,親吻玩弄儀琳嬌嫩的身子,儀琳本來掙扎的厲害,可是逐漸,一股從未有過的奇特的酥麻快感,隨著田伯光這惡賊的挑逗,竟然讓她感到說不出的舒服,周身的肌膚似乎很熱,體內仿佛有一股烈火在燃燒,搞的本就沒多大力氣的儀琳,此時渾身似乎被抽干了一般,竟然漸漸無法抵抗。
                                                            「我……我這是怎么了……啊……這……我的身上怎么……怎么會這么……啊……奇怪……哎呀……奇怪……」

                                                            此時的儀琳還從未有過這種奇怪的感覺,她又不懂男女之事,因此她心里的恐懼居然逐漸消失,而改為了好奇。

                                                            儀琳的身子表現,田伯光這風月老手自然是可以察覺出來的,他一手搓揉著儀琳誘人的豐乳,一手摸到了儀琳的下身,立刻感覺到那白虎小穴上已經濕了,他笑道:「哈哈……小師父,看起來你這小尼姑也思春了啊……你看看,你下面都濕了……」

                                                            「啊……我下面……下面怎么會……這是怎么回事……啊……」儀琳此時也已經注意,自己下面那平日里最私密的部位,今天竟然在酥麻中流出了那些奇怪的水,這讓儀琳心里驚訝,不知道怎么回事兒,而此時這個小尼姑,也沒有在掙扎了。

                                                            田伯光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此時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立刻將儀琳雪白的大腿分開,將巨物對準那白虎小穴,笑道:「這是因為,小師父渴望我老田下面的那個東西……」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儀琳此時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反抗田伯光,看到這淫賊這樣,儀琳心里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干什么?當然是干你這小騷尼姑了!」田伯光嘿嘿一笑,下身用力一捅,立刻,那根已經再度堅硬無比的陽物,狠狠地就插入了儀琳那圣潔的處女陰道,登時一股無比火熱的緊湊感包裹了田伯光,激動地田伯光勢如破竹,對著那陰戶狠狠攻伐,瞬間就撕破了儀琳最圣潔的貞操防護,下身的鮮血然后了地面……
                                                            「啊!」當失去貞操的那一刻,儀琳發出了一聲劇烈地尖叫,女人破身的疼痛雖然并不是很強烈,可是初次經歷這種事情的小尼姑,終究還是疼得厲害,她渾身發抖,一雙大腿不住地扭擺,嘴里哭喊道,「不要……你不要這樣……好疼……拔出去……啊……疼死了……」可惜,此時的田伯光已經徹底得手了,豈能就此罷休?可憐這個圣潔的小尼姑,就這樣被這個萬惡的淫賊搞成了殘花敗柳。
                                                            「小師父,你不要害怕……很快就會舒服的……放心……啊……乖……」真正強奸了儀琳之后,田伯光的內心是無比激動的,這不光是肉體上的滿足,更是他終于第一步改變了原本的田伯光的悲慘命運的開端。

                                                            此時,這個萬惡的淫賊,嘴里安慰著儀琳,可是身體卻是毫不留情,雙手瘋狂地撫摸著儀琳嬌嫩的肌膚,尤其是那小尼姑豐滿的乳房,更是絕對不放過,下身的雞巴一下子又一下,對著儀琳的處女穴盡情地進攻,一定要把這個小尼姑強奸的欲仙欲死。

                                                            「啊啊啊……不要……啊啊……哎呀……輕點……啊……弄疼我了……啊啊……嗚嗚……哎呀……」儀琳此時被田伯光強奸,好在她從小在尼姑庵長大,沒有受到世俗的三從四德,失節為大的教育,所以此時雖然受辱,但心里也并未絕望,而同時,雖然處女破身,被田伯光的凌辱搞的很疼,可是同時,女人內心的那種渴望男子的情欲,卻也在此時被田伯光奸淫的時候,逐漸爆發出來,儀琳這個美麗的小尼姑,此時慢慢居然適應了這種奸淫。

                                                            此時的山洞內正發生著罪惡的一幕,武林第一大淫賊,田伯光,正在肆意地奸淫著恒山派的出家人,一個武功低微的可憐小尼姑,而一旁,想來多管閑事,結果不自量力的華山大弟子令狐沖還昏迷著,絲毫無法阻止這罪惡的事情發生。
                                                            而已經到了衡陽的定逸師太,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小徒弟,正在被男人強奸淫辱。

                                                            儀琳的小穴還是處子,因此插進去后,田伯光自然是立刻被這緊湊的花房夾的很舒服,而田伯光還要采補儀琳這個美人兒,此時自然是要盡快讓這個小尼姑高潮,所以他一面快慰地奸淫著儀琳,一面用出自己早就已經無比熟練地技巧,百般玩弄儀琳的身子,一定要這個小尼姑欲仙欲死。

                                                            本來儀琳初次破身,被田伯光這惡賊如此奸淫,自是十分痛苦,可是被田伯光這等挑逗玩弄,她竟然也逐漸在這凌辱強奸中,享受到了歡樂,剛才她的身子就被田伯光挑逗起了欲望,只是破身之痛,乃是任何女子必須經歷,而田伯光這等情場老司機,技巧高超,在她的戲弄下,儀琳終于擺脫了痛苦,在這淫賊的淫辱中,享受到了快感。

                                                            「啊……啊……啊啊……嗯……哎呀……啊……」儀琳的小穴此時又再次開始分泌春水,不懂男女之事的她,此時只覺田伯光的巨物每次抽插,都能帶來周身無比強烈的刺激,在這等快樂下,儀琳這小丫頭什么都不懂,只能無助地發出著呻吟聲,被動承歡。

                                                            「哈哈……這小尼姑看起來也不是很正經嘛,被田爺玩兒了幾下就已經徹底順從,騷……」田伯光此時將身子直起來,蹲坐著抽插儀琳,同時雙手不住玩弄著儀琳的雙乳,看到這個小尼姑面目潮紅,沒有任何抵抗,而是呻吟叫床,田伯光無比得意,肉棒一下比一下干的更快,更猛,似乎想要把周身的欲望全部發泄在儀琳身上一樣。

                                                            可憐的小尼姑儀琳,此時已經徹底被玩兒的尊嚴盡失,而這番奸淫持續了大概半個鐘頭,也就是小半個時辰,儀琳的身子終于經受不住這樣的玩弄,在一陣陣難以想象的快樂中,這個多年來青燈古佛的小尼姑,終于在田伯光這個淫賊的奸淫下,達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潮,當那如火如潮的極樂傳遍了儀琳的全身的時候,儀琳無法控制自己的「啊啊」大叫。

                                                            而田伯光感受到儀琳射精,立刻展開采補之法,在爽快中吸納陰精入體,增強內功,同時激動扭擺,爽快之中,和吸取成功后,田伯光也是無所顧忌地大力聳動,終于在一陣極樂中,把滾燙的子孫,一大把一大把地射進了這個已經被自己奸淫的高潮連連,欲仙欲死,無力動彈的小尼姑的騷屄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