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hrb76"><menuitem id="hrb76"></menuitem></nobr>
        <sub id="hrb76"><meter id="hrb76"><dfn id="hrb76"></dfn></meter></sub>

        <video id="hrb76"><progress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progress></video>

          <th id="hrb76"></th>

              <th id="hrb76"><meter id="hrb76"></meter></th>
                  <sub id="hrb76"></sub><track id="hrb76"><meter id="hrb76"><listing id="hrb76"></listing></meter></track>

                                        <em id="hrb76"></em>

                                        <menuitem id="hrb76"><ruby id="hrb76"></ruby></menuitem>

                                                <dl id="hrb76"><ins id="hrb76"></ins></dl>

                                                        <dl id="hrb76"><ins id="hrb76"><mark id="hrb76"></mark></ins></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夜船云雨
                                                          夜船云雨

                                                          夜船云雨

                                                          該死!昨宵的一場醉酒可真夠混亂的。

                                                            我眼角還掛著一點涼涼的余濕,在黑暗的船艙中警醒了片刻,隨后,酒醉的困頓和難受勁兒襲來,我無力地搭垂下腦袋,才支持了一會,我頹然倒下,臉鼻全埋在了船娘的腰股凹處,卻再也不想動彈了,此時,似乎只有這個軟綿綿的地方才能讓我沉沉的腦袋舒適一些,從難受中稍稍得到一點解脫。

                                                            我的臉兒下方,那溫軟如綿的腰肌似乎在微微彈動,我卻無力理會,就那樣趴著,有一忽,我以為自己已經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臉兒埋處愈來愈熱,同時清晰地感覺到船娘全身輕微的震顫,我將臉兒稍稍仰起,黑暗中,船娘的身姿曲伏如蛇,肩臂往下,腰肢低伏曲轉,以撩人的角度高高甩起一個飽滿的豐股,接著兩腿彎收,小腿如魚尾樣消失在更暗的黑處,她的臉鼻朝下,被一團烏發遮蓋,看不出她是否醒著,只是,她呼吸卻有些奇怪……啊,她的腰臀,此刻正害怕似的不停發抖!

                                                            我睜大眼呆了片刻,驟然間,一股模模糊糊的欲望逼上來,喘氣也是困難。

                                                            我咽了口唾沫,船娘的后股側臥著,豐隆、飽滿,鼓滑,裙衣裹收之下,中間部分格外渾圓,曲線畢露。我一只手兒還扶在她后股上,指掌輕輕搭著,指面若有若無觸到她裙下的肌膚,沾滿膩手的柔滑,隔著薄薄的裙衣,我能感覺到它飽滿的彈性,在這稍帶潮濕清寒的艙內,它正靜靜吐露著熱氣和芬芳。

                                                            余醉的困頓和無言的傷痛中,我的塵根卻不可理喻地桀驁不屈,突突跳地從胯下聳挺而起,前探的頂端幾乎要頂到船娘的后股。

                                                            我噴著濃重的酒氣,鼻息粗重,意識卻極為清醒,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伸向船娘的腰間。

                                                            我在干嘛……?我暗問著自己,探出的手停在半空。

                                                            一件奇異的事情卻發生了:船娘的裙帶驀地紛然自解,露出底下輕紗似的小衣,隨即小衣也無聲滑脫,月光恰好照到她股根的部位,暈白一團,中間深深陷下一彎縫隙,她兩只大腿微微滑開,留下一道誘人的暗影和曲線,交叉處含吐著一塊凸起的小包,凄迷地卷曲著幾根恥毛。

                                                            我一驚之下,方醒悟是念力作怪,忙要將她的下體遮掩,但一眼望見她裸露的下體,眼睛卻再也移不開了,心下「咚咚」大跳,似有大鼓擂擊,體內更有一股極難訓服的力量,和著熱血,奔突慫恿,就要破體而出。

                                                            我屏著呼吸,手臂驚顫顫地撐在船娘身子兩側,借著微光,身子挨向前,打量船娘的眉眼,見她眼臉沉靜,似尤在甜睡,于是膽氣愈壯,一只手抖抖的伸往腿間,扶著暴怒的塵根,湊向船娘股根私處,塵根以一個上挑的弧度猛力前聳,破開一溪暖暖的嫩肌,進去了!

                                                            「啊……」

                                                            我停在里頭,一時不愿動彈,就那樣讓船娘緊緊密密將我圈裹。我撐在船娘上方的身子不住打顫,塵根深深釘入船娘體內,喘息似的在里頭不停地脈動伸張,而船娘的花房起初火熱緊密地吸住塵根,漸漸的,滲出了滴滴的滑涎,要將塵根推滑而出,卻之門外。

                                                            我借機抽出塵根,將至牝口,又聳滑而入。這時我感覺到船娘口中呼出一口熱氣,噴在我撐在她胸前的臂掌之上。我雙目失神地張大,腰臀又是一晃聳,船娘一口熱氣又吐在我手臂上。

                                                            我全身緊繃得如拉滿的弓弦,一聳一抽,快感俱是刻骨銘心,我雙唇哆嗦,喉間溢上涓涓津液,有一些順著嘴角滴下,我卻顧不上拂拭,那快感令人窒息,我緊眉咬牙,緩緩地抽動。

                                                            船娘的花房愈來愈濕,并有一股微微翕張的蠕動感,我跋涉其中,滿懷的傷痛,似乎隨塵根的出沒,全被船娘吸吞而去!我繃緊的身軀,勉力支撐的手臂,隨時都可能轟然倒下,一去不返!

                                                            漸漸的,我眼角被淚水溢濕,在寂靜的黑暗中,我想哭,想喊,卻孤獨一人,丑陋地趴在船娘后股上狠狠使勁,我整個人似乎在幽深的柔嫩與粘濕里前行,而我下方,隨著我的頂聳,船娘軟軟的身子一搖一移,船身也跟著輕輕搖晃。

                                                            我濕濕的淚眼橫看左小瓊一眼,她臉龐猶帶一股稚氣,睡得正酣。我不知自己此刻是何樣貌,但我猜想,左小瓊若是醒轉,定會看到一張極其怪異的臉,淚痕遍布,面容扭曲。

                                                            離她尺許之處,我小心翼翼地跪低身子,屏氣吞聲地匍匐蠕動,像個傷痛無主的孩子,霸道而駭人地奸淫著被點了穴道的船娘,全身上下浴滿暢快難言的罪惡的膨脹感。

                                                            「嗚……嗚嗚……勿要格……」

                                                            忽然,在深深地一頂之后,我聽到了船娘的聲音!船娘開始在身下掙扎,一只手推在我撐動的前臂上,又似在緊緊地揪扯。

                                                            天啊,船娘的穴道在我的抽動中解開了!

                                                            我猛然一驚,忙凝住身子,胯下塵根猶感覺到船娘花房的濕潤與蠕動。

                                                            本來穴道被制,至少需數個時辰方能自解。難道是我的抽動,使船娘血氣活泛,提前沖開了穴道?

                                                            等了一歇,卻見船娘除了喘息,只用手軟軟地推著我的前臂,一時倒沒有其他異樣的舉動,我斷然抽動起來,此時,身下的感受又自不同,船娘的身軀在我下方熱活軟柔地掙動,并且從她喉中傳來模模糊糊的呻吟聲。

                                                            好一會,我才聽清她是在問:「嗯……嗯……你……誰?……你你你是誰?!」

                                                            我顧不上答話,腰臀晃動,快速聳抽。船娘在我撞擊下語聲亂抖,我手臂不斷碰觸到她跳躍的胸乳,最后,我的手臂被她緊緊的摟在了胸前,陷進一團軟軟的肉綿中。

                                                            她這般舉動,反而使我將動作放慢了。我喘著氣,一邊緩抽慢頂,一邊悄悄留意她的神情舉動。

                                                            「嗯!……呃!……勿要……啊!」

                                                            船娘細聲嬌吟,腰臀失控般的連連向后挺湊,而我的動作較慢,兩下一錯開,塵根幾次滑開,頂在牝口,頂出她一聲聲騷癢難耐的呻吟。

                                                            她終于意識到是我動作放慢的緣故。

                                                            「快!……快!……死人……」她一邊扭動臀股,一邊喘吁吁抬頭尋我:「你……?」

                                                            微光下,我見她臉鼻均勻,顫口微張,神情似焦急似饑渴,目泛一絲迷茫,沒想到姿色平常的她,此時竟顯得這般動人。

                                                            我心底一熱,完全被她模樣燒壞了,塵根猛地一聳,她頭肩隨著身子一躍,驚呼一聲,一手像抓向救命的稻草般,指尖緊緊揪住了我的腹肌。

                                                            我在微微的揪痛中,狠狠使勁,一輪疾抽,使船身猛烈搖晃起來。左小瓊的一只臂膀也在晃動中滾到我膝前,險些被我跪壓到。

                                                            我停了停,輕而忙亂地挪開左小瓊的手臂,急不可待地再次插入聳動。

                                                            「嗯……嗯……啊!……啊!……嗯唔……」

                                                            船娘悶不住喉音,竟失聲叫喚起來,隨即一口咬住了我撐著的左臂。

                                                            「嗯哼!嗯哼!」

                                                            我控不住身子,動作愈來愈快。

                                                            快感猶如長河大江般將我席卷,牽引著我,使我的動作像脫韁而去的野馬,疾馳如飛,收束不住。

                                                            「啊……啊呀呀……」

                                                            我和船娘幾乎同時叫喚出聲,一番緊抽之下,我終于將自己推向了無可挽回的高峰,塵根頭部一漲,驟然間破開,不停地噴射,我像一座山一般頹然倒下,伏在了船娘身上。

                                                            所有的東西都離我遠去了,包括頭目森森的昏漲感,包括師門慘變的隱痛……

                                                            「師尊……」這是我在意識清醒時,心中最后一聲呼喊。

                                                            不知何時,我感覺一只輕柔的小手在我腦后觸摸,一會,那只手順著我耳邊下移,漸漸落到我后頸處,那只手張開,卡住我后頸骨,我忽然覺得陷入一種危險的境地,卻沒有掙扎。此時船娘若是乘機痛下毒手,我會毫不反抗,任其宰割,倒不是因適才奸淫了她而歉疚悔恨,而是一種說不清的心緒,我,現在懶懶的,偏是不想動彈。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我在胡思亂想些什么?居然連魔教經文中的語句都冒出來了?好奇怪,朦朦朧朧中,偏是有許多雜七雜八的怪念頭。但,我就是不愿動彈。

                                                            來吧,來吧!那只手已在漸漸收緊,我就要死了,死在一個陌生女子的懷里。

                                                           【完】